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还不尽如人意,被束缚的地方还不少——

进一步释放消费力

2018-10-22 07:51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刘伟

  使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转变增长新动能,提高发展质量,转变发展方式,目前主要是释放消费力,使消费成为真正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这个问题,体现的是对经济运行机制、经济资源配置方式根本转变的某种选择,或者某种改革深化的判断。

  从经济发展角度来看,消费力获得了很大的提高,基础是40年改革开放带来的发展水平。现在中国人均GDP按汇率折算已经到了8800多美元,按世界银行划分标准,进入了当代上中等收入阶段。从8000美元到12000美元,是中国人均GDP稍往上的水平,现在处于这个层次的大概有4亿多人,约占中国总人口的30%。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中国形成了“中等收入阶层”。这4亿多人,形成高于平均收入的社会力量,很可能构成我们消费持续增长和社会的中坚力量。当然我们也看到,有57%的人收入低于6000美元,显著低于平均水平以下。这是另一个问题,即分配结构问题。

  有数据表明,中国今年上半年社会消费力过了18万亿元,今年全年国内内需消费能力有望超过美国。这意味着,中国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大内需消费市场。这至少表明,中国消费市场内需的绝对规模在世界上居于领先地位,这是一个不争的客观事实。这就为我们在新常态、新条件下,转变发展方式,转换增长动能,从过去长期靠投资为主,转向消费拉动为主,提供了深厚的经济发展基础。从今年上半年数据来看,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大概在78%以上,比资本对增长的贡献高出40%多。这从一定意义上反映出一种客观趋势。这是我们具备的发展条件。

  但是进一步说,和经济发展阶段相适应,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和拉动还远不尽如人意,还有很多被束缚的地方。消费与可支配收入相关,而可支配收入与GDP高度相关。我们国家现在的问题是什么?首先,居民部门可支配收入占国民收入比重偏低,大概是45%左右。一般国家该比重差不多在50%以上。可支配收入向消费的转化,通过初次分配和再分配形成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占比偏低,这就抑制了我们消费应有的增长。同时,储蓄比例偏高,高于世界一般水平,也在45%以上,显著高于其他一般国家的平均水平(世界平均水平在20%左右)。当然,中国储蓄率高,很大一部分是企业和政府的储蓄。但动态地看,居民部门的储蓄率增长速度是持续上升的。这最终又进一步抑制了可能达到的消费的彰显。

  在这些因素的作用下,消费需求增长速度落后于名义GDP增长速度。消费需求大概在14%多一点,名义GDP大概在16%左右。居民名义增长速度略高一点,把政府的消费剔除掉后,消费需求增长速度仍然落后于名义GDP增长速度(个别年份可能高一点)。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消费需求增长和经济增长之间还是有着不适应。

  如何进一步释放消费

  相关政策和体制的调整空间很大。从财政政策看,我们知道,中国间接税很大,最后全加到消费者身上。就是说,谁最后消费,谁承担前面一系列流转环节的税。这就遏制了消费。这不仅是间接的从价流转税,消费课税约占我国税收总量65%左右,比一般发达国家要高得多(经合组织国家平均为31%)。消费税中,97%是对一般商品的消费;对奢侈品的消费占3%(经合组织国家平均为35%),这又远远低于世界一般水平。从财税来说,主要是从价的流转税,它会加到消费者头上,而且主要加在一般消费者或大众消费者头上,这无形中就抑制了消费力的释放。

  从货币政策来看,货币政策对不同消费者的影响不同。对于不同收入的家庭,通货膨胀对消费力的影响是不对称的。通货膨胀对高收入家庭影响较小,对低收入家庭影响较大。通胀的影响在城乡之间也不对称。这可能会进一步拉大收入分配差距。形成收入分配差距的原因很多,而产业之间、地区之间收入差距扩大都会抑制消费,需要通过一系列政策来调节。

  从具体消费政策上看,针对消费疲软,必须扭转房地产市场的不健康发展,深化收入分配改革,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一要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多渠道和多主体提供房地产供给,有效控制房价,减少居民在房地产领域的过度支出,释放消费资金;二要推动税收结构改革,发挥收入分配调节功能,缩小收入分配差距;三可以实施与消费相匹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中国中高端消费品的供给和需求能力的释放,适应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达到联合国富足标准后的消费升级需求;四要加大公共服务,加速民生工程建设,减少居民为养老、医疗、教育等服务而进行的预防性储蓄,从而提升消费;五要加大上市公司和国有企业利润的分配,充实消费基金;六要加强消费市场监管,特别是健康、医疗、幼儿教育等新型消费领域,提高消费者权益保护,营造安心的消费市场环境;七要利用消费税减免等相关税收政策以及信贷支持等金融政策,鼓励消费增长,优化资源向新型消费领域配置。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做的工作,说来说去就是两件事:一是如何把蛋糕做大,就是发展。二是如何把蛋糕分好,就是公平。差距扩大不仅影响公平,同时影响效率,影响经济增长。下一步,需要考虑如何在持续发展的基础上做好收入分配问题,使消费确确实实能够和经济发展相适应,进一步释放我们的消费力,使之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这就需要切切实实从发展角度,推动中国发展方式转变,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切实发挥决定性作用。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校长、教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卓吾)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