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哲学思维方式的革命性变革——以对主体问题的科学阐释为例

2017-06-06 09:02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李隽 王早霞

  马克思主义哲学从诞生到现在的一百多年时间里,日益成为指导人类解放的强大武器。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具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是因为它具有一种超越于其他学说和思想的强大解释力。一种哲学只有在自身的演进和发展中,及时地对这种变化予以关注和把握才能保证自己的真理性,马克思主义哲学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面对对象世界,马克思主义哲学给出了一种具有真理性的解释,而这种解释与它在哲学史上实现的革命性变革密切相关。

  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哲学史上实现的革命性变革,集中体现在它变革了传统哲学的思维方式,力图通过思想的活动介入到人的现实的社会生活,进入到对世界的改造,使哲学的着眼点从一般的哲学问题,转向与人类改造世界休戚相关的具体问题。用马克思的话来讲,就是哲学的问题不在于解释世界,而在于改造世界。马克思从《博士论文》时期提出哲学与世界的相互关系开始,就一直致力于探寻哲学借以对现实世界发生作用的“桥梁”。一方面,马克思借助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重建了哲学与现实生活的联系,把感性的人置于哲学的中心;另一方面,为了解决“对物质利益发表意见”的难题,马克思深入研究了政治经济学,通过对现实的异化劳动的深刻分析,揭示了无产阶级的现实处境,进而实现了主体和劳动这两个范畴的重要联结。

  马克思的思想超越了传统哲学的界限:第一,对人不再从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是将人与其感性的活动、实践联系起来理解;第二,对对象、现实和感性也不再从客体或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由此,实践作为标志主体与客体本质关系的范畴,成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的基础。这种全新的哲学实现了对主体、客体以及主客体相互关系的科学把握,完成了哲学理论的变革与创新。

  我们可以透过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主体问题的科学阐释来深刻地理解和把握这一变革与创新。主体问题一直是哲学的经典命题。马克思主义哲学诞生之前,哲学家们对主体的探讨集中体现为要么研究“抽象的人”,要么“抽象地”研究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诞生突破了传统哲学的研究和阐释框架,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创生了一种全新的社会主体。

  从理论上来看,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主体理解的创新,体现在它将关于主体的思想与现实统一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人的本质与社会本质的内在统一性的认识。马克思主义哲学从不把人视为抽象的、完全脱离于生活的、纯粹符号化的概念性存在,也不只是将其视为生理学上描述的对象,而是把他视为一种感性的存在,特别关注人的现实性和活动性,认为人的本质是在实践中获得和改变的。马克思指出,人只有在劳动中利用各种不同的生产手段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形成社会存在。而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就是通过工业过程和利用技术来满足人的需求。因此,他强调必须把人的问题和生产劳动的问题关联在一起思考,在资本主义社会,尤其要同工业生产关联在一起思考。正如他所指出的:“工业的历史和工业的已经生成的对象性的存在,是一本打开了的关于人的本质力量的书。”

  现代各种技术的发展每天都在改变着我们的现实生活,这种改变可能不会引起人种的改变,但是我们作为人的存在来说却彻底地改变了。不断创造出来的这个新的主体对哲学的意义,就在于它不断地改变着哲学本身对主体是什么的理解。哲学只有在关于主体的研究中才能得到不断发展、深化和创新,才能保持强大的生命力。马克思主义哲学实现了对人的本质的辩证理解,是一次哲学上的伟大革命。当然,马克思主义哲学并不仅仅关注现实的人本身,而是在这样一种现实的关注中,着眼未来社会中人的存在,把现实的人作为一个条件而关注未来。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马克思主义哲学也是关于人类的哲学,蕴含着一种崇高的思想境界。

  从实践层面讲,马克思主义哲学聚焦“生产方式”这个概念的解释功能和实际作用,并把它运用于对人的存在和发展的实际解释中,运用于变革世界的现实活动中。不同时代的马克思主义者基于现实的、具体的生产方式来分析“具体的”社会主体的不同表现,明确不同阶层在变革社会和推动社会发展中的不同地位和作用。列宁基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立场、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基于对19世纪80年代俄国现实的社会经济状况的实证分析,批判了民粹派把农民看作实现社会主义的主要力量的错误观点,通过揭示了俄国资本主义发展的规律和特点找到了变革这一社会的真正的主体力量,即无产阶级,并针对如何培育和引导这一主体力量及其农民同盟军进行了更为全面和深入的分析,最终依靠这种主体力量取得了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毛泽东同志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分析中国的国情,看到并充分肯定了农民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伟大作用,明确指出了在农村建立革命政权和农民武装的必要性,着重宣传放手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的革命思想,找到了中国革命要依靠的主体力量。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够被转化成为特定民族、特定社会的思想意识形式,这意味着这种思想具有巨大的适应性,而这种适应性是由这种思想内在的真理性来保证的。(作者分别为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讲师、山西日报理论评论部主任编辑;本文系2016年度山西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真理性研究——从哲学史角度探究”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2016054014)

  李隽 王早霞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