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石:“体验机”与虚拟现实

2017-05-03 10: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石

  美国当代著名哲学家罗伯特·诺奇克在其1974年发表的成名之作《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中曾构想过一种“体验机”,其原理和效果与当下正在兴起的“虚拟现实”技术不谋而合。

  诺奇克是这样描述“体验机”的:“极其出色的神经心理学家会刺激你的大脑使得你认为你在撰写一部很棒的小说,或者在交朋会友,或者在阅读一本有趣的书。在整个过程中你被放置在一个实验舱中,而各种电极接在你的大脑上。”体验过此技术的人都知道,在戴上相关的设备之后,人们确实如诺奇克所描写的那样,会以为自己处于那个被虚拟出来的环境中,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虽然,现在的“虚拟现实”技术还只是作用于人们的视觉系统,还没有达到诺奇克所构想的直接作用于人的神经系统的程度,但两者的原理和思路是完全一致的,在不远的未来,高速发展的科技一定能造出诺奇克所构想的“体验机”。然而,诺奇克对于自己所构想的“体验机”却不像当下“虚拟现实”的制造商和推销商那么乐观。诺奇克提出了“体验机”带给人类的最深刻的问题:既然“体验机”能为人们提供任何想要经验到的感受,那么人们会自愿永久进入体验机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原因何在?

  诺奇克构想的思想实验是寓意深刻的。不妨假设,有一架可以提供所有可以想象到的快乐的机器放在我面前,我是否愿意永远进入这架机器?我相信,大部分人的回答都是否定的。那么,是什么阻止我们永久进入“体验机”?是什么使得我们愿意放弃永远经验到快乐的机会?我想,是“恐惧”。

  因为这是一种“抉择”——一种选择放弃其后所有机会的选择,一种“自杀性”的选择。永久进入“体验机”的选择会使我永远失去对事物和自我的控制,我将彻底变成一种被控制和被决定的对象,这使我在哲学的意义上永远地失去选择的自由。“我”将不能控制自己的感受、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言行、甚至是自己生命的长短,变成一种任人摆布、或者是任机器摆布的存在。这样的人生对于“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即使我的躯体能经验到所有可能的快乐。在这样一种设置中,甚至“自我”也随之消亡,我仅仅是作为机器的一部分而存在,程序里的一个代码而已。与这样的“人生”相比,我情愿经历有苦有乐的人生,因为那才称得上是“我的人生”。那是一个有“我”存在的世界,在那样的世界中我可以为自己的事情做主,即使自由可能受到某些限制,但也不至于完全任人摆布。

  此外,人们的恐惧还来自于害怕失去与“真实世界”的联系。如果有人告诉你,你所经历的一切都仅仅是你头脑里的幻想,仅仅是一两颗药片的作用。这样的消息是令人崩溃的。与身边的世界发生各种各样的联系、认识世界甚至按照自己的设想去改造世界,是生命活动的本质。没有一种生物可以与这个实实在在的世界完全隔绝而延续生命。即使是深海和地下土壤里的微生物也需要和环境交换物质。认识世界、感知世界是人类的本能,也是人们与世界发生关联的生命活动的开始。初生的婴儿与刚刚发芽的叶片一样,需要的是真实的阳光和雨露,而不是神经系统的刺激。试想,如果将初生的婴儿放在某种“虚拟现实”的环境中,那它的生命还没有开始就已终结。

  永久进入“体验机”是可怕的,就像失足掉进一个漆黑无底的深渊,是“自我”和“世界”的双重泯灭。然而,偶尔体验一下“虚拟现实”却是有趣的,科技的发展扩展了人们生活的世界,能够为人类增加快乐和经验。科技进步与人类发展之间存在着悖论性的关系:人类创造和发展新技术,然而,人造的东西有可能反过来控制人类自身;一些旨在扩大人类自由的工具和手段,却反过来支配人类自身,限制了人们的自由。此题何解?唯有立足于真、善、美这些人类的基本价值和目标,科学技术的发展才有可能真正为人类社会造福。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