坚拒历史虚无主义对文艺创作的袭扰与侵蚀

2018-10-02 08:21 来源:《求是》2018/19 作者:艾斐

  文学和艺术常常是历史变迁、时代变革和社会发展的先声。正因为如此,文学和艺术领域成为历史虚无主义深度切入的领域,历史虚无主义也常常借助文学艺术的影响力辐射力而四处渗透、多向扩张、深层渲染,严重扰乱了人们的思想,袭扰与侵蚀文艺创作。因此,坚拒历史虚无主义对文艺创作的袭扰与侵蚀,是文学艺术领域的重要任务。

  一、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与西方现代文艺的内在关系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历史变迁、时代变革和社会思潮等,常常会极为敏感而又具象化地表现在文化创造与文艺创作之中。19世纪后期,随着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以金钱和机器为代表的资本主义价值观洪水猛兽般贬黜了基督教所代表的欧洲最高价值,虚无主义应运而生,尼采判定“上帝死了”。对于欧洲来说,“上帝死了”意味着信仰的消泯与理想的崩塌。也正是在“重估一切价值”的口号下,虚无主义思潮毫无遮掩地对存在、不朽、价值、意义、道德、真理进行否定与怀疑。虚无主义从它产生的那一刻起,就是“否定性的、消极的”力量,就是“颓废的逻辑学”。它对人类、民族、国家、历史、文化、传统、真理、正义的价值消解无时不有、无处不在。

  文艺中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之所以会接连出现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完全是意识对现实的反映。第一次世界大战严重打击了资本主义上升发展期的进取精神,使人们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与虚无主义发生强烈感应,一步步地转化为价值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人们在对世界的感受与认知上发生了扭曲和错位,整个社会弥漫着悲观、失望、消极、厌世情绪,不仅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而且也消泯了对未来的理想,全方位陷入了精神崩溃与意识紊乱。这反映在文化创造和文艺创作中,就是悲观、失望、幻灭的交互迭加和反复纠缠,由此而构成了现代主义思潮、现代主义意识和现代主义文化的底色与基调。第二次世界大战更以前所未有的残酷对西方精神世界造成巨大的冲击。这种精神状态体现在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法上,表现为畸形、荒诞、变态,一如《尤利西斯》《芬尼根的守灵夜》《等待戈多》《局外人》《荒原》《变形记》《鼠疫》《格尔尼卡》等现代主义文艺的代表性作品,就都不同程度地体现了这种创作思想、表现方法、艺术追求与认知向度。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既是欧洲虚无主义的扩展与延伸,又是对两次世界大战所造成的精神崩溃、思想迷乱、道德失范、理想破灭的文化性报复与文艺性反叛。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欧洲特产”的虚无主义,从一开始就与西方的形而上学传统勾连在一起,不仅以“现代性”的名义进行传播和扩张,同时借助资本主义强大的文化生产进行全球传播和市场拓展,妄图使欧洲历史逐渐演化为世界历史。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和市场化的扩张中,这种源于历史虚无主义的文化意识和文艺实践,就更容易在“现代性”的外衣下进行的隐性渗透和广泛辐射中被认同、被接受、被效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