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和谐 从“心”开始

2017-05-23 14:18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

  说到王阳明“知行合一”这一核心命题,自然会联想到《尚书·说命》中的这句话:“知之匪艰、行之惟艰。”在传统儒家的知行观中,“知”“行”是分开来讲的,王阳明则明确提出并论证了“知行合一”。

  孙中山的“知难行易”,毛泽东的“实践论”,都直接受到王阳明知行论的影响。省南方科技经济研究院研究员、省哲学学会理事王永年近日在省委党校作了有关阳明心学的专题讲座,阐释了“知行合一”等阳明心学的核心思想及其当代价值。

  阳明心学与心学孕育的阳明事功,在明代中期创立之后,就产生了巨大影响。学界赞叹:“若阳明者,真所谓天人,三代以后岂能多见”; 朝廷肯定:万历年间(1584年)王阳明从祀于孔庙;名流尊崇:从明到清及至民国,无数政治家、思想家和仁人志士,从王阳明心学中汲取源源不断的精神力量。徐阶、胡宗宪、黄宗羲、曾国藩、左宗棠、严复、孙中山、梁启超、章太炎、蔡元培、梁漱溟等等都极为推重阳明心学。

  习近平总书记称赞王阳明先生为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伟大的军事家、政治家。2011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讲话时谈到:我很景仰龙场悟道的王阳明先生。我们的古代文化值得自豪。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一次讨论时说:我们不仅要坚定“三个自信”,也要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去其糟粕,留其精华,增强文化自信。王阳明的心学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也是增强中国人文化自信的切入点之一。

  王永年说,王阳明心学的研究与传播正在扩展,宣讲与弘扬阳明心学精神是我们学人的责任。

  “心学”的哲学要领

  王阳明承续了孟子、陆九渊开拓的道统之路,着眼于从人心上面解决人面临的问题。人心之“大本”“大体”唯良知而已。在王阳明看来,要成就道德,成全人生,必须首先“成就自家心体”。王阳明的运思,由“以心为体”开始。在他看来:同人相关的生活世界、生命历程,与“心”关联紧密。人心真诚恻怛地求生、求爱。这“生”、这“爱”便是“理”。对人的生活世界而言,这“心”的发用与成全才是“善”,才是“是”。摧抑“生”,摧抑“爱”,便是“恶”,便是“非”。这“心”被王阳明称作“心体”。人的行动,离开了这“心”的参与,无理可言。由此,他说:“心物合一”,“心即理”,“心外无理”,“心外无礼”。

  王永年说,这一思想与程朱理学有着重大差异。朱子更推崇“理”,认为“理”的客观性、普遍性、必然性、至上性,使它具有根本性、优先性,因而与“理”关联的“性”具有根本性、优先性。“性体”成为朱子理论构建的重心,而阳明心学构建的枢纽性概念则是“心体”。龙场悟道后,王阳明首次提出并传播“知行合一说”。这一思想是“心即理”“心为主宰”核心命题的产物,成为代表阳明心学特色的学说。王阳明对“知行为二”的批判,有着强烈的针对性:当时儒生在科举的诱惑下,博学《四书五经》,不过是谋求功利的工具,已经与德性涵养无关,与追慕圣贤无关,与经世致用无关;举止不通时转而“传道”,只教《四书五经》文字意义,只教考取功名的技巧,不教个人德性修炼,不教学做圣贤,不教经世致用。这类学问,王阳明称之为与“身心之学”对立的“口耳之学”。“知行为二”直接导致人心与社会治理中的消极后果。

  王阳明强调知行本体是合一的,意味着他在体验上已触到根源地。王阳明认为《大学》“八目”中“致知”的“知”,他所谓“知行合一”的“知”,也就是孟子所讲的“良知”。“致良知”可以看作王阳明心学在晚年更为成熟的理论表达。“致良知”既关涉“内圣”,也关涉“外王”。

  王永年说,王阳明“致良知”的现实化及终极目标,即齐家治国平天下。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一宏大目标,“致良知”在经世致用中,便是按良知所呈示的天理,安排事事物物。因此,王阳明说:“吾心之良知,即所谓天理也,致吾心良知之天理于事事物物,则事事物物皆其理矣。”这里的“事事物物”既包含人们的家庭生活,也包括社会生活、政治生活等等。致天理于事事物物,便是按照良知所呈现的天理,指导行为,让“事事物物”按天理存在、运行。如此,“则事事物物皆其理矣”,人间伦理秩序、政治秩序、经济秩序、社会秩序得以重建,变“天下无道”为“天下有道”。“致天理于事事物物”,在王阳明看来,当由近及远。为父,把膝下子女养育教化好;为师,把身边的弟子教育引导好;为官,把辖区的乡村治理好,把百姓安顿好。

  和谐,从“心”开始

  王永年说,阳明心学视域广阔,思想丰富,对当今社会与国人而言,富有永恒价值的是其中的道德哲学思想。它的显著特征可以称作“行动哲学”“大众哲学”。传播阳明道德哲学思想应当遵循王阳明的教诲,力求简捷明白。决不可“妄自分析加增以逞其技”导致“失真愈远”。

  现代性“孕育的”现代化与“全球化”,必然导致“世俗化”,其积极意义不可低估;其消极影响亦不可小视,因为“世俗化”易于导致人对超越向度生活的疏离以至排斥。由此不仅引发人与物质世界的紧张、对抗,也引发了人与自身与社会的紧张、对抗。和谐成为时代紧要的价值诉求。实现全方位的和谐,需要做多方面的努力。弘扬阳明心学对于回应与成全时代价值诉求,具有重大而深远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阳明心学的理论取向是“心之一元论”“心外无物”的直接逻辑结果是“心物合一说”。在阳明的运思中,一方面是“有是意即有是物,无是意即无是物矣”;另一方面是“心无体,以万物之感应为体”。就是说“意义世界”由心建构,心亦由“意义世界”引发。由此锻造的基本观念便是“人我一体”“天地万物一体”。他的推导是:“我”的主宰与标志是“心”而非身。心不能单独存在,要靠心之对象“他者”参与建构。没有对象,便没有现实的“心”。没有心,那个“我”还存在吗?这一核心原理反映在伦理与道德中,要求自我与他者(他人、社会、自然)和谐共存。

  自我与他者长期、稳定的和谐共存,从根本因缘上探究,不能离开人的“心体”或“良知”的澄明。“心体”的澄明,其内在价值便是人之心身的和谐统一。“乐为心之本体”,在心身和谐状态中,心灵的体验便是君子深度的神志愉悦和与常人“七情”相似的感性快乐。

  王阳明心学提示我们:人生最紧要的是责任与义务,是守持与实现自身本有的美好心性;人生最简捷的活动秘诀是以良知为师,防范、抵制贪欲、偏见、恶习的干扰,听从良知的呼唤,“知行合一”堂堂正正地为人处事;由此将拥有人生最美好的生存境界——自由、尊严与快乐!

  王永年说,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今天,当阳明心学原则为越来越多的主体认同与践行的时候,不同主体之间的和谐,每一主体身心之间的和谐,整个社会的普遍和谐,便会逐步成为现实可能,我们面对的世界就会一天天变得更好起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