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辛格平等观的逻辑论证及反思

2017-06-08 08: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裴士军

  彼得·辛格(Peter Singer)是当代西方伦理学家。他从《动物解放》出发,论证人类与非人类动物的平等,并试图构建其种际、人际、国际之间共通的平等理论。

  苦乐感受能力:人类与动物平等的论证基础

  辛格认为,人类自身范围内的平等观念现已深入人心并取得共识,无论是种族差异还是性别差异,都不能成为歧视的理由。人类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个体之间而非种族或性别之间,这一事实是对种族歧视或性别歧视的一个有力反驳。

  但是,辛格认为这种观点只从反面否定了“不平等”,未能从正面为“平等”提供充足的理由。如果把平等的道德原则建立在(被视为一个整体的)种族或性别的事实平等的基础上,那么反对种族歧视与性别歧视的理论就不能提供任何反对基于智商的不平等主义(智商高于100的人的利益高于智商低于100的人的利益)的论据,因为个体的智商数值在现实层面可以被测算出来,从而可划分为高智商等级与低智商等级。所以,人际之间的差异在于个体之间而非种族或性别之间,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驳斥种族歧视与性别歧视,但仍不能为个体之间的真正平等奠定基础。基于此,辛格指出,平等并不依赖智力、道德能力、天赋等方面的事实平等;平等是一种理想,是我们如何对待他人的一种规范。我们没有必要把追求平等的理由建立在科学研究的特定结论之上。辛格继承边沁、密尔的功利主义伦理思想,承认个体在诸多方面虽有差异,但其共同点是人人都是“趋乐避苦”的,因此,苦乐感受能力是获得平等对待的道德基础。基于此,辛格进一步指出,平等原则不仅适用于人类自身,而且适用于其他物种成员。

  可能与必要:人类与动物平等的论证逻辑

  辛格从男人之间的平等推论出男女之间的平等,再类比推论出人类与动物的平等。在辛格看来,男人与女人之间虽存在差别,但这不能成为性别歧视的理由,男女平等的观念深得人心;白人与黑人存在人种的差异,但这也不能成为种族歧视的理由。那么,同理可得,人类与非人类动物虽存在多方面的差异,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存在平等的可能性。

  显而易见,从一事件的可能性直接过渡到一事件的必然性是荒谬的,这一论证过程还需关键一步,即论证人类与动物平等的必要性。辛格的论证逻辑是:前提一,凡是具有苦乐感受能力的存在物都应当获得平等的道德考虑。前提二,动物具有感受苦乐的能力。结论:动物也应当获得平等的道德考虑。

  辛格对于前提一的论证,实则是人类自身范围内平等的类比推论。辛格从功利主义伦理学出发,将苦乐感受能力视为一切存在物,包括人类与动物获得平等考虑的权利的基本依据。他认为,感受痛苦和享受愉快的能力是拥有利益的前提条件。如果一个存在物能够感受苦乐,那么拒绝关心它的苦乐就没有道德上的合理性。不管一个存在物的本性如何,平等原则都要求我们把它的苦乐看得和其他存在物的苦乐同样重要。

  如果前提一成立,那么要使这个推理成立,还需论证前提二的正确性。动物具有感受能力吗?辛格在《动物解放》中指出,疼痛是一种意识状态,一种“脑内发生的事件”,不可能被观察到。但是,我们却能够通过疼痛的外在表现来推断他人正在感受痛苦。所以他提出反问,如果我们能设想其他人与我们一样感觉疼痛是合情合理的,那有什么理由说对动物作出相同的推论就不合理呢?辛格在《动物解放》中描述了大量现实案例,通过对动物的日常观察,动物具有疼痛的感受能力是确凿无疑的。因此,无论主观上还是客观上,我们都无法否认动物具有感受能力。

  由此,辛格得出结论,动物作为一种具有苦乐感受能力的存在物,理应获得平等的道德考虑。

  贡献与不足:人类与动物平等的哲学反思

  辛格将苦乐感受能力作为纳入道德关怀、进行利益平等考虑的唯一衡量标准,存在不足之处。首先,个体的苦乐感受能力有强有弱,那么,拥有较强苦乐感受能力的对象是否就需要被给予更多的道德关怀,若以此类推,苦乐感受能力作为道德的终极评判标准,就会导致极大的不确定性与片面性。其次,一头饥饿的狼捕食一只野兔,这是常见的自然现象。狼是饥饿的,根据辛格的理论,我们可以得出狼是痛苦的,所以狼捕食野兔来充饥以减少痛苦是值得认可的。但是对于野兔而言,狼的出现却导致了它的痛苦,那么该如何减少野兔的痛苦?按照辛格的平等原则,应给予狼和野兔“平等”的道德考虑,但在此,我们很难做出一个选择,也无法衡量何者的利益更高一些。对于一个和谐的生态系统而言,痛苦其实是必不可少的发展条件。辛格的动物解放理论仅停留在动物中心主义,并未达到环境伦理学、生态伦理学的理论高度。

  辛格作为一位现实关怀极强的学者,总是探讨一些与人们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伦理问题。并且,他不只是局限于传统伦理学的理论视域——只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是将动物纳入自身的理论研究之中。他提出将动物纳入其平等的道德关怀原则之下,从而为伦理学开启了更为宽阔的视野,激发了人们对于环境伦理学、生态伦理学问题的思考,促进应用伦理学进一步发展。 

  (作者单位:厦门大学哲学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