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岩圣可以佛学解读《老子》

2017-05-17 10: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韩焕忠

  华岩寺开山祖师圣可禅师,法名德玉,自号季而氏,为明末清初著名僧人,其所著《道德经顺硃》一书是中国佛教界注释《老子》的传世之作。圣可认为,《老子》之言“质而不文,朴而非器,与素王言、西方圣人言合”。具体而言,他在《道德经顺硃》中突显了《老子》与佛性义、般若义、慈悲义之间的相互契合。

  以佛性义解读《老子》

  佛性论是中国佛教的基石,中国佛教各宗派,如天台宗的“一念无明法性心”,华严宗的“如来藏自性清净心”,都是对佛性的深入探讨,禅宗更是将“明心见性”作为本宗修行的目标和悟道的标志。在《道德经顺硃》中,圣可将《老子》所说的道解读为中国佛教所说的佛性。

  如《老子》第二十五章云:“有物浑成。”其意谓:道是不可分割的浑然一体。圣可释之云:“道如水中盐味,色里胶青,分明是有,不见其形,故疑之曰:有物混成。”此处引文中“水中盐味,色里胶青”是禅宗祖师们经常用来形容佛性的词语。《傅大士心王铭》云:“水中盐味,色里胶青,决定是有,不见其形。心王亦尔,身内居停,面门出入,应物随情,自在无碍,所作皆成。”“心王”即佛性,其在人身中,在各个器官中显现,但却不具任何形态。廓庵《牧牛图颂》云:“从声得入,见处逢原,六根门着着无差,动用中头头显露,水中盐味,色里胶青,眨上眉毛,非是他物。”动静云为,一切皆是佛性的体现,佛性在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及六尘之中显现无遗,就如同水中盐味、色中胶青、眼上之眉一样,虽然一时看不到,但无人不知其为真实的存在。道的整体性,在这里被圣可诠释成了与具体事物的一体性,此正如人们虽然无法看到佛性的任何形象,但却可以体会到佛性的存在一样。

  正如道是道家的最高范畴一样,佛性也是禅宗的最高范畴。圣可将《老子》的道诠释成了禅宗的佛性,不仅彰显了道家所说的道具有超越感性而又规范感性的特征,而且还在某种程度上将道家的体会大道转化为禅宗的明心见性。

  以般若义解读《老子》

  佛教般若义是指般若类经典所宣说的缘起性空义,中国佛教各宗派无不遵之以破除执着、圆融诸法。

  佛教般若义首先在于破除自心对各种外在事物的欲望。《老子》第十二章云:“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圣可认为,这一章就是《老子》的“检欲之道”,即告诫人们必须提高控制能力,防止自己的内心被外在的物欲所伤害。在他看来,人们对色、声、味、快意之事、难得之货的无节制的追求,必然导致对自己身心的伤害。因此,必须“悉去彼在外之诸妄,而独取此在内之一真也,此检欲保身之实学也”,这种解读与佛教般若义显然具有深刻的关联。

  从佛教般若学的立场上讲,不仅对各种非法之物不能执着,即便是对佛所说的法也不能执着。《金刚经》云:“佛说……,即非……,是名……”就是佛对众生必须破除法执的教导。如《老子》第十章云:“涤除玄览,能无疵乎?”圣可认为,道家的玄览本是体会大道的智慧和方法,但如果执着于玄览,也会成为一种过患,因此他主张应当“涤除”对“玄览”的执着,从而在体会大道时达到“无疵”的效果。

  运用佛教般若义破除了各种贪欲和执着,就能进入悟明佛性的圆融境界。圣可认为,体会大道也能获得这种效果。《老子》第八章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佛教经典中亦常说“法性理水”,其意即在将“法性”,有时也称为佛性,譬喻为水。因此,圣可认为,此章是在诠释“成性贵圆融的意思”。水所具有的圆融特征,既可以阐明佛性的空义,又可以表述大道的无为义,因此圣可就将佛性空义与大道无为义直接等同起来。

  佛教以般若义破除众生的执着,从而进入圆融诸法的境界。圣可以般若义与无为义的相似性为依据,以般若义解读《老子》之道,实际上具有以般若空义的荡相遣执印证《老子》之道无为而治的意味。

  以慈悲义解读《老子》

  佛教大小乘分判的关键是有没有慈悲,慈能与众生乐,悲能拔众生苦。中国佛教各宗派均属大乘,因此普遍推崇佛教中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菩萨精神,要求修行者必须要发菩提心、行菩萨道。圣可将《老子》中益物利人的思想诠释为大乘佛教的慈悲义。

  首先,圣可对水的疏释带有佛教随缘利物的色彩。《老子》第八章将“上善”,即最高层级的善譬喻为水,谓水“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惟不争,故无尤”。圣可解释说:“水不择大小广狭,可容即受,居善地也;澄彻清深,无物不鉴,心善渊也;利泽动植,不求其报,与善仁也;流注潺湲,适时不易,言善信也;洗涤于准,用之不勤,政善治也;遇物赋形,能乘舟楫,事善能也;冬凝春泮,不失其节,动善时也。此诚处恶利物,不争之能事矣,而谁与之争耶?既无与争,何过咎之有?此水之所以为上善也。”大乘佛教的菩萨不仅具有鉴察众生根机、分辨事物性相的道种智,还具有无我利他的慈悲情怀。此处圣可就是按照菩萨的慈悲精神来理解道家所说的“上善”的。

  其次,圣可将《老子》之道直接视为佛教菩萨的智慧与慈悲。《老子》第十八章云:“大道废,有仁义”。圣可对此解释说:精进修行中的菩萨们,由于具有智慧和慈悲的品格,他们身上放射出来的光明,使太阳、月亮、璀璨的群星、耀眼的闪电,乃至天龙八部、帝释、梵天以及护世神王所放的光芒,都变成漆黑一片。同样道理,大道若能流行,即便有仁义这样大家都称扬的德行,也无有实施之处。在这里,圣可以无比明亮的正趣菩萨身光譬喻《老子》所说的大道,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老子》的大道具有智慧和慈悲的内在品格。

  再次,圣可将《老子》所说的“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解释成了菩萨慈悲恒顺众生之意。他认为,圣人随机应感,从来不违背民众的意愿。圣人已经超越了世间的烦恼,达到了无思无为、寂然不动的解脱境界,可以说,已经无心世间了,但由于具有慈悲之心的缘故,时刻挂念民众的疾苦,故而可以说圣人是以百姓之心为心。

  圣可以慈悲义解读《老子》,也将大乘佛教的菩萨品格赋予了《老子》的大道,从而使其具备了利物益人的品格,如此一来,体会和实践《老子》之道也就具有了发菩提心、行菩萨道的意味,学习和研究《老子》也能通向佛教的终极目标。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宗教研究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