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视域中的马克思哲学革命

——“对话马克思”青年学术研讨会会议综述

2017-06-13 09: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刘梅 胡昕雯

  由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主办的“对话马克思”青年学术研讨会于2017年5月20—21日在北京召开。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吉林大学、南开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28家单位的6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特别就“马克思与西方形而上学传统”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和讨论。研讨会主要围绕如下三个议题展开:

  一、西方形而上学传统中的马克思哲学

  与形而上学(特别是西方形而上学传统)的内在关联一直是马克思哲学研究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它直接影响着我们对马克思哲学的根本理解,是一个关系到马克思哲学总体性质的战略性问题。

  对于这一问题,白刚教授认为马克思作为德国古典形而上学的真正的富有内容的继承者,在“历史唯物主义”中发现和揭示了“理性形而上学之谜”,实现了对传统形而上学的“历史的”和“实践的”理解,最终开启了一条“历史形而上学”的道路。李佃来教授则认为,对于当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从辩证法的视域中阐释历史唯物主义。基于此,他重新理解了历史唯物主义中的“物”和“历史”,并提出“辩证法是通向历史唯物主义的一座桥梁”。由此出发,王时中副教授以费尔巴哈的人本学对黑格尔哲学的颠倒作为参照将问题切入到马克思与黑格尔的关系,并尝试论证了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的创造性颠倒。周丹副研究员则从黑格尔哲学作为“内涵逻辑”出发,认为马克思对黑格尔的超越在于以“历史的内涵逻辑”实现了对“思想的内涵逻辑”的超越,最终实现了历史性与现实性的统一。

  与上述思路不同的是,臧峰宇教授则试图在传统形而上学的历史演进中确立马克思哲学的理论坐标。他认为,把“现实的事情”颠倒为“思想的事情”是传统形而上学的共同问题,对此,马克思所实现的哲学“颠倒”不仅终结了传统形而上学,而且开辟了新的形而上学路向,主要是以海德格尔为标志的关乎存在者生存方式的现代形而上学。在此基础上,胡刘教授提出,马克思在实现了哲学观变革之后,开始转向对哲学形而上学得以产生的现实世界(尤其是资本的总体性逻辑)的批判。正是这一批判在事实上开启了包括形而上学现代性批判、资本现代性批判和现代社会总体性批判在内的马克思历史哲学的理论主题。

  二、政治经济学批判视域中的马克思哲学

  在政治经济学的视域中重新理解马克思的哲学革命是近年来学术界的研究热点。在这一主题的讨论中,与会学者一致认为:马克思对传统形而上学的颠倒突出地体现在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尤其是《资本论》)这一理论成果中。

  王庆丰教授首先以“资本形而上学的三幅面孔”开启了这一主题的研讨。他认为,《资本论》是马克思“形而上学地”研究经济学的重要理论成果,这也是马克思与古典经济学的根本分野所在。因此,对资本主义的批判,首要的就是在哲学层面上对包括主体形而上学、欲望形而上学和权力形而上学在内的资本形而上学进行批判,即资本的形而上学批判。随后,孙乐强副教授提出,《资本论》是马克思终结传统形而上学的根本体现,它在哲学范式、方法论、历史认识论以及批判范式等问题上,实现了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根本变革。

  在接下来的讨论中,郗戈副教授认为,从西方思想史来看,马克思在黑格尔之后开辟了不同于尼采、海德格尔的存在论思路,以政治经济学批判为基础实现了“存在论革命”,提出了一种关于现代世界的存在方式、生成方式与超越方式的“新存在论”。在此基础上,高广旭副教授进一步提出,马克思哲学存在论革命的实质就是对“存在的意义”这一传统存在论的基本问题做全新的阐释,也由此,在时间、空间和语言上带来了哲学存在论的根本改变。

  此外,周嘉昕副教授试图从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范畴本身的批判入手,说明,只有历史地、唯物地理解政治经济学范畴的关联,践行一种既超越政治经济学又扬弃唯心主义的辩证法的科学理论方法才能从根本上完成“抽象批判”的任务历史,从而开辟了理解这一问题的新的理论视野。

  三、西方马克思主义视域中的马克思哲学

  20世纪以来,伴随着很多新哲学思潮的涌现,对马克思哲学的阐发也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现代西方哲学尤其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在不同的理论视域中重新塑造了马克思的形象。

  夏莹副教授首先从“革命主体”这一近年来学界探讨的热点问题出发,尝试借助现象学“回到原初统一性”的研究方法来分析“马克思如何发现了无产阶级”这一命题。她认为,“无产阶级”是一个关涉德国革命情景的概念,而马克思是在本质直观的意义上“看出”了一个“无产阶级”,这就在一定程度上为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存在及其合法性提供了新的理论支撑。莫雷副教授则从对“什么是政治”的回应出发,把问题直接引向了政治哲学,她认为,西方激进左翼对政治本性和民主的理解有助于恢复马克思主义政治的对抗性和激进性,但他们籍此认为最终将消解政治则是对马克思的误解。

  接下来,张继选副教授从霍耐特对卢卡奇物化概念的阐释入手,指出霍耐特“新论”的真正意图是要通过引入海德格尔的“操心”概念来达到对人的本真实践的规范性回忆,从而恢复人的共在性的实践,特别是其内在的相互承认关系。最后,孙亮副教授通过考察约翰??霍洛威对资本主义的批判,重提阿多诺否定辩证法和“非同一性”政治哲学意义,以对抗黑格尔辩证法的思维框架所导致的对实践的偏离,进而寻求资本主义批判与解放的可能性。杨淑静副教授则从“卢卡奇——阿多诺解读”出发,在“总体性”、“否定性”的视域下阐释马克思辩证法理论所具有的后形而上学意蕴。这些对重新阐释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性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

  总之,在为期一天半的理论研讨中,学者们就马克思哲学与西方形而上学、政治经济学、西方马克思主义等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对话和交流。围绕“马克思与西方形而上学传统”的比较研究与当代阐释所形成的各种“对话”始终是本次研讨会的焦点。会议现场严肃而热烈,正如崔唯航研究员总结的那样,“对话马克思”代表着当代青年学者群体在马克思思想研究中的共同选择,从而,这种对话就不是暂时的、一次性的,而是问题的自身涌现。也是在这个意义上,崔唯航研究员说,“对话马克思”可以是与马克思对话,可以是围绕马克思展开对话,也可以是由马克思所引发的对话,还可以是与问题对话、与思想对话,但是归根结底是“与时代对话”、“与时代同行”,这正是我们这一代学者需要承担的任务和使命。(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