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失调使个体做出补偿性行为

2017-05-17 10: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夏福斌

  “我是一个诚实的人”、“我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人们对自己的道德形象通常有这样的信念。然而,由于利益的诱惑,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会经常性地做出撒谎、欺骗等不道德行为。这种个人行为与道德自我的不一致使人陷入内在的道德冲突中。在道德冲突状态下,人们可能做出道德行为来维护道德自我,也可能做出不道德行为以获取个人私利。后一种行为仍会使个人处于道德失调之中,继而促使个人做出补偿性的道德行为来解决道德失调。由此可见,道德失调扮演着守护者的角色,确保个人做出道德行为。

  道德失调是一种内在心理紧张状态

  道德失调是指个人不道德行为与保持道德自我形象的需要和期望之间不相一致所引起的内在心理紧张状态。这种不道德行为必须是违反了绝对社会标准,而不只是个人信仰和标准的背离。其行为后果可以是羞愧、内疚等负向道德情感,也可以是被发现后的有形物质损失,如罚金、判刑等,且这些行为后果能够威胁到个人的道德自我和道德认同。

  道德失调可能发生在不道德行为之前,也可能出现在其之后。前者是预期道德失调,即个人打算做不道德行为时体验到的道德失调;后者是事后道德失调,即个体在已经做出了不道德行为时经历的道德失调。这两种类型的道德失调起到一个类似安全阀门的作用,双重监控并调整个人行为,直至主体做出道德行为。在第一重监控机制中,预期道德失调起到预警作用,个人可能会行使道德自控、做出道德行为来解决道德失调,也可能采取道德合理化做出不道德行为,如果个人做出不道德行为就会进入第二重监控机制。在第二重监控机制中,事后道德失调会使个人做出补偿性行为以便恢复道德自我形象。当道德情境中的道德标准非常具体明确时,个体会通过道德自控做出道德行为。但如果道德情境中缺乏道德标准或道德标准模糊不清,个体就会趁机混淆对与错,通过道德合理化做出不道德行为。

  道德自控促使个体做出道德行为

  在道德失调时,个人通过自控来遵守道德标准,维护道德自我,禁止为获取短期利益做出不道德行为。人的自控过程包括道德失调识别和道德失调解决两个阶段。识别道德失调受到整合归类思维、心理关联性(行为一致性)以及行为自我诊断三方面影响。整合归类思维是把自己的行为归类在一个更大的框架内来考察其叠加的整体危害,而不是孤立看待单个行为的危害,因而有助于识别道德失调。心理关联性反映了个人感受到的当下自我和将来自我的稳定性和一致性。高心理关联性者注重长期利益,因而强调现在行为与将来行为的一致性;而低心理关联性者偏好短期结果,认为现在的行为与将来的行为是不同的,因此前者更易识别道德失调。行为自我诊断是分析自己将做的行为与道德自我的关联程度。如果认为自己的行为不会损害道德自我,那么他就难以识别道德失调,反之亦然。在道德失调解决阶段,关键是事前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估计出克服诱惑、做出道德行为的难度和努力程度,以防因准备不足而导致自控失败。同时也要合理使用自控策略。一种有效的方法是通过自我奖励提高道德行为动机,通过自我惩罚降低不道德行为动机。个人还可以采用回避接近的模式,远离激发不道德行为的诱因和环境以降低道德失调。此外,个人也可以通过设置具体明确的行为目标和高期望来激发自己的道德行为。

  当然,自控有时也会导致个人做出不道德行为。按照自控力量理论,个人在自控过程中需要消耗自控力量,自控力量是一种认知资源,这种认知资源能用来抵抗、改变或禁止来自习惯、学习、情境以及生理上的反应。所有的自控行为都依靠同一个认知资源,而人的认知资源是有限的,而且当前自控行为在消耗资源的同时,也减少了后续自控行为可使用的资源数量。所以,随着自控力量的使用,自控资源会耗竭。研究表明,自控力量的耗竭将会使自控系统失去作用,进而使个体做出不道德行为。

  道德合理化促使个体做出不道德行为

  道德合理化是指个人对其不道德行为进行扭曲理解的过程,这会使其坚信所选择的不道德行为是符合道德标准的。因此,个人可以通过道德合理化解决当前经历的道德失调,心安理得地做出不道德行为。

