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元:德国古典美学在中国

2017-06-15 09:33 来源:《湖南社会科学》 作者:朱立元

German Classical Aesthetics in China

  作者简介:朱立元,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 200433

  内容提要:中国现代美学,是一个世纪以来在有选择、有批判地接受西方美学、特别是德国古典美学影响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本文分新中国建立以前中国现代美学的创建时期和新时期30多年来中国当代美学的大发展时期两个阶段,重点回顾、梳理百年来德国古典美学在中国如何广泛传播和发生巨大影响的,以此来总结、反思中国当代美学应该如何更加自觉地坚持立足自身,通过批判地借鉴、吸收、消化西方美学的优秀成果而得到丰富发展的。

  关键词:德国古典美学/在中国/传播/影响

  原发信息:《湖南社会科学》第20165期

 

  中国古代有着极为丰富深厚的美学思想遗产,但是,美学(德文·sthetik、英文Aesthetics)作为一门现代人文学科,还是从上世纪初开始,由西方、主要是德国传播和移植进来的,当然,是经过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筛选和改造的。中国现代美学形成初期,主要是受到德国美学、特别是德国古典美学的巨大影响。整个中国现当代美学的展开和发展,同样与德国古典美学传播和借鉴密不可分。限于篇幅,本文重点梳理、介绍一下德国古典美学在中国如何传播和发生影响的。主要分两个阶段来介绍:一是20世纪前半期,即新中国建立以前中国现代美学的创建时期;二是新时期30多年来中国当代美学的大发展时期。

  第一个时期,即20世纪前半期德国古典美学的在中国传播和接受的情况:中国现代美学的创建者或者主要代表人物有三位:王国维、蔡元培、梁启超,他们都直接受到德国古典哲学、美学的影响。

  先说王国维。早在20世纪初年,他就译介了叔本华这位直接受到康德哲学影响的意志论哲学家的哲学、美学和教育著述,并应用叔本华的悲观主义美学思想来审视研读中国文学作品,撰写了《红楼梦评论》。几乎与此同时,王国维发表了研读康德哲学、美学的《汗德之哲学说》(1904)[1];在康德关于美的超功利性、天才论等思想的启示下,他撰写了美学论文《古雅之在美学上之位置》[2](1907),其中不仅可以明显看到他对康德《判断力批判》中关于“鉴赏判断的四个契机”的自觉运用,在中国美学史上首次提出“一切之美,皆形式之美也”的重要主张;而且从形式角度阐发了“优美”与“宏壮”(即“崇高”)异同;在此基础上建构起其具有中国传统特质的“古雅”说,称古雅为“形式之美之形式之美”,“优美及宏壮中不可缺少之原质”。另外,过去人们较少提及的是,在此期间,王国维还发表了三篇专门评述另外两位德国古典美学家歌德和席勒的文章:《德国文豪格代希尔列尔合传》(1904)[3]、《格代之家庭》(1904)[4]和《教育家希尔列尔》(1906)[5];发表于1904年的《孔子之美育主义》[6]就是借鉴了席勒的美育观点来解释孔子的思想;1906年发表的《文学小言》[7]中,王国维也谈到了席勒的游戏说。这说明德国古典美学对王国维的影响,不仅来自康德,还有歌德和席勒。在此基础上,王国维借鉴德国古典美学诸家,包括费希特、谢林、特别是康德,[8]对中国古典美学、尤其是先秦道家美学思想作了深刻反思,自觉把二者加以融会贯通,于1907年写出了《人间词话》这部堪称中国现代美学第一个开山纲领和奠基之作,对“境界”(“意境”)的理论内涵,展开了多方面、多层次的辩证阐述,创建起一个以“境界”为核心范畴的、独特而丰厚的创新美学体系,对中国传统美学的“意境”说作出了具有现代性意蕴的拓展和深化。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