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顒:传承关学成大儒

周至谒李二曲先生像

2017-05-16 09:34 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徐荣斌

 

  周至县城的二曲中学门前,在2米高汉白玉基座上,矗立着庄严肃穆、气宇轩昂、凝视远方的李二曲先生立像。我深深地三鞠躬,一种高山仰止、万世敬慕的情感涌上心头……

  近看二曲先生雕像的基座,一行隽秀的楷书映入眼帘:李二曲,名李顒,字中孚,陕西盩厔(今周至)县人。《二曲集》是其唯一的传世之作。因唐《元和郡县志》有“山曲曰盩,水曲曰厔,故名盩厔”,李顒自号“二曲土室病夫”,世称“二曲先生”。

  这些文字引领着我的思绪穿越到明清时期。李顒之父李可从战死沙场,少时,李顒家贫如洗,母子饥寒交迫,不时断炊。李顒矢志读书,利用拾薪采蔬之暇,借读《四书》,偶得字典《海篇》,逢人便问字正句。由是“识字渐广,书理渐通,熟读精思,意义日融。”数年之后,二曲先生上通天文地理,结交社会名流;下知预测人生,成为了精通技艺、名震一时的饱学之士,被公认为李夫子。从顺治十三年起,二曲先生的思想观念和学术上的追求开始了新的转变,从泛读群书转向博读圣贤经典。从研究经济、兵法,转向“明学术,醒人心”的关学研究。经过数十载专心致志的研究与践行,二曲先生创立了“明体适用”的经世实学,将张载的关学与实学相结合,将实学引入实践,与科学技术相结合,使关学具有了积极进取的精神和与时俱进的时代特色,为关学后来向现代科学技术转化奠定了基础,大大推进了社会的发展。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仁政爱民的核心就是统治阶级想民之所想,做民之所做,只有人民得到实惠,国家才能强大和安定;他把讲学、集会、结社和国家兴亡紧密相连,认为只有兴办学校和结社集会二者形成风气,国家才能人才辈出、民主进步,才能长盛不衰!二曲先生的学说使张载的关学升华到新的高度,把关学推向大众化,使之成为顺应民心和时代潮流的民主启蒙思想,使关学再度峰起和繁荣。从此,二曲先生的名声越来越大——不只是达官显贵与他成为朋友;从千里之外来求学的社会各个阶层的人,都争先恐后地希望结识他。特别是当时周至知县骆钟麟与学士王心敬,他们对二曲先生仰慕、宣扬、推荐,开拓讲学园地,记录其言行,并将其汇集成了《二曲集》,使二曲先生与容城的孙奇逢、余姚的黄宗羲齐名并称为“海内三大儒”。与二曲先生同时期的大儒顾炎武评价说:“艰苦力学,吾不如中孚。”

  二曲先生反身行践,震动了朝野。从周至知县骆钟麟、张允中,到翰林院侍吴珂鸣、湖广进士罗诰、陕西总督鄂善,直至清康熙帝玄烨,都为他的行为所感动。除在陕西长安、富平、户县与关中书院授徒讲学外,二曲先生还南下江南,先后在常州府武进、无锡、江阴、宜兴、靖江、昆陵等县应邀开堂讲学。为清初盛世的民心教化,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

  有人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这句话对二曲先生来说,分明不适用,因为二曲先生的学说对改变清朝政风功勋卓著。康熙曾在朝廷召见了他,但二曲先生拒绝做官。康熙四十年冬十月,康熙帝西巡再次召见李二曲,他却以死辞官,回归故里。康熙不但不恼怒,还授予二曲先生“操志高洁”的御匾。李二曲其人其事,不仅得到志士仁人的推崇,也受到朝廷大臣、学士的赞佩。

  在官方,李二曲载誉满盈;在周至民间,关于其充满智慧的传说更让人敬佩。当地流传着两个传说,一个传说是:有天,李二曲先生约了几位好友在村外散步,途中,人们看见北边飞来一只喜鹊,李二曲便对大家说:“这个喜鹊飞到村子上空后,一定要落在那个白杨树最北边的枝头上,且头朝南;站一下后,再飞到南边的枝头上,头朝北站下,之后要不停地向北叫唤。”当时有人疑惑,二曲先生笑着说:“你如不信,马上一看便知。”人们一看,果然如二曲先生所说。大家觉得很奇怪,问李二曲:“你不是神仙,喜鹊为什么就这样听你的话?”二曲先生哈哈一笑说:“这不奇怪,我爱动脑子想问题,这样推断有它的道理。你看,那只喜鹊由很远的北边飞来,一定很疲劳,我估计它肯定会落在最北边的树枝上休息。为什么说它在这里稍站一下,就又移到南边那个树枝上去呢?这是因为今天刮的是北风,喜鹊的尾巴大,头向南站下来,(尾巴)会被风吹得像船上的帆一样,张起来。那样的话,它肯定站不稳。所以它先站在这里,略微缓口气,再飞到南边那个枝头,头朝北站下,因为这样站下,风吹不动,能多休息一会儿。”接着,有个同伴打趣地说:“那你怎么能知道它站稳后还要叫唤呢?”二曲先生笑着说:“这是因为那个树很高大,是鸟类最好的集会场所,它在叫自己的伙伴们,都来这里聚会、休息、歌唱,所以,我推想它肯定要朝北叫唤的。”

  还有则传说:有个下雪天,二曲先生和朋友们正在村口的庙台上下棋。忽听路上有马蹄声,正在关注自己棋势的二曲先生便抬起了头。只见,有位头戴狐皮帽、身穿杭缎长袍、外套起花黑马褂、骑着一匹大黑马的男子,在他们身边停了下来。一见就知道,这是远方来的过路客人,正准备问话呢。二曲先生抢先笑着对这位过路客吟出了一首打趣诗,“先生本姓张,来路从东方;当年不得时,杀猪又宰羊。”听罢,客人目瞪口呆,立即上前作揖道:“先生妙算,赛过神仙,实在佩服。敢问老先生,去哑柏镇,该走哪条路?”二曲先生给客人指点了去路,客人作揖答谢,然后上马,扬长西去。这时,和二曲下棋的那位老头感到奇怪,问:“你们素不相识,你对其身世怎么了如指掌?”二曲先生笑着说:“这不奇怪,我是推情度理。你想,他马上搭着的钱袋上大书‘三怀堂’三字。自古‘三怀堂’就是张姓人祖先的堂名。由此,我知道他姓张。另外,今天下着大雪,又刮着西风,人和马的身上都落满了雪花,这说明他从东而来。”又一个老头插话道:“那你怎么知道他过去当过屠户呢?”二曲先生笑着道:“这是因为我发现他下马时,右手拿着马鞭,为了腾出手来提袍下蹬,不得不把马鞭咬在嘴里。他做这个动作的熟练程度,真好像是杀猪宰羊人,所以,我断定他过去当过屠户。”那几位老者听了二曲先生的一席话,连连点头说:“老兄高才,果然名不虚传。”

  思绪拉回,我静静地瞻仰着李二曲先生高大雄伟的雕像,品味着他的关学思想和充满智慧的传说,觉得他好似一本永远也读不完的人生哲学书。关学大儒之名,李二曲当之无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