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公到孔子,奠基了中国历史上以民本主义为基础的德治之道,创造了灿烂辉煌的古代中国文明——

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精神的奠基

2018-10-29 07:48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吴灿新

  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精神源远流长,如果说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精神萌芽于尧舜时期的话,那么经过周公到孔子,则使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精神完成了奠基。那么,其奠基的主要精神是什么呢?

  从“天下”观念到“天下统一”观念

  爱国主义精神的核心要义,首先表现为坚决维护国家的主权、统一和尊严。因此,国家的独立与统一,是爱国主义精神的根本要求。

  《尚书》是我国现存最早的记言体史书,是关于上古时代的政事史料汇编。从《尚书》中可以看到,最早最显著的爱国主义萌芽,是“家族”“万邦”与“天下”观念。《尚书》开篇歌颂尧帝道:“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可见,虽然尧帝还处于原始社会的部落联盟时期,还没到真正的“国家”阶段,但已经有了“家族”与“万邦”观念,并追求“协和万邦”的和谐局面。而到了舜帝时代,“天下”观念也已显现:“帝光天之下,至于海隅苍生,万邦黎献,共惟帝臣。”意即陛下光照天下,天下苍生百姓,万邦贵贱之民,都是陛下的臣子。这种观念到了周公时代,随着国家意识的强化,则进一步明朗化。《诗经·小雅·北山》歌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尚书·五子之歌》篇说:“明明我祖,万邦之君。”《尚书·武成》篇曰:“垂拱而天下治。”

  孔子处在春秋后期,周王室势力不断减弱,诸侯群雄纷争,天下动乱,百姓困苦。因此,孔子思虑的重点,是追求天下统一,百姓安宁。《论语·阳货》记载了孔子的追求:“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所以,在孔子眼里,凡是有利于天下统一,百姓安宁的事情,都应肯定。《论语·季氏》中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孔子认为,天下有道,天下才能统一,百姓方得安宁。而天下是否有道,关键要看国家权力掌握在谁手里。春秋末期,权柄落在诸侯手上,制作礼乐和出兵打仗是国家最重要的事情,已经不由天子作主,而由诸侯作主决定,这完全是“无道”的行为。由于天下无道,礼崩乐坏,违犯周礼、犯上作乱的事情不断发生,当孔子得知鲁国执掌大权的贵族季氏用八佾舞于庭院这一破坏周礼的事件发生时,愤怒抨击道:“八佾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也!”在孔子看来,天子有天子之礼,诸侯有诸侯之礼,各守各的礼,才可以使天下安定。反之,则易于导致天下动乱,这是令人难以容忍的事情。孔子这种追求天下统一,百姓安宁的观念,无疑是现代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精神中,强调国家独立安定统一,坚决反对动乱分裂的观念之源。

  从“协和万邦”到“大同”理想

  爱国主义精神的根本,就是热爱祖国,不仅追求国家的独立与统一,而且追求国家的富强、文明、和谐与进步。因此,一切为此而奋斗的思想行为都是爱国主义精神的具体表现。

  从尧舜禹时期到夏商周时代,致力于各部落诸侯的和睦相处,天下安定,即“协和万邦”,一直都被视为最重要的政治价值目标。孔子继承了前人特别是周公的价值理念,也力主“和为贵”“讲信修睦”,以追求一种理想的社会状态。“父子笃,兄弟睦,夫妇和,家之肥也。大臣法,小臣廉,官职相序,君臣相正,国之肥也。天子以德为车,以乐为御,诸侯以礼相与,大夫以法相序,士以信相考,百姓以睦相守,天下之肥也。”在此,孔子立足于“小康”,把重建西周“小康”社会作为其近期的社会理想。然而,孔子并不满足于这种“小康”状态,他进一步提出了自己一生为之奋斗的远期社会理想——“大同”理想:“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孔子认为,要实现“小康”与“大同”的理想,必须要广推“仁”德于天下。当然,“仁”德的推行是十分艰难的,必须要有一种为实现理想而勇于献身的精神。《论语·卫灵公》篇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尽管面对着礼崩乐坏的天下,但孔子为了理想,却“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周游列国,百折不挠,“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他自始至终乐观地梦想着“得君行道”,有朝一日实现其社会理想。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