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休假之制与节假文化

2018-10-03 09:21 来源:人民论坛网 作者:张熙惟

  【摘  要】宋代休假之制继承前代典制,革故鼎新,顺势而为,建立起制度化的节假体系,惠及社会诸群体。节假之制极大促进了消费经济的活跃,发展为繁荣昌盛的假日经济,催生绚丽多彩的节序文学,形成璀璨夺目的节假文化。

  【关键词】宋代 假日 消费 文化 【中图分类号】D693 【文献标识码】A

  “三日一沐,五日一浴”,是自先秦形成的卫生美德,后演化为公休假“休沐”一词。揆诸文献,“休假”有许多意同而称谓不同的词语表达。在宋人语境中,休假有休沐、归沐、休暇、休务、休告、休日、公休、旬休、旬假等说法,还有朝假、式假、假告、假宁、腊假、朝休、更休、告宁、告归、谒告、谒归等对不同休假的称呼,镌诸简册,载之篇籍,展现异彩纷呈的节假文化,是中国古代节日文化的绮丽篇章。

  休假之制的确立与流变:从北宋休假令到南宋假宁格

  我国古代休假之制源远流长,意蕴深厚,历朝脉络相承,迭有创新。宋人高承《事物纪原》“休沐”条记曰:“假告已见于战国。汉律,吏得五日一休沐,言休息以洗沐也……《唐会要》:永徽三年二月十日,以天下无虞,百司务简,每至旬假许不视事,以宽百寮休沐。然则休沐始于汉,其以旬休,则始于唐也。”“五日一休”自汉代起成为国家法定休假日,至唐代改为十日一假,称“旬假”。宋代集历朝假日制度之大成,因革相承,发展创新,使节假制度更为完备系统。正如《宋史》所云:“宋承唐制,抑又甚焉。”司马光诗作“风雨难期王事剧,未知休沐几旬来”,道出了因政务缠身而对假日的企盼。宋代休假之制确立于北宋前期。这一时期,随着皇朝政治统治的逐步巩固,社会经济的恢复发展,以及社会秩序的渐趋稳定,包括节假制度在内的各项政治制度得以逐步创建完善。

  赵宋立国伊始,就恢复建立休假制度。据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载,太祖乾德六年(968年)九月辛卯,诏“节假及太祠,并如令式处分”。开宝九年(976年)四月二十三日,又“诏自今旬假不视事,赐百官休沐”。明确“著令旬假为休浴”,确立“旬休赐假”之制。太宗太平兴国三年(978年)七月乙酉《改用七日为七夕节诏》曰:“七夕佳辰,著于式令……自今宜以七日为七夕,仍令颁行天下为定制。”太平兴国六年(981年)十月庚辰,“诏自今下元节宜如上元,并赐休假三日,著于令”。并以“冬至、元正、寒食三大节为七日假”。此类节日休假逐渐制度化。真宗时以“天书”降临、封禅泰山而创设天庆节、天贶节、先天节、降圣节、天祺节等节日。徽宗亦效仿真宗增设天应节、真元节、宁贶节、元成节、天符节、开基节等。故《宋史》记云:“诸庆节,古无是也,真宗以后始有之。”这类宗教性节日也纳入法定假日。另外,其他如皇帝、皇后的生辰日也要休假,称之为“圣节”或“诞节”,规定“百司休假如式”。而皇帝、皇后的逝世日则为“国忌”,规定凡逢国忌,“禁乐、废务,群臣诣佛寺行香修斋”。据《宋会要辑稿》载,建隆元年(960年)三月十四日,太祖即追尊其高祖至其父等逝世纪念日。

  《宋会要辑稿》亦载:“国初休假之制,皆按令式:岁节、寒食、冬至,各假七日,休务五日;圣节、上元、中元,各假三日,休务一日;春秋二社、上巳、重午、重阳、立春、人日、中和节、春分、立夏、三伏、立秋、七夕、秋分、授衣、立冬,各假一日,不休务;夏至、腊日,各假三日,不休务;诸大祀假一日,不休务。其后或因旧制,或增建庆节,旬日赐沐,皆令休务者,并著于令。”官员休假,或免朝参为休沐,或官署停止办公为休务,休沐非一定休务。但从真宗景德三年(1006年)九月规定“上巳、二社、端午、重阳并旬时休务一日”后,非特殊情况“皆令休务”,逐渐形成休假亦休务之制。

  到南宋时期,因宋金南北对峙,朝廷事务繁剧,不断有臣僚上书请缩减假期,故已有节假多所存废去留,休假日数有所减少,但重要节日仍休假。高宗绍兴元年(1131年)正月十八日诏:“今后朝廷百司,依条月中每旬仍旧作休务假”,规定“每旬唯以晦日休务”。宁宗时所编《庆元条法事类》“假宁格”记载:元日、寒食、冬至,各休五日;圣节、天庆节、开基节、先天节、降圣节、三元、夏至、腊日,各休三日;天祺节、天贶节、二社、上巳、重午、三伏、中秋、重阳、人日、中和、七夕、授衣、立春、春分、立秋、秋分、立夏、立冬、大忌、每旬,各休一日,“诸假皆休务”。

  休假之制度化,体现宋代行政体制渐臻完善,折射新的执政理念。但对朝廷来说,假日过多也会影响官府的政务处理和办事效率。围绕着既要有利于国家机器正常运转,又能最大限度实行人性化管理,为此不断有官员如包拯、王安石、王十朋、罗愿等对节假制度提出改革主张,两宋休假之制也就始终处于变革损益之中。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