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所有的民主制”:理论与现实
2016年08月15日 09:41       《世界哲学》       作者:周 濂

  周 濂(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

  (《世界哲学》2016年1期)

  论文摘要:罗尔斯主张“财产所有的民主制”是实现正义二原则的理想政治经济制度,并把它与福利国家资本主义做出明确区分。但是“财产所有的民主制”并非左翼自由主义的专享概念,在现实的政治世界里,它一直是英国保守党在20世纪最重要的施政纲领之一。本文通过梳理斯克尔顿、艾登、撒切尔以及罗尔斯等人的著述和观点,探讨了不同版本的“财产所有的民主制”之间的异同。

  关键词:财产所有的民主制 特殊权利 一般权利 厚版本的经济自由 薄版本的经济自由 

  最近十年以来,在萨德.威廉姆森(Thad Williamson),马丁.奥尼尔(Martin O’Neill)以及萨缪尔.弗里曼(Samuel Freeman)等人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学者将注意力放在了罗尔斯对“财产所有的民主制”(property-owning democracy,下文中除非必要不再使用全称,一律简写为POD)的理论构想上。由于罗尔斯在注释中多次提到英国经济学家詹姆斯.米德(James Meade)1964年出版的《效率、平等与产权》对于POD的启发,这容易让人误以为米德是该术语的始作俑者,又因为罗尔斯引入POD的主要目的是与“福利国家的资本主义”(welfare-state capitalism,以下简称WSC)相区隔,这会让人进一步误以为POD不仅有别于福利国家而且是反资本主义的,但是如果我们仔细考察POD的发展史,就会发现它既不是学者闭门造车的理论产物,更非左翼自由主义专享的政治立场和政策主张,恰恰相反,这个术语的发明权属于苏格兰的保守党议员诺伊尔.斯克尔顿(Noel Skelton),当他在1923年首次创造这个术语时,主要动机之一是回应来自社会主义公有制以及工党的挑战,其根本宗旨不是反对资本主义而是维护资本主义。在20世纪英国政治发展史中,历任保守党党魁以及保守党出身的首相,从鲍德温、安东尼.艾登、哈罗德.麦克米兰、亚历克.道格拉斯.霍姆、玛格丽特.撒切尔直到安东尼.卡梅伦,都曾经依据当时当地的政治形势激活过POD,把它作为重要的执政理念和施政纲领,以至于有评论者认为POD是20世纪英国保守党最根本的意识形态宗旨之一。

  这个现象提醒我们,POD的概念内涵、理论脉络以及现实政治的发展要远比想象的更为丰富和复杂,有必要追问如下一些问题:保守党传统的POD与米德-罗尔斯一脉的左翼进路究竟有何异同?他们只是碰巧使用了同一个术语,但在概念内涵、价值承诺以及具体政策上均存在根本性的分歧?还是说尽管存在诸多重大的分歧,但二者仍旧分享了最根本的问题意识?

  为了澄清上述疑惑,本文将依次探讨如下四个主题:首先,阐释斯克尔顿创造POD的时代背景、问题意识以及具体构想,指出斯克尔顿虽然身为保守党议员,但在思想取向上却和米德-罗尔斯的左翼进路有着很强的亲和性;其次,以安东尼.艾登和玛格丽特.撒切尔为例,指出斯尔克顿之后的保守党人把POD转变成“住房所有的民主制”,这个策略不仅出于现实的选战考虑,同时也反映出保守党内右翼立场反对国有化和公有制的基本原则。第三,本文认为罗尔斯本人接受POD时存在一个逐步清晰化的过程,归根结底他是想通过调整财产权和经济自由来影响政治自由的实践,避免WSC对于公民德行以及民主政治造成的负面后果。最后,通过比较POD的左右两翼,本文认为无论在价值理想还是实现路径,罗尔斯与斯克尔顿都比较接近,相比之下,罗尔斯与艾登-撒切尔则存在着深刻的分歧。

  一,斯克尔顿论“财产所有的民主制” 

  1923年4月到5月之间,来自苏格兰的保守党议员诺伊尔.斯克尔顿在《旁观者》杂志上连续发表四篇短文,论述保守党的改革方略和施政纲领,次年以《建设性的保守主义》为题结集出版,这本小册子由于首创了“财产所有的民主制”而在20世纪的英国政治史占有举足轻重的历史地位。

  保守党之所以要强调“建设性”,非务相反也,时势异也。1917年11月4日,正在进行中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意外催生出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社会主义公有制对于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挑战从理论变成现实,并且在欧洲大陆呈现出从东往西的蔓延趋势。与此同时,英国政治也正在发生结构性的变化。1918年,英国“第四次改革法案”通过,几乎取消了选民的财产资格限制。随着普选制和政治自由的实现,与保守党缠斗百年之久的主要政敌自由党开始式微,取而代之的是方兴未艾的工党。

  斯克尔顿认为英国正在步入一个“新时代”,其主要特征是:1,它在选举的意义上是一个“彻底的民主国家”(a complete democracy);2,就公民受教育的程度而言,特别是公民的心智和品格培养的意义上它是一个“有教养的民主国家”(an educated democracy)。(Noel Skelton, 1923c: 745) 这个“新时代”面临一个迫在眉睫的关键问题:“普罗大众——他们中的多数人依靠工厂的工资生活——的政治地位和教育地位远远胜过其经济地位。”(Noel Skelton, 1923d: 789) 斯克尔顿相信,整个国民生活因此处于结构性失衡的危险之中,而解决的良方正是“财产所有的民主制”——“除非我们的有教养的和政治的民主显著地变成财产所有的民主制,否则国家的均衡和个体生活的平衡都无法得到修复。”(Noel Skelton,1923c:745)

  “财产所有的民主制”是斯克尔顿首创的概念,顾名思义,这个术语的重点有二:一是“财产所有”,二是“民主”。前者针对的是社会主义的公有制挑战,后者针对的是普选制带来的民主挑战。

搜索
延伸阅读
热点推荐
热门图集
更多图集>
三星堆民族文化创意设计展在京开幕
导航|社区|广告|友链
触屏版PC版客户端社科院EnglishFrançai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