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与意识之关系的三重论说

2017-05-16 09: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群志

  胡塞尔的时间哲学致力于“意识进程的内在时间”分析,注重于“显现的延续本身”,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奥古斯丁的启发。并且,胡塞尔的“滞留—原印象—前摄”的时间结构与奥古斯丁“记忆—直接感觉—期望”的时间结构也有着相似之处,时间自身是由活的当下意识的滞留(对已流逝的意识活动的记忆)—原印象(对当下意识活动的直接感觉)—前摄(对将出现的意识活动的期望)所构成的统一体。 

  自亚里士多德提出时间与意识的关系问题以来,对此问题的研究影响最大的当数奥古斯丁。他开启了西方哲学史中时间观念的神学转向,或内在意识转向。奥古斯丁的神学时间观已然摆脱了亚里士多德的物理时间观,这种“回向内心”以破解“时间之谜”的时间观,也成为胡塞尔研究“时间意识”的重要源泉。

  亚里士多德认为,时间与意识发生关系源于人类自身的计数行为,计数行为分为计数者和被数者。计数者与意识相关,被数者与时间相关,时间是被数者,而不是计数者,两者虽有区别,但不可分开,没有计数者就没有被数者,因而时间与意识相关。按照亚里士多德的界定:“时间不是运动,而是使运动成为可以计数的东西。”由此,亚里士多德认为时间不能脱离变化,这种不能脱离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意识的永恒活动,如果意识完全没有发生变化,或者没有意识到意识发生了变化,我们就不会感知到时间的存在。亚里士多德所谈到的意识(理性灵魂)是基于意识的物理运动而来的,因而可以用时间刻度来测量。显而易见,他所界定的作为计量运动的“数”的时间已经脱离了柏拉图在《蒂迈欧篇》中作为摹仿永恒的宇宙论时间,而在自然哲学意义上给予时间和意识以位置。

  笔者认为,亚里士多德虽然最先提出了时间与意识的关系问题,但他并没有深入意识内部以思索时间,而是用类空间的方式来构建时间。奥古斯丁则不同,他受柏拉图和新柏拉图主义者的诸多影响,又把对时间问题的思考依归于自身的宗教信仰。相对于前人的看法,奥古斯丁的时间观可谓入乎其内而出乎其外,兼具神学启示和哲学思维。他潜在地区分了两种时间:第一种是受造于永恒上帝的时间,第二种是归属于人类心灵的时间,而这两种时间都是上帝创造的。换句话说,奥古斯丁遵循两条思路:第一条思路是基于“永恒与时间的关系”来构建的,第二条思路是基于“意识与时间的关系”来展开的。

  按照奥古斯丁的看法,把时间分为“过去”、“现在”和“将来”三类不是很合适,最恰当的办法是将其分为“过去的现在”、“现在的现在”和“将来的现在”。因为后面这三类都只有基于内心中的“现在”才可能,“过去事物的现在便是记忆,现在事物的现在便是直接感觉,将来事物的现在便是期望”。当事物或事件在时间中流逝的时候,事物或事件虽然过去了或消失了,但其“印象”还会留在内心中,我们能够度量的不是那些已然过去的实在存在,而是已然过去的“印象”在现在的持留。换言之,我们所度量的时间不是一种客观存在物,而是一种内在意识中的“印象”。将时间内嵌在人的意识中来讨论,那么过去、现在、将来就不是点性的空间延展,而是在意识之中的状态。显然,奥古斯丁将时间和意识同构起来把握,意识之内同时具有记忆、直接感觉、期望或期望、注意、记忆这样的“三位一体”。

  胡塞尔认为,奥古斯丁是第一个深切感受到时间分析的巨大困难并为之做出近乎绝望努力的人。但是,依照现象学的标准,上帝的神性是化归于超越论自我的内在意识中的,因此,胡塞尔不太可能完全接受奥古斯丁的第一条思路,但接受了奥古斯丁的第二条思路,他在札记中写道:“感知一个时间进程,这意味着:将一个当下的此在A与一个刚刚过去并在对象上与其相关联的B以及一个离得更远的C等等连在一起感知;它意味着感知A并且在回移的过程中将B体验为刚过去,如此等等。而只要我们观看一个对象性的统一并且感知它,这整个序列就是被感知到的,它就是一个当下的进程。”这一观点与前面所提到的奥古斯丁的时间分析,特别是有关“过去的现在”、“现在的现在”和“将来的现在”的说法密切关联。

  总之,胡塞尔的时间哲学致力于“意识进程的内在时间”分析,注重于“显现的延续本身”,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奥古斯丁的启发。并且,胡塞尔的“滞留—原印象—前摄”的时间结构与奥古斯丁“记忆—直接感觉—期望”的时间结构也有着相似之处,时间自身是由活的当下意识的滞留(对已流逝的意识活动的记忆)—原印象(对当下意识活动的直接感觉)—前摄(对将出现的意识活动的期望)所构成的统一体。不过,奥古斯丁虽然把时间问题转向了基于神学的内在心灵之延展,但他并没有详细论述如何在直观中体验时间意识本身,并且也没有进一步对“记忆”、“直接感觉”、“期望”给予具体的分析。因此,我们可以说,就时间思想史来看,基于不同的知识背景与思想目的,胡塞尔对奥古斯丁的时间观进行了自身的改造,摒弃了受造于永恒上帝的“时间起源”之神学启示,却接受了化归为心灵延展的时间体验,从而开启了当代哲学中思考时间与意识关系的重要思路。  

  (作者单位:江苏师范大学哲学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