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五行思想的起源、演变与影响
2016年11月15日 08:29       《陕西师范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学报》       作者:臧振

  内容提要:五行的源头是上古时代“万物有灵”、图腾观念和祖先崇拜。颛顼氏“绝地天通”,整理了诸神灵的“处位次主”,保留的“类物之官”有金木水火土谷六大类。到西周,因其祖先为谷神,“六府”演变为“五祀”。至春秋,由“五材”而定名为“五行”。战国时期,先后出现洪范五行、管子五行、邹衍五行几种形式。西汉以后,五行成为“中国人的思想律”。它是中世纪农夫们可以达到的最高哲理思维形式,起过抵制外来宗教、淡化本土神学的作用。

  关键词:五行思想/起源/演变/影响

  在中国古代思想史上,五行学说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它是中国人的世界观,是思想家们赖以分析世界的理论武器。这理论大厦奠基于以定居农业为主要生活方式的华夏大地,它不仅渗透到诸子百家,而且深入社会生活各领域。遗憾的是,迄今为止,学术界对于五行学说的起源、演变及影响尚未能有较为一致的认识。笔者不揣浅陋,略陈己见。不妥之处,尚乞指正。

  一、起源

  不少学者认为“五行”起源于“古代朴素的唯物主义”,这是一种误解。五行源远流长。在它的源头上,“朴素的唯物主义”还没有诞生。五行起源于上古时代“万物有灵”、图腾观念和祖先崇拜。原始人起初不能把自己与群体、把人类和朦胧一片的自然界区分开来。他们认为与他们生活在一起的山林川泽动物植物,都像他们一样可以思考,可以互相感受。《庄子》说那时的人“一以己为马,一以己为牛”(《应帝王》),真心诚意地以为自己与马牛无差别。原始思维的这个阶段可以称作“万物有灵”论。后来,当人们逐渐把人与自然界,把个体与群体区别开来时,人们发现了自己的渺小。在这个阶段,万物有灵论就发展为自然神崇拜和图腾——祖先崇拜。

  认为自然物有灵并把这“灵”当作崇拜对象,这在古代文献中有丰富记载。《史记·封禅书》说封禅(在山泰筑坛祭天地)仪式“厥旷远者千有余载”,说明后世“封禅”是从原始人对山岳神灵的崇拜发展而来的。《礼记·祭法》汇抄古代祭祀之大略,讲到天、地、四时、寒暑、日、月、星、水、旱、四方、山林川谷丘陵,“皆曰神”,统治人民的人应该“祭百神”。

  在诸多自然神中,关系到农业民族生存因而最受重视的,是土地神和农作物神,即古文献中的“社”和“稷”神。社、稷二神合在一起,成为国家的代词,足见其地位的重要。

  在中原,与农作物关系最密切的自然因素首推雨水。雨神的名称又与“龙”联系在一起。龙最初的原形大约是蛇。蛇在降雨前因气压低难以蛰居洞内,所以有“蛇过道,雨来到”的农谚。《山海经·大荒东经》:“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应龙是黄帝族的雨神。东方夷族蚩尤部则有“风伯”、“雨师”神。雨神之外,还有河神;神名随河流而异。从甲骨文中可知殷商常祭的河神有“河”、“洹”等。

  原始的自然神崇拜,其对象无所不包,而且上古氏族所祭自然神往往是具体的某山、某河、某树、某石、某火塘等,还不是抽象的物质大类概念,如金、木、水、火、土等。

  以上说的是从万物有灵到自然神崇拜。与此同时,原始观念发展的另一条线索是从图腾观念到祖先崇拜。由于祖先与图腾物有特殊的关系,为了抬高祖先的地位,图腾物所属自然物原先的自然神就逐渐被祖先神取代。例如原属自然神的稷,被善于种植谷物的祖先取代,称“后稷”;土地神“社”,又被善于治水平土的祖先取代,称“后土”。具体的自然物神被较抽象的祖先神取代之后,祖先的神性又帮助原始人形成较抽象的物质大类概念。金、木、水、火等自然物,原都各有许多具体的神的,其后都被相应图腾或擅长该职的氏族祖先取代。由图腾向祖先崇拜转化的最好证据,是《左传》昭公十七年郯子关于上古官名的一段话。在介绍了黄帝、炎帝、共工、太昊、少昊氏的图腾观念之后,郯子说:“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所谓“纪远”,即图腾名称,“纪近”即用祖先所任“民师”、“民事”作为官名。这里提到颛顼时的一场变革。颛顼“绝地天通”,禁止了民间巫术,同时又整理了诸神灵的“处位次主”,不再用图腾作为官员名称。但是颛顼也保留了一部分“类物之官”,掌管物质大类的祭祀。从夏人的《九歌》列举的神来看,颛顼氏保留的“类物之官”大约就是金、木、水、火、土、谷六大类。

  这六大类(夏人称之为“六府”)到了周代,就成了“五祀”。这是因为其中的谷神——后稷,是周人的祖先。周人既然成为“天子”,他们的祖先也就不能与其余五官平列。于是夏代的“六府”之官成了周代的“五祀”之官,由五个氏族“世守其职”,世世代代负责祭祀这五类物质,称为“五正”。木正叫句芒氏,火正叫祝融氏,金正叫蓐收氏,水正叫玄冥氏,土正叫后土氏。金、木、水三正由东夷少昊氏的后代重、该、修、熙担任(修与熙前后代替为水正),火正由颛顼氏之子犁担任,土正由共工氏后代句龙担任。这些属于不同部族的、与自然神合而为一的祖先神,在中原政治生活中起着互相制约的作用。这种互相制约,又反映了农业民族要求定居、要求共生共存的愿望。这是后代五行之间“相生相克”功能的滥觞。

  西周后期,社会矛盾加剧,王室日渐腐朽,于是社会上出现了一股疑天、不信天的思潮,见于《诗经》中的“变风”,“变雅”。公元前841年,国人暴动,把天子周厉王赶走。十四年后, 他的饱经忧患的儿子宣王上台。宣王不再重视祭祀活动,废弃了“籍田”仪式,使那批靠祭天祭地祭百神吃饭、“世守其职”的神职人员“失其官守”,流落民间。在这同时,“五正”所反映的事物互相制约、互相影响的思想也就从神学躯壳中摆脱出来,成为一种哲理。原先,人们谈事物间互相制约,就说“五祀”如何如何;现在不祭祀了,就改口说“五材”如何如何;到了春秋中后期,人们觉得称“五材”不如称“五行”能反映事物运动、变化的特点,就选定说“五行”如何如何了。

搜索
延伸阅读
热点推荐
热门图集
更多图集>
深秋时节 缅怀孙中山
导航|社区|广告|友链
触屏版PC版客户端社科院EnglishFrançai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