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巍:列斐伏尔的节奏分析理论

2017-06-08 08: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关巍

  晚期列斐伏尔对时间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提出了节奏分析理论并认为节奏分析理论是其整体理论体系中重要组成部分。节奏分析理论的核心旨趣是将节奏与日常生活融为一体,重新思考日常生活的异化问题。贯穿“节奏分析”理论的逻辑主线是“日常生活何以被异化、以何异化、如何克服异化”。

  对节奏普遍性的说明是列斐伏尔节奏分析理论的起点。列斐伏尔通过对自然节奏、人类社会节奏和身体节奏的客观存在及其相互关系的揭示,论证了节奏的普遍性及其作用方式。自然节奏和社会节奏互相交织,共同构成了人类特有的身体和生活节奏,这是人类社会节奏化的“一般原理”。自然节奏和社会节奏对人类社会生活和个体的影响是一个长期过程。通常而言,自然节奏和社会节奏是动态平衡的。但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社会节奏的影响日益凸显,甚至干扰和破坏了自然节奏。因此,列斐伏尔指出,事实上存在着关于节奏使用乃至控制节奏的“斗争”。这种“斗争”的实质是社会节奏对自然节奏的干扰、占据和破坏。列斐伏尔认为,在身体上这种干扰和破坏显现得尤为明显。

  资本主义制度与日常生活的关系是列斐伏尔节奏分析理论思考的核心问题。列斐伏尔认为,资本主义制度通过“节奏规训”控制了日常生活。列斐伏尔的“节奏规训”与福柯在《规训与惩罚》一书中作为权力类型的“规训”具有异曲同工之处。在福柯看来,资本主义社会是规训社会,规训“是一种权力类型,一种行使权力的轨道。它包括一系列手段、技术、程序、应用层次、目标。它是一种权力‘物理学’或权力‘解剖学’,一种技术学”。列斐伏尔认为,融入一个组织、一个社会、一个国家需要接受其所施加的“规训”方式,沿着规定的轨道去学习,甚至一项职业技能的习得也是如此。和福柯一样,列斐伏尔“节奏规训”的作用对象主要是身体,但列斐伏尔所揭示的资本主义“节奏规训”更为精细且易于操作——要实现“科学”的“节奏规训”必须考虑多个方面和因素,如对象的差异、规训知识、惩罚和奖励措施等;“节奏规训”必须能够进行自我建构,即个体或者群体能够将“节奏规训”内化为自身的一部分以自觉服从;“节奏规训”直接作用于身体,使身体处于驯顺状态;“节奏规训”使精神易于控制。

  列斐伏尔认为,“节奏规训”是资本主义制度下一种特殊的异化方式。通过对资本主义制度节奏控制方法的揭示,列斐伏尔揭露了资本主义制度进行节奏异化以控制日常生活的“特殊原理”。列斐伏尔认为,对节奏的控制产生了对立效应,甚至可能由于超过限度而发生“破裂”。这种“破裂”是极具破坏性的,在身体上可能表现为某种功能的损坏或者丧失,在精神上表现为失常或者病态,对社会而言它也可能带来某种极端的冲突或者社会革命。虽然每个个体都能感知、同化节奏甚至反抗节奏控制,但是对节奏的分析必须依赖具有独特技艺的节奏分析学家。节奏分析学家的工作是以自身身体为起点,调动综合感官,以“窗口”为平台,“倾听”社会节奏,尤其是感知资本主义的节奏及其异化性,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诊断。

  列斐伏尔从对节奏普遍性的论证出发,通过对节奏与人类社会生活关系的论述,揭示资本主义制度节奏控制的方法,最终落脚于资本主义制度下日常生活的异化及其后果,提出以节奏革命恢复节奏平衡以反抗与克服异化的目标。列斐伏尔的节奏分析理论,包含着克服异化,力求使人们重新回归健康日常生活的思想意图,回应了自身早期日常生活批判理论遗留的问题。但是,列斐伏尔以精神分析学家为参照,构建了节奏分析学家这一具有独特技巧的节奏分析主体,削弱了节奏分析理论的革命性与反抗性色彩,表现了一定程度的理论倒退。  

  (作者单位:大连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