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久红:改革开放40年与中国文化自信

2018-12-18 07:24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袁久红

  中国从1978年拉开改革开放大幕到今天,已经走过了整整40个年头。伴随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等综合国力的增强,中国人民日益对促使发生这些翻天覆地变化的根本因素,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独创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科学性等形成广泛而深入的认同,这种对“道路”“理论”“制度”的“思想认同”,即是一种广泛意义上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这是一种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这是改革开放取得巨大物质成功的同时收获的最大精神硕果。

  中国自信源自自强与实力。改革开放是改变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深刻的促进力量。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指出:“改革开放这场中国的第二次革命,不仅深刻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世界!”40年来中国的经济、科技等各方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13亿多中国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道路上昂首阔步,每一步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脚印。我们的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我们在航空航天、通信工程、基础设施等各项领域的建设也可圈可点。中国经济自2002年以来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接近30%,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的重要引擎。

  40年来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使得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也切切实实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自信心。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由于自身的积贫积弱遭遇的屈辱经历,使得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西方的物质技术、制度和思想文化趋之若鹜,希望通过学习模仿西方资本主义的现代化道路来实现中国的重新崛起。实践证明这是一条死胡同,是改革开放及其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带给了中华民族新的生命力。40年改革开放我们在腰板不断硬起来的同时,民族自信的精神品格、心理素质也逐渐坚实、坚强起来。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40年来我们的成就是实打实的,13亿多中国人民看得见、摸得着,没有人否定得了。我们有本事做好中国的事情,更要有底气、有定力也有必要讲好中国故事。

  中国自信根植于其道路、制度与理论。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发展成就让我们有足够的底气和定力来对我们所选择的道路、制度和理论进行概括和升华。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独创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科学性成就了我们一个又一个奇迹。

  道路决定命运。中国人民的道路选择自近代以来就拉开了一场竞赛,从最初强调的“中体西用”的改良资本主义到西方资本主义的变体再到照搬照抄其他国家的模式,在实践的发展中我们最终成功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条“道”既不是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照搬照抄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固守于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实践证明,中国道路是唯一适合中国的国家富强之路、民族振兴之路、人民幸福之路。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具有无比广阔的时代舞台,具有无比深厚的历史底蕴,具有无比强大的前进定力。”

  中国制度具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中国自近代封闭落后遭遇挨打挨骂之后便痛定思痛,希望可以通过学习利用西方国家现代化的模式重新帮助我们实现国富民强。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政治模式,如果不考虑中国的实际情况,搬来政治制度上的“飞来峰”,会水土不服,会画虎不成反类犬,甚至会把国家前途命运葬送掉。实践证明,只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才是符合中国国情、具有积极实践效果的,而它之所以行得通、有生命力、有效率,就是因为它是从中国的社会土壤中生长起来的,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最佳制度设计,从而为人民群众普遍认可。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指引我们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但我们所坚持的马克思主义绝不是僵化静止的、死板教条的、毫无生机活力的马克思主义,而是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际情况充分结合起来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其重要成果就是我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理论体系,立足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智慧,汲取社会主义发展历史经验,借鉴人类文明有益成果,深刻回答了在新的历史阶段实现伟大梦想、进行伟大斗争、推进伟大事业、建设伟大工程等一系列重大问题,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行动指南。

  中国自信说到底是文化自信。不论是道路自信、制度自信还是理论自信,归根到底都是一种文化自信。从广义上说,这种对道路、制度、理论的自信,正是对我们所坚持的文化的自信。文化自信确证的是,面对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在各领域进行的深刻的社会变革,特别是随着中国道路、中国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些构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因素的逐渐展开和完善,我们更需要真正地形成从“道路选择认同”“理论认同”“制度认同”到“思想价值认同”的整合和升华;从狭义上说,这种文化自信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自信。21世纪的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更加注重从实践出发,以现实问题为导向,不断深化对文化地位作用的深刻认识、对文化发展规律的正确把握、对发展文化历史责任的主动担当,从而构筑起以“文化自信”为支撑的强大的精神世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文化复兴。

  文化自信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继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理论自信之后提出的一种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我们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是偶然的,这条道路“是在对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传承中走出来的,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一个背弃了或者背叛了自己历史文化的民族,不仅不可能发展起来,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幕幕历史悲剧。文化自信是事关国运兴衰、事关文化安全、事关民族精神独立的大问题。因此,在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进程中,应当充分展开文化创造及其意义建构,发挥其对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的支撑作用,展现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深厚文化根基和广阔文明前景。

  (作者为东南大学首席教授,江苏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钟义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