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治军的“胜战”之维

2018-11-17 07:3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傅达林

  依法治军的价值与功能,体现在对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根本原则的捍卫,体现在推动治军模式由传统到现代的嬗变。对军事权力的规范、对军人权益的维护,根本上都是为了塑造敢打必胜的一流军队。如果说普通法治重在保障权利维护尊严,那么军事法治则重在催生战力保障打赢,探究制胜之道乃军事法治区别于普通法治的根本所在。 

  习主席强调,要始终坚持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新时代全面推进依法治军,应当鲜明立起战斗力标准,牢牢把握依法治军的“胜战”之维。当今世界,无战不联、无联不胜。联合作战究竟怎么“联”,这也是一个法律问题,无论是联合思维的培育、联合指挥体制的塑造,还是联合作战机制的高效运转,都离不开法治的指引、规范、保障和纠偏。 

 

  1.开启联合作战“1+1>2”的密钥 

  思维理念是开启未来的钥匙。一支军队具备联合的外在结构,并不足以形成联合作战的体系功能,它最终取决于联合体系内人的思维方式。在许多大师设计的经典战争中,追究价值的统一、理念的凝聚和思维的养成,乃是开启联合作战的密钥。实践证明,正是一整套指向联合思维的法规制度及其有效运行,才将人类军事发展的规律予以规范化确认,以一种更有意识、更有目的、更有权威的理性建构,在不同军事力量之间聚气会神,塑造出“1+1>2”的联合作战体系。

  早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美国海军上将尼米兹、陆军上将麦克阿瑟等,就将联合作战艺术运用至登峰造极,尤其是在代号“冰山计划”的冲绳战役中,尼米兹创立了以动态海、陆、空三军元素融合而成的流线型结构,成为人类战争史上的精彩一笔。但是人们或许并未想到,美军在建军之初,独立发展起来的陆军、海军联合作战也障碍重重,从陆军“母体”中分离出来的空军一样未见起色。如何铸造出一个联合作战的全新作战理念,如何以思维变革再造作战系统,聪明的美国人选择了法制。从1947年《国家安全法》设立战区联合司令部,到1986年通过《戈德华特—尼科尔斯法案》,从1998年颁布新的《美军联合信息作战条令》,到2010年在汲取阿富汗、伊拉克战争教训后制定的《美军联合心理战条令》,在奉行思维先行、制度引擎的战略布局下,美军通过适时出台一系列联合作战法规制度,不断将联合思维根植入军队“大脑”。反过来,这种由法制确立的联合思维,在依法施训、依法行动的良好实施中,能够被不同军兵种的各级指挥员适当地主观化,从而衍生出一体化联合作战的良好行为方式。

  时代的风烟吹散了血与火的逐杀,却将胜战的法则镌刻在历史的星空。西方的价值观奉行个人主义,强调个人的意志与自由,这与联合作战的理念存在先天性冲突。实践证明,化解这种冲突的最大秘诀就藏在法治之中。法治作为一种价值凝固和思维培育机制,在不断的碰撞、磨合与积淀中,将联合思维理念注入官兵头脑并达到血脉相通的境界。新时代的中国军队,处在一系列现代化转型的急剧变革中,面临着更加复杂的联合作战能力制约。相比而言,我们的价值观在联合理念的凝聚上具有优势。新一轮军事改革也已重构了“战建分离”的新体制,初步形成了我军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但是也要看到,适应新体制的观念变革远未结束,旧体制下残留的旧思维必将伴随着文化惯性而长期存在。例如在传统认知中,战区平时不决定部队的人事任命等关键性事务,那么如何保障对部队的有效节制和联合指挥?这种担忧其实折射出的仍是基于传统治军模式的旧思维。法治追求的是联合作战指挥权的有效行使,不能寄托于传统的非制度性因素,而是以严明军法确保各级指挥权高效落地。

  可见,重塑思维是联合作战之“钥”。构建联合作战样式,从本质上说,就是打破自我、重新自塑、走向自新的思维革命。在构建联合作战体系时,如何将不同军事力量的秉性、气质与理念融于一体,不能单单依赖技术革命的自发逻辑。目前,我军联合作战仍然需要跨越思维这道“鸿沟”,在依法治军的谋划中冲破大陆军思维、单军种作战思维,养成一体联合、整体制胜的思维理念,通过一整套凝聚联合价值的制度规范,在不同军事力量建设中嵌入联合文化内核,完成从精神、理念到思维、意识等文化层面的战略转型,实现联合作战的思维变革和理念固化。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