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静:生成的主体间性:一种参与式的意义建构进路

2017-06-16 10:10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何静

Enactive Intersubjectivity:Approach of Participatory Sense-Making

  作者简介:何静,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

  内容提要:通过将现象学的视角与动力系统的视角相结合,生成进路的主体间性思想为我们呈现了社会交互过程的两个层面:沿着现象学的思路,生成进路采用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相结合的方法、运用现象学的术语对主体共同参与的主体体验进行描述;沿着动力系统理论的思路,生成进路将主体间的交互过程看作一个具有意向性的、具身行动者之间的协调过程。由此,社会性的理解不是个体基于理论推理或模拟程序的结果,而是从主体与他人的实时交互过程中涌现出来的参与式的意义建构过程。

  关键词:生成/主体间性/身体间性/协调/参与式的意义建构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具身哲学视域中的社会认知研究”(15CZX015)、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当代认知科学视野中的具身性研究”(13YJC720015)和上海市哲社项目“具身哲学与认知科学联姻中的社会认知研究”(2014EZX001)的阶段性成果。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72期

 

  社会认知(social cognition)关注我们对自我和他人的判断、理解和评价。历史上,围绕这一主题展开的哲学讨论主要有:类比论证(密尔、罗素)、行为主义论证(赖尔)、符号语言论证(维特根斯坦、马尔科姆)、归纳论证(艾尔、施莱辛格)、假说-演绎证明与“云室痕迹”类比(福多、丘奇兰德)等。基于传统认知科学的研究成果以及经典的他心理论假设,绝大多数社会认知研究将表征-计算假设视为其哲学理论和经验研究的核心,聚焦社会认知概念的表征和对他人理解机制的可计算性,并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逐渐形成了“理论论”(福多)和“模拟论”(戈德曼)两大主流社会认知理论。学术界似乎已经达成了一种广泛的共识:一种令人满意的对社会认知的阐释,只能在理论论、模拟论或两者的混合物之间作出选择,除此之外,别无他选。然而,近年来,这一传统研究范式受到了严峻的挑战。

  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开始意识到:传统社会认知学家基于表征-计算的哲学假设和个体主义的方法论,导致了自我与他人心灵之间无法消弭的非对称性和不可通达性,从而无法对社会认知的“交互性”本质给予充分的重视。他们一方面积极吸纳并进一步发展现象学传统中有关社会认知本质的敏锐洞见,这其中的宝贵资源不仅包括胡塞尔、海德格尔、萨特和梅洛-庞蒂对“交互主体性”的重要论述,还包括斯特恩(E.Stein)、格维奇(A.Gurwitsch)、舍勒(M.Scheler)和舒茨(A.Schutz)对作为指向他人体验意向性的“同感”的考察;另一方面受益于心理学、神经科学、生物学的科学研究中关于社会认知具身效应的重要发现:如关于态度的具身研究、社会知觉的具身研究以及情绪的具身研究等经验研究成果,形成了一些重要的社会认知理论成果。其中,一种具有革命意义的理论范式正在迅速崛起——生成认知理论(enactivism)。按照生成认知观,社会性的理解不是个体基于理论推理或模拟程序的结果,从本质上说,是从主体与他人的实时交互过程中涌现出来的。这种实时的交互过程,包括了主体与他人之间的情绪感染、情感共鸣以及身体姿势、面部表情和语音语调等方面的协调。具体的交互过程不但影响了主体与他人的关系,而且影响了我们(我-你)理解世界的方式。德亚戈(H.De Jaegher)和蒂保罗(A.Di Paolo)将这样的交互过程叫作“参与式的意义建构”①。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