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有学无思”获取“自我主张”

2018-12-11 07:20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吴晓明

  一种学术的真正成熟,一定要在特定阶段逐渐摆脱“学徒状态”,并开始获得“自我主张”,近代哲学、古典经济学、历史科学、德国哲学等无不如此。当然,由于中国道路的开展以占有现代文明的积极成果为前提,所以必须始终坚持对外学习。但是,关键在于要使学来的东西成为能思考的、能批判的。也就是说,使之摆脱“外部反思”的幼稚性,摆脱“有学而无思”的天真状态

 

  今天,我们所面临的一项重大任务是建设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这一建设任务的实践基础,正是由40年来改革开放进程所提供的——我们把这一实践基础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如果说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建设与这一实践基础本质相连,那么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就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本质相关。由此,我们的历史性实践进入一个决定性转折点,将为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提供强大动力。

  尊重学科规律和方式有助于快速提升学术化

  40年来,我们在学术发展上取得了积极成绩。概括起来说,主要有三条:

  第一,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指引下,逐步破除禁锢经济社会发展的思想束缚,并在很大程度上破除了禁锢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诸多教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成为学术发展的重要指针。

  第二,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领域中,各学科的学术化程度得到极大提升。先前只是依照意识形态尺度的话语方式得到改变,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进一步尊重学术本身的规律和方式,从而在整体上快速提升了诸学科领域的学术化。

  第三,最为重要的是,掀起了新一轮、大规模的对外学习热潮。这一对外学习不仅在实践领域展开,而且在思想、理论、方法等学术领域实现了突飞猛进。可以说,这一进程是中国近代以来范围至为广阔、影响至为深远的: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从封闭状况中摆脱出来,迅速(程度不同地)接近了诸学科领域的前沿问题、前沿领域,从而能够与国际同行开展积极对话。

  这些收获,可看作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赖以建立的学术基础,也可视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创新的形式前提。换句话说,它们还不是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本身。同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理应被把握为哲学社会科学创新的实践基础;但是,这样的实践基础并不现成地意味着学术上的真正创新。

  比如说,近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被公认为“奇迹”,但这并不现成地意味着我们在经济学理论上已占据学术上的顶峰。简单来说,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建设是一项要求很高的历史性任务,需要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付出艰巨努力才能逐步实现,需要在先行的基础上做出真正的创新才能趋于完成。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