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2016-05-16 15: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蔡万焕 张祎嵩

  新的历史条件下,生产技术和生产方式的发展变化极大,如何处理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如何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等重大现实问题亟待解决,这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提供了新机遇。

  2015年11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进行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强调,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2015年12月3日,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和社会科学学院主办的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讲话精神学习座谈会,在清华大学召开。参会学者围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的新机遇、新挑战与未来发展方向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的新机遇

  新的历史条件下,生产技术和生产方式的发展变化极大,如何处理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如何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等重大现实问题亟待解决,这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提供了新机遇。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何自力认为,总书记的讲话体现出党和国家对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以下简称“政治经济学”)的重视程度在不断增强,这为学科建设提供了坚实的政治保障。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白暴力认为,政治经济学的发展需要吸收中国经济发展的养分,还需要吸收自然科学发展的成果,要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传统基础上,把对中国经济发展现象的认识提升为系统性的理论。新时代为政治经济学发展提供了新机遇,一方面是现实需求推动政治经济学的发展,另一方面是经济学内在逻辑演进的需要,当二者交汇时,经济学将实现突飞猛进的发展,而现在正处于这一时期,应把握住机遇。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朱安东指出,本轮经济危机从爆发到现在已有七年,但西方国家仍未走出危机,各种矛盾进一步激化。而按照西方经济学的思路,西方国家很多政策已经用到极致,但仍然解决不了问题。这充分证明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必要性,需要认真地从中增长智慧,以指导实践。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我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提供了世界观和方法论,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则就认识和改造经济社会,提供一套非常深刻的理论体系。

  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的新挑战

  西方经济学无法有效解释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真谛,能否结合新实践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形成重大理论成果,成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面临的新挑战。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教研部教授李省龙提出,当前全国各高校和科研机构中政治经济学学科在萎缩,高校政治经济学在课程设置中课时量越来越少,教学科研队伍青黄不接,而讲授这门课程的教师有的自己竟不相信这是一门科学。改革开放以来,政治经济学的地位为何经历了如此演变,需要认真分析并吸取经验教训。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邱海平强调,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不能犯颠覆性的错误,警惕和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干扰破坏。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西方经济学课程开始在中国大部分高校恢复,并且开设的课程越来越多。对西方经济学合理的学习借鉴是必要的,但目前高校的政治经济学教师队伍严重萎缩,政治经济学被严重边缘化。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凤义指出,政治经济学的发展之所以丢失了市场,是因为话语权的丧失。这其中一方面是政治经济学自身存在的封闭僵化问题,另一方面是私人资本得到发展后的客观结果。市场与政府的二分法是西方经济学的分析。但在政治经济学中两者具有统一性,涉及如何有效分配总劳动量的根本问题。

  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方向

  关于如何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学者一致认为,传统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深化,中国发展的经验应该充分融入其中,从而形成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的重要理论成果,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总结、归纳、解释中国经济发展成就,讲好中国故事。

  何自力认为,领导干部要学习包括《资本论》、《帝国主义论》和《论十大关系》等在内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高校应加强政治经济学的科研和教学工作;加强政治经济学中青年队伍建设,加强学科骨干培养;立足具体国情和实践,加强理论创新。要将具体理论上升为系统性的经济理论体系,如对“五大发展理念”、“国内与国际两个市场”、“一带一路”和市场的决定性作用等的理论阐发,应成为政治经济学新的研究方向。

  纠正目前高校政治经济学被边缘化的现状,邱海平指出,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第一,从领导和干部问题抓起。相关部门在考核和任用高校尤其是财经院校党委书记和校长时,应当把是否高度重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学科建设,列为重要的考核内容。第二,重新设计和修改学科评估指标体系,加大对于政治经济学的鼓励支持力度。第三,深刻反思“教育国际化”及其相关政策。要对学科评估中那些过分抬高SSCI发文的导向作用、不适当地鼓励推行全英文教材和教学、片面强调引进“海归”的数量等方面进行调整。第四,国家社科基金委和教育部在科研立项中,应该加大政治经济学方面的研究选题和支持力度。第五,采取有力的以正面引导和鼓励为主的有关政策,使“马工程”中的西方经济学教材能够在高校得到更广泛的使用。第六, 采取相关具体办法来解决政治经济学师资不足和后继乏人的问题。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刘涛雄认为,政治经济学要出重大成果,一是要面对中国的伟大实践,用政治经济学加以总结和归纳。二是要能够对于未来新的生产力革命提出前瞻性的理论。三是能够对于一些理论困惑进行解答,有传统政治经济学不能解释的,也有西方经济学不能解释的,两者都不能解答的部分就是政治经济学新发展的关键领域。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王中保认为,政治经济学的发展应为坚持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及国有企业的支柱性地位服务。《求是》杂志社研究员闫海波认为,政治经济学发展需要加强其应用性,尤其是对于基层政府工作的指导意义,培养出具有一线工作能力、能够施加学科影响力的实践性人才。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刘美珣提出,应以发展的眼光对待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与教学工作,在学术研究方面做到系统化,在教学方面既要分层次,适应不同学生群体的特征,也要加强后备教学科研人才的培养。对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分配制度问题等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政治经济学有其独特的分析框架体系,但目前所做的研究还不到位,需要进一步的理论提升。要建立中国的话语权,必须要有理论支持,刘美珣认为,现在建立这种理论支持是可能的。因为每当社会发生大变革时,一定会产生杰出的理论成就。我们既要依据国情,还要依据实践,这是时代赋予政治经济学的历史使命。

    作者: 蔡万焕 张祎嵩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吴屹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