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凯荣:什么是彻底的意识形态批判

——重新理解马克思对施蒂纳的批判

2017-06-13 10:04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赵凯荣

What Is Complete Critique of Ideology:A New Understanding of Marx's Critique of Stirner

  作者简介:赵凯荣,武汉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 武汉 430072

  内容提要:实践一词,远在马克思之前,已在哲学中广泛使用。实践与意识形态一般都是成对出现,从柏拉图到黑格尔,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意识形态的实践结构。马克思正是在这个基础上从《德法年鉴》时期就形成了自己的“哲学+无产阶级实践”的意识形态的实践结构并开始了自己的意识形态批判,但随着马克思意识形态批判的深入和由意识形态向科学的转向,原有结构的内涵不再适应,外壳被保留下来,这个结构也就转换成了“科学+无产阶级实践”。马克思主要是在反对空谈讲求实用的意义上反对一切意识形态,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指认并批判了施蒂纳的意识形态。不过,无论是马克思还是施蒂纳,他们实际上都在进行一场彻底的意识形态批判,马克思批判意识形态的基础是科学,特别是历史科学,据此,包括宗教、道德、哲学、法律、经济学在内的一切意识形态都将在历史中一一消亡。从而与施蒂纳的意识形态批判在最终结果上几乎一致。不同之处在于,马克思把各个不同时期出现过的意识形态都看作对先前的个人解放有利却对后来者构成桎梏的东西,而施蒂纳则把先前几乎所有的意识形态统统视为阻碍“自我”独特性的因素,主张一次性的、彻底的、根本性的颠覆——否则就会导致推翻一种意识形态只是为了推出另一种未来还需要费大力再次推翻的意识形态的恶性循环。为此,施蒂纳不惜放弃了意识形态的实践结构,走向了更为彻底的意识形态批判的道路。

  关键词:唯一者/所有物/意识形态/实践

  原发信息:《山东社会科学》第20172期

 

  一、意识形态的实践结构

  很少有人注意到,把马克思主义哲学讲成实践哲学(不管是实践本体论、还是实践唯物主义或其它)与他们强调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历史必然性之间的难以调和的内在矛盾。这个矛盾在伯恩斯坦那里第一次具有了极其尖锐的形式:坚持实践,就意味着要完成马克思主义的理想的东西;而坚持科学,则可能意味着要完全告别意识形态。伯恩斯坦认为在马克思《资本论》里已经内含了这种内在的二元论:

  “这种二元论是:这一著作希望成为科学的研究,同时却希望证明一个早在它起草之前就已完成的论纲,这一著作的基础是一个公式,在这一公式中,发展应当导致的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确定了。”①

  同样很少有人注意到,“实践”从一开始就是“意识形态”的孪生子,这个词在柏拉图那里已经这样用了。我在许多场合谈到,“实践”对于柏拉图而言,意味着“把已经存在的东西呈现出来”(《斐多篇》),也就是把理念的东西实现出来。对柏拉图来说,木匠在制造一张桌子前,事实上这个桌子以“理念”的形态“已经存在”了,实践只是使这一理念得以现实和呈现而已。所以当然不是马克思最先把实践引入了哲学并实现了哲学革命,而且,马克思本人也正是在这个关系上使用“实践”这个词的。在《博士论文》中马克思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认为“哲学的实践本身是理论”的,个别的现实存在不过是本质的理念的实践,即“我们把事情纯粹客观地看成哲学的直接的实现”。马克思认为这必然导致“两个极端对立的派别”:一个是强调哲学的理论方面,成为自由人、批判家(青年黑格尔),把现实世界看成是有缺陷的,主张哲学的实现,主张哲学的世界化;另一派则反之,强调世界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主张哲学是有缺陷的一方,并力求改变哲学(老年黑格尔派)。马克思坚持了这一传统,认为“只有自由派才能获得真实的进步”,因为它“意识到了它的一般原则和目的”。也即马克思也认为,实践就是要把理念的东西实现出来。相反,马克思认为“在第二个派别里却出现了颠倒,也可以说是真正的错乱”②。注意,这就是到1841年止马克思关于“实践”的最基本的观点。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