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文化怎样在百花园中脱颖而出

2018-10-16 08:23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陈江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犹如滚滚东流的大江,汹涌澎湃、奔腾不息。作为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江南文化尤为光彩夺目。在这座百花园中,江南文化为什么能够脱颖而出,至今仍显示出强大的生机和活力?

  吴越文化崭露头角

  今天我们所说的江南文化,迄今没人能说清它产生的确切年代。一般认为,江南文化在溯源上与吴越文化较为接近。那么,吴越文化是如何“走到前台”的?

  多样化是中华文化发展、演进中的一个显著特点。早在新石器时代,作为中华传统文化母体和主干的中原文化在黄河流域孕育、萌生时,中华大地的东西南北先后出现了富有特色的地方文化。例如,北方的兴隆洼文化、红山文化、富河文化,西北的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长江流域的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东南的河姆渡文化、马家浜文化、良渚文化等。

  春秋战国,周室衰微,礼崩乐坏,区域文化臻于兴盛,呈现风貌各异、争奇斗艳的格局,著名的有齐鲁文化、楚文化、吴越文化、巴蜀文化、秦文化、三晋文化等。

  秦汉时期,以中原文化为代表的中华传统文化趋于成熟和定型。在400余年的文化整合中,中原文化和各区域文化之间形成了复杂的互动关系。一方面,各区域文化逐渐融入中华传统文化的主流,从而丰富中华文化的内涵,使之更加多姿多彩;另一方面,随着中原文化的传播和扩展,各区域文化深受其影响,由此表现出明显的向心趋同性。

  吴越文化原本与其他区域文化同进退、共命运,但时空条件的作用使之开启了一段积极变革、勇于更新的历史进程。正是这一变革,让吴越文化得以崭露头角并脱胎换骨,在文化融合中实现自我更新,并获取了越来越多的认同。

  “江左风流”脱胎换骨

  熟悉世界文明史发展的人知道,在四大文明古国中,唯有中华文明数千年一脉相承、绵延不绝。究其原因,与我们所处的地理环境颇有关系。中华大地的周边有大海、高山、戈壁、冰雪,对大规模的外敌入侵而言是一个天然的屏障。内部则幅员辽阔、地势复杂,这不仅是中华文化发展壮大的广袤基地,而且为文化中心的腾挪转移提供了纵深腹地。以中原文化为代表的中华传统文化与北方游牧狩猎文化对抗时,若遭遇失利,即可退守南方尤其是江南一带。凭借长江的防护,中华传统文化得以保存并延续文化根基。

  对江南文化的发展来说,有两个时段至关重要:一个是两晋南北朝,另一个是宋辽金时期。

  永嘉之乱期间,中原战火频仍、生灵涂炭,晋室被迫渡江南下。东晋南朝,随着人口的大量南迁,中华文化的中心开始实现转移。其间,中原文化与吴越文化通过吸纳、交融,不断变革更新,不断丰富升华。吴越原本被视为“蛮夷之地”,此时进一步汲取源于中原的礼乐文明。文化风貌在保留地方特色的同时,又凸显出文质彬彬、精致典雅的趋向。中原文化则为杏花春雨、烟水溟蒙的江南意境所浸染和滋养,遂于“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阳刚之气中平添了几分温润蕴藉的阴柔之美。

  这种文化的更新和升华,在南渡的东晋名士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王、谢子弟可谓其中的代表。他们虽然深受传统礼教的熏陶,但山清水秀的江南又引发其无限的才思,故多才多艺、精书善画、潇洒不羁、风流倜傥,表现出一种特殊的文化气质与群体风范。唐宋时代的文人学士,将其称之为“江左风流”。苏轼诗句“江左风流王谢家,尽携书画到天涯”,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

  所谓“江左风流”,究竟是中原化的江南文化,还是江南化的中原文化,是无法也无须细辨的。世人以之取代“吴越之风”,并予以激赏盛赞,实质上昭示了两点:其一,在吴越文化基础上脱胎换骨的、新颖的、具有强劲生命力的区域文化——江南文化已逐渐形成;其二,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富于江南神韵意趣的部分,在唐宋时代已被视为标杆和典范,颇受仰慕与推重。

  北宋末年遭遇靖康之难后,历史重演了中原王朝退守江南的一幕,此时的江南已今非昔比。自南朝以来,南方经济、社会、文化皆有长足发展。唐代后期,“天下大计,仰于东南”。至北宋晚期,经济中心的南移基本完成。随着中华文化的中心再次转移,江南开始走向全面腾飞,迅速臻于繁盛。南宋时期,民间已盛传“天上天堂,地下苏杭”的谚语。

  明清时期,江南不仅是全国最富庶的地区,而且是人文荟萃之地。据现存资料统计,明代著名的儒学家、书画家,约三分之二以上居住或主要活动在江南地区。江南妇女、儿童受教育的平均水平,包括闺阁诗人的人数与知名度,皆为全国之冠。

  明清之际的王夫之曾以夏、夷比喻文化的盛、衰,论述了文化中心由北向南的转移。其中提到,“吴、楚、闽、越,汉以前夷也,而今为文教之薮”。同时代的黄宗羲也有类似的议论:“秦汉之时,关中风气会聚,田野开辟,人物殷盛;吴、楚方脱蛮夷之号,风气朴略,故金陵不能与之争胜。今关中人物不及吴、会(吴郡、会稽郡,指江南一带)久矣。”二人的看法虽不免带有些许个人的地域色彩,但大体也道出了事实:南宋以来,尤其是明清时期,江南已成为全国的文化高地。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江南文化虽属于区域性文化,但在中原沦陷的危急关头,存续了中华文化的根基与主干,汇聚了中华文化的精华。由此,逐渐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典范代表。

  生于变革,兴于创新

  独特的历史际遇和地理位置,让江南文化在演进中呈现出一些独特的面貌。

  江南地处交通要冲,无论游学还是从商,南来北往中寓居于此的人不在少数,久而久之便成为五方杂处之地。唯因其“杂”,也就较别处少了一些排他性、多了几分包容性。明代《吴风录》等著作,就对江南的风俗民情作了这样的描述:好标新立异,喜交际游乐,能善待四方来客,优容异地风习。可见,江南人的心态相对而言是率意而开放的。

  南宋以来,江南的农业还代表着中华农耕文明的最高水平,传统农业生产的各个环节臻于巅峰。明代中后期,又因地制宜,努力开拓多种经营,纺织、食品、服装、日用百货、造纸、印刷、造船、工具制造、建筑材料等迅猛发展,商品经济、海外贸易高度繁荣。

  伴随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的日常生活、人际关系、社会观念、道德规范等发生了一系列非同寻常的变化,从而透露出文化转型的迹象。江南文化性格中的包容开放、勇于革新、与时俱进、顺时而变等特点,作为文化基因深刻影响了海派文化。在接续海派文化之后,江南文化又进一步激发出新的活力,整体发展水平较往昔更胜一筹。

  总之,作为我国重要的区域文化,江南文化具有悠久历史和鲜明特色。历史上多次文化中心的南移,不仅促进江南文化的提升与发展,而且存续了中华传统文化的主干和精髓,并进一步丰富了中华文明的内涵。江南文化生于变革、兴于创新,其发展模式和精神特质,直到今天,仍然有着重要的时代价值。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