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诗鹏:马克思哲学中的斯宾诺莎因素

2017-06-12 09:41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邹诗鹏

The Spinoza Factor in Marx's Philosophy

  作者简介:邹诗鹏,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暨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

  内容提要:在本文看来,马克思哲学中包含着一定的斯宾诺莎因素,这一因素决定并制约着由马克思向斯宾诺莎的回溯空间。从青年黑格尔派到马克思的理论史的梳理将表明,与同样被归之于黑格尔哲学因素、但被马克思确定性地反叛并超越的费希特—鲍威尔因素以及费尔巴哈因素相比,斯宾诺莎及其施特劳斯离马克思哲学更近。承袭费希特主义的鲍威尔、赫斯、切什考夫斯基等的自我意识及其行动哲学,开出的是离弃启蒙精神的民粹主义及无政府主义,费尔巴哈缺乏社会政治批判意识的人本学唯物主义则是启蒙精神的倒退,而施特劳斯所承继的斯宾诺莎的实体论及唯物主义则保留了唯物主义及其基本的启蒙立场,包括斯宾诺莎的生命政治意识,均为马克思一般性地继承。但一旦超出启蒙论域,斯宾诺莎作为马克思哲学的因素,就显得勉强了;马克思哲学中的斯宾诺莎因素止步于唯物史观。

  关键词:斯宾诺莎/唯物史观/实体论/启蒙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项目(编号2009JJD720006)的阶段性成果。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71期

 

  马克思哲学的来源一直是现代理论探讨的焦点,晚近以来的探讨多集中于追溯作为现代激进政治理论的马克思思想的来源。其中,阿尔都塞的判断引人注目,其断定斯宾诺莎是“哲学史上史无前例的理论革命”,并且是“马克思的惟一祖先”(阿尔都塞、巴里巴尔,第114页)。这一判断引来巨大的理论效应。在阿尔都塞之后,西方马克思主义尤其是激进左翼理论界有关马克思哲学渊源的追溯,越来越不限于德国古典哲学,而是回溯到斯宾诺莎,并在晚近以来形成了所谓“斯宾诺莎的复兴”。

  的确,在马克思与斯宾诺莎之间,尤其是在纳入启蒙传统展开讨论时,一定会呈现出相关性。马克思面对的基本问题,即德国启蒙思想已经陷入困境。这一困境的实质正是当初斯宾诺莎所面对的神权政治及其专制制度的批判,青年黑格尔派纠结于宗教批判而无力转向政治批判。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德国启蒙思想重要渊源的斯宾诺莎,自然有理由成为马克思的思想资源。在很大程度上,斯宾诺莎克服了笛卡尔的机械主义倾向,其自因性质的实体有益于说明思想与观念的物质性,进而黑格尔与马克思的对象性思想得以可能,认识论的主观性得以成为实践及哲学人类学的主体性。如果像阿尔都塞及其后马克思主义者那样,设定马克思哲学本身存在着“理论实践”问题,并在不断挑战现代性的激进政治语境中又将马克思哲学视为“哲学实践”,那么,斯宾诺莎式的形而上学也不妨是一种带有并总是限于实践意向的形而上学,并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为马克思主义实践哲学及其现代哲学实践的一大源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