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判世界大势,需要四个清醒

2018-10-30 07:45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张幼文

  ■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没有变。这是对国家战略的一个重大宣示。为什么仍然定位于发展中国家?不仅源于我们的发展任务繁重,而且也是国际合作的一种战略选择。它清晰地表明,我们选择与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去推进改善全球的规则和制度

  ■ 尽管国际环境复杂变化,但我们一定要将自己的事情办好,要推进与世界各国的共同发展。共同发展的具体内容和路径就是“一带一路”建设。在共同发展中,我们有机会发挥产业比较优势,发挥工业、技术的经验能力,发挥资金和外部优势,由此就能形成新的格局

 

  孔子说过:“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国际金融危机突然爆发、史无前例,但中国经济顺势成为全世界的中流砥柱,两年后又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讲“四十不惑”,什么是不惑?不惑就是自信。今天完全有理由说,我们对中国的发展道路有信心。与此同时,面对复杂的国际环境,“不惑”还包含更重要的一层含义,那就是清醒。我们需要四个清醒:一是时代清醒,二是地位清醒,三是目标清醒,四是战略清醒。

  时代清醒

  今天处于一个什么时代?对这个问题要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处于和平与发展的时代,这是从原来的封闭、僵化走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道路上的关键判断。发展理念提出后,我们又提出和平发展理念。今天,再谈和平发展,又有了新的含义,那就是为了发展要维护和平。这就是我们要有的时代清醒。

  时代的清醒,包含对全球化处于何种阶段的清醒。虽然今天美国在退缩,企图扭转全球化方向,但它不是一个普通国家,其GDP将近占世界的四分之一,是全球化制度的设计者。当美国退出后,全球化格局将发生什么变化,要有清醒的认识。但也要看到,全球化是不是只能以美国的模式去推进?实际上,世界合作不只是以全球市场融合、贸易投资、金融合作为内容的全球化,它还应有更广泛的合作。

  时代的清醒,还包括对后冷战时代的清醒。后冷战时代,美国更加强横。我们如何防止陷入真正的冷战?这是需要清醒认识的问题。

  地位清醒

  中国今天究竟处于什么地位?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世界上有着各类排名,包括GDP排名、出口排名等。但应该清醒地看到,在单项排名中,中国在很多领域是落后的。对于这一点,我们应该继续保持高度清醒。

  当前,美国的一些人想把中国放在战略竞争对手的位置上。很大程度上,我们是难以摆脱这一定位的。在此大背景下,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来应对。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关于地位的清醒,更具体的问题在于发展中国家地位。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没有变。这是对国家战略的一个重大宣示。为什么仍然定位于发展中国家?不仅源于我们的发展任务繁重,而且也是国际合作的一种战略选择。它清晰地表明,我们选择与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去推进改善全球的规则和制度。不过,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正面临诸多挑战。美欧已把发展中国家的标准放到世贸组织新的议题之中。毫无疑问,这是直接针对中国的,是我们必须冷静面对的。

  同时,发展中国家问题还包含当今世界经济内在基本机制的问题,即发展中国家是否获得或拥有真正合理、平等的发展地位。从美国301调查报告当中可以看到,发展中国家是处于不平等地位的。美方主张在开放问题上,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应对等开放。但世贸组织的基本原则和价值观是鼓励发展,并要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予以优惠政策。如果这一理念、这一价值观被抛弃的话,那么世贸组织和全球化的基本理念将遭到抛弃。

  美方301调查报告还给我们带来一个启示,就是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可能是过度的。在知识产权保护与国家发展权之间,有必要选择寻求平衡。不少人觉得,知识产权的保护是发达国家保护政策的延续。它更注重的是保护,而排斥了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发展。正因为如此,美国对中国要求的是合资合作,要占领整个中国市场,而不愿意通过合资合作,使中国获得新的技术,实现跨越发展。

  地位问题还包括所谓的 “非市场经济地位”问题。这也是世贸组织的新议题。在这一轮北美自由贸易区谈判中,我们已经看到了所谓的 “毒丸条款”。墨西哥、加拿大都清楚知道这个问题,因此两国外长给我国外长打电话通报。这个 “毒丸条款”很可能成为美国与欧洲、韩国、澳大利亚的协议模板。由此,中国的经济制度正在受到挑战。背后折射出一个问题,即全球化是否意味着制度雷同?是承认各国的最大公约数,还是仅以美国标准为导向?

  目标清醒

  尽管国际环境复杂变化,但我们一定要将自己的事情办好。在坚持“两个百年”的总体目标基础上,要有更加具体的发展目标。

  一方面,要推进新的发展、高质量的发展。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就是制造业的发展。这一目标是受到美国全面打压的,对于困难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另一方面,要推进与世界各国的共同发展。共同发展的具体内容和路径就是 “一带一路”建设。在共同发展中,我们有机会发挥产业比较优势,发挥工业、技术的经验能力,发挥资金和外部优势,由此就能形成新的格局。这一目标所面临的阻力,同样是巨大的。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和冷静。

  战略清醒

  由于我们的发展与进步,我国的战略目标已经提升。如何实现新的战略,随之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

  其一,过去40年,中国的发展是成功的,但有些经验是不能延续的。我们是否还应该延续这些路径,是否继续一味依靠引进外资?一定程度上,这些领域当然是需要继续推进的,但必须清醒地看到,仅仅通过外资引进发展的外贸,其结构是无法升级的。

  其二,是否还需要等待产业的转移?过去40年的成功,很大的因素在于产业转移。在新的工业革命情况下,发达国家不愿意将产业直接转移到中国来生产。同时,我们是不是还愿意处于价值链的低端?对此,要有高度的清醒,要认识到从价值链低端到高端的升级有一系列困难,需要通过国际并购等手段来实现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中的地位提升。但是,面对投资障碍、技术壁垒和人才引进瓶颈,我们对开放型发展战略道路上的一系列挑战要有清醒的认识。

  所有这些清醒,概括到一点就是理论的清醒。只有理论的清醒,我们才有可能回应、解决全球化推进中的新问题,为开放型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作者为上海市世界经济学会会长、研究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