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普:价值多元论与普遍主义的困境

——伯林的自由思想对自由主义政治哲学的挑战

2017-08-07 15:35 来源:《天津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 作者:马德普

Value-Pluralism and the Dilemma of Universalism School of Politics and Law,Tianjin Normal University,Tianjin 30073,China

  内容提要:以原子论个人主义为基础的规则普遍主义是自由主义政治哲学的重要特征,伯林的价值多 元 论及其蕴含的文化多元主义和历史主义精神则对普遍主义构成了严重挑战。

  The rule-universalism based on atomistic in dividualism is the important char a cteristic of the political philosophy of liberalism.Berlin’s value-pluralism,wh ich contains the multiculturalism and the historism,however,has made a great cha llenge to the universalism.

  关键词:自由主义/价值多元论/普遍主义/liberalism/value-pluralism/universalism

  伊赛亚·伯林是战后自由主义者中一位非常独特的思想家。他是著名的自由主义者,他的 《自由的两种概念》一文,被誉为“一篇货真价实的‘自由主义宣言’”,并被列为战后“ 自由主义获得‘复兴’的标志之一”[1](P85);但是,他对思想史上的一些非自由主义的浪 漫主义者却情有独钟,其思想的旨趣也与自由主义的某些传统大相径庭。他用价值多元论为 自 由主义提供了新的基础,但他的理论却又在根本上动摇了自由主义的普遍主义性质,甚至动 摇了自由价值的优先性。探讨伯林思想对自由主义政治哲学的冲击,对于认识自由主义理论 的内在矛盾和困境有着重要意义。

  一、价值多元与自由选择

  个人自由是自由主义政治哲学的核心,也是其倡导的首要的价值。但是,为什么要倡导个 人自由?或者为什么个人自由是首要价值?其理由和根据是什么?这是自由主义思想家必须回 答的一个问题。然而,就是在这个基本问题上,不同的思想家却有着迥然不同的回答。在洛 克等自然法学派那里,自由是基于人性的天赋权利。在密尔等功利主义者那里,自由是促进 认识发展、实现个人幸福和道德进步、推动社会进步的功利要求。在斯宾塞那里,自由则是 促进个体与社会进化的进化规律的要求。而哈耶克认为,“主张个人自由的依据,主要在于 承认所有的人对于实现其目的及福利所赖以为基础的众多因素,都存有不可避免的无知”[2 ](P28)。罗尔斯把个人自由优先性的理由归结为人的两种道德能力,即正义感和形成一种善 的观念的能力。这些思想家除了斯宾塞从进化规律出发以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是用某 种不变的人性为自由提供理由,并从而证明自由价值的普遍性,只是不同人对不变的人性是 什么有不同的理解罢了。伯林与上述的论证方案都不同,他为个人自由提供的理由主要是价 值多元论。

  伯林的价值多元论,是针对长期统治西方思想传统的价值一元论提出来的。所谓价值一元 论,就是认为,第一,所有真正的问题都必然只有一个正确的答案;第二,这类真理的发现 必然有可靠的途径;第三,这些正确的答案,彼此必然共同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简而言之 , 就是在众多的价值选择方案中,其中只有一个方案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或者说,对于“人们 应该如何生活”这个问题,相信可以找出正确的客观有效的结论。他认为,西方的思想传统 ,从古希腊哲学、中世纪基督教、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乃至19世纪的哲学体系和进步思潮 ,始终都是以这种一元论为基本思考框架的;人们所追求的都是能够根本解决问题的终极 答案,在这个答案里,人类所向往的各种普遍价值形成了一个和谐的体系。这种追求终极答 案的一元论模式,构成了西方文明的典型特征。伯林坚决拒绝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传统,认 为这种一元论是从雅各宾专政到当代各种极权主义的理论基础之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