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大序的变异:从希腊罗马到基督教政治理念的交替

2017-08-07 15:37 来源:《学海》 作者:包利民

  希腊罗马的政治哲学与基督教的政治哲学是两种不同的范式。如今这两种思想范式已经大 多被看作共时性的并列“资源”,供当代研究或倡导宪政主义或公民共和主义、自由主义或 共同体主义等不同倾向的人考察或选择。然而在历史上,它们曾经前后交替。由于它们既 共享一个基本价值框架——“大序意识”,又有很大的差异,所以在交替中呈现出复杂的交 汇、冲撞、张力与互渗。本文将以奥古斯丁和托马斯·阿奎那这两位一身而兼熟悉、并企图 综合两种范式的重要思想家为典例分析这一交替。

  一、古典大序

  以希腊罗马为代表的西方“古典”传统,其实有两种。一种是哲学家如柏拉图、亚里士多 德、普罗提诺所代表的理论传统,另一种是现实的城邦政治生活。它们既有相同之处,又是 相当不同的。它们的共同之处是价值上的“大序”构架。所谓“大序”,是一种目的论思维 ,认为万事万物构成了一个客观的价值等级体系。手段性的价值低于它所服务的目的,而最 高的价值是终极目的或“目的本身”。人的价值或生活意义就是在实现终极目的当中的角色 德性的发挥。柏拉图的“存在的等级”,亚里士多德的“灵魂原则”的等级,普罗提诺的“ 太一漫溢等级”等等,无不体现了这一客观大序意识。

  “政治”在古典价值大序上占据着很高的地位。这不仅体现在现实的公民在法律共同体中 生活和对于权力和荣誉的热心追求中,而且理论家所总结的政治哲学价值观也是行动的、实 践的,是对于生活本身的热爱,尤其是号召人们在公共生活中发挥高尚美好的优秀德性,适 当追求“荣誉”,过自由人即公民自我治理、公正友爱的城邦生活。由于柏拉图主义的影响 ,亚里士多德和西塞罗都知道并在自己的哲学体系中列出了超政治的、思辨的更高理想。但 是他们的主导心向仍然是对于政治价值的无比留恋与肯定。西塞罗在《论责任》中批评在国 家需要的紧急关头只顾洁身自好的人:“他们或则由于一门心思致力于自己的事业,或则由 于对世人的某种厌恶,声称他们独善其身,似乎不会对任何人有任何伤害。但是,他们虽然 避 开了一种不公正,却陷入了另一种不公正:他们是社会生活的背离者,因为他们没有为之牺 牲自己的利益和作出自己的努力,并将自己的财富贡献给它。”(注:西塞罗:《西塞罗三论》,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第102、123页。)西塞罗明确指出他的价值倾向是:“那些天生具有处理公共事务的才能的人应当毫不犹豫地参加公职的竞争,参与国事的指导工作。因为,再没有其他方法能治理一个政府,或表现伟大的气派了。”(注:西塞罗:《西塞罗三论》,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第102、123页。)因此,政治在大序上的地位几乎要超出超越性哲学思辨而升至顶端:“如果需要从两条通向智慧的道路中任择一条,那么尽管在高尚的研究和科学活动中度过平静的生活令一些人觉得更幸福,但过公民生活仍然更值得称赞,更加光荣,许多杰出的人物因这样的生活而受人称颂。”(注:西塞罗:《论共和国·论法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03页。)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