  道德权衡是一种类似于成本—收益权衡的合理化方法。人们在打算做不道德行为时,会对它的道德成本(损害道德自我的程度)和短期收益进行权衡。与经济学对人的行为分析不同,在道德困境中,人们并不会追求物质利益最大化,而更愿意在自认为不损害道德自我的基础上获取次优利益。这正如人们在撒谎时常常混淆事实,或只说出部分事实。这并不仅是因为半真半假的谎言令他人信服,而是采用这种合理化方法能减少发生预期道德失调的可能。

  人们喜欢用“对他人有利”这个理由来合理化自己的不道德行为。换言之,当人们的不道德行为有利于他人时,人们会把这些不道德行为视为道德的,因而很少感到愧疚、内疚等负面道德情感。研究发现,与独享不道德行为收益相比,如果个人能够把收益分享给其他人,更可能做出不道德行为;而且与分享者之间关系越亲密(如家人和朋友),感受到的内疚感就越少。这种效应在通过伤害强者来帮助弱者时最为显著。例如,人们很少把“大侠”们的劫富济贫行为看作不道德的。

  自我证实也是一种脱离当前不道德行为的道德合理化方法。按照自我证实理论,个人会从多个方面来核实、证实以及维持自己的自我形象,而不只是局限于一次或偶然的不道德行为。人们有两种主要的自我证实方式,一是依据社会工作和生活的群体形象而不是自己行为来维持自我形象,所以来自道德群体的成员并不会因为自己偶尔做出不道德行为就认为自己是不道德的;二是依据他人给予的反馈信息,但个人只会注意与自我道德形象一致的信息,而忽略或错误地解释与自我形象不一致但正确的信息。

  此外,道德推脱也是一种抑制行为自控系统发生作用的合理化方法。道德推脱包含八个认知机制:道德开脱、委婉化表达、有利对比、责任转移、责任扩散、结果曲解、非人化和过失归因。这些认知机制能使自我惩罚失去应有的作用,而自我惩罚能迫使个人做出道德行为。换言之,这些认知机制帮助个人把自己将做的不道德行为曲解为道德的,以此来回避个人道德标准,进而做出不道德行为。研究发现,道德推脱与犯罪行为、侵犯行为、不道德行为等多种负向行为有关。

  通过道德净化和道德伪善进行事后补偿

  道德自控失败以及道德合理化都能导致个人做出不道德行为,因此个人还有可能经历事后道德失调。事后道德失调能促使个人做出一些补偿行为来恢复道德自我。

  道德净化也称为道德补偿,是指个人通过补偿性的道德行为来抵消不道德行为对道德自我的负面影响。个人最为常用的一种净化方式就是直接改正自己的错误行为,即恢复性净化。这是一种直接消除道德自我威胁来减轻道德失调体验的道德补偿。另一种方式是行为净化,其机制类似于“良心账户”,在这个账户中道德负债和道德信用可以互相平衡。具体而言,在一个道德领域中的不道德行为累积的道德负债能被其他无关领域的道德行为所获得的道德信用抵消。象征性净化作为一种替代性的补偿,也是一种减轻道德失调的有用方法,如身体净化和忏悔都是一种象征性的补偿行为。

  道德伪善是指个人通过对外伪善来解除道德自我面临的威胁,是一种没有善心但行善行以便伪装道德自我形象的行为方式。伪善的目的是为了自我欺骗和道德印象管理。在自我欺骗方面,伪善能使自己做了坏事仍然相信自己是一个“好人”。这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伪善能帮助自己有意曲解不道德行为是道德的,二是帮助自己避免把不道德行为与道德标准进行比较。在道德印象管理方面,伪善能使他人相信自己是道德的。研究发现,个人主要使用三种伪善方式来伪装自己,一是公开赞美维护道德但没有做出实际的道德行为;二是表面上公开地做出缺乏善心的道德行为;三是实施“宽于律己,严以待人”的双重道德标准,通过贬低他人的德性来抬高自己。由此可见,通过道德伪善来解决道德失调,个人只是表面上表现出自己的善,其内心却缺乏善念,也不愿意承担行善的成本。

  可见,双重机制解答了个人在经历道德失调时的道德行为决策过程:预期道德失调通过事前预警维护道德自我;事后道德失调通过道德补偿恢复道德自我。道德失调因道德自我受到威胁而产生,道德自我通过道德失调得以维护和恢复。道德失调研究可以让我们理解“好人”为什么会做坏事,以及如何做一个“好人”。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