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冠臣:论休谟问题及詹姆士的解决

2017-08-09 15:47 来源:《现代哲学》 作者:孙冠臣

  一、休谟问题

  休谟问题是因果关系的必然联系问题,亦是因果关系有没有理性基础的问题。即“我们为 什么断言,那样特定的原因必然有那样特定的结果,我们为什么形成由这一推断到那一个的 推断呢?”(注:[英]休谟:《人性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年,第99页。)实际上也是提出了科学理论中归纳方法的有效性问题,波普尔最先把归纳问题 称作“休谟问题”,即:归纳推理是否得到证明,或在什么条件下得到证明的问题。

  作为经验主义者,休谟不同意因果是先验知识的论题。他的伟大之处就在于给自己提出了 论证“原因和结果的发现,不是通过理性而是通过经验。”(注:[英]休谟:《人类理智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年,第21页。)的任务。他认为,原因和结果 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东西,结果是不能从原因中发现出来的,也就是说,从原因这个概念中分 析不出结果这个概念的任何因素。我们对于结果的先验的构想或概念必定是完全任意的。即 使呈现了结果之后,结果与原因的联系也还是同样任意的,因为还有许多其它的结果,依照 理性看来,也同样是不矛盾的、自然的。因此,我们如果没有观察和经验的帮助,要想决定 任何单个的事件或推断出任何原因和结果,那是办不到的。这里有两个原则:“一个就是任 何对象单就其自身而论,都不含有任何东西,能够给予我们以一个理由去推得一个超出它本 身以外的结论;第二,即使在我们观察到一些对象的常见的或恒常的结合以后,我们也没有 理由得出超过我们经验到的那些对象以外的有关任何对象的任何推论。”(注:[英]休谟:《人类理智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年,第161页。)所以,即使我们 有了观察和经验,发现了因果推论所必然蕴涵的接近、持续和恒常会合关系,因果之间的“ 必然联系”仍然是未知的。因此,休谟在论证了因果推断的经验基础之后,紧接着就提出了 一个新的问题:“由经验得来的一切结论其基础是什么?”(注:[英]休谟:《人类理智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年,第26页。)休谟认为:“即使在我们经验 了因果作用之后,我们从这种经验中得出的结论也并不是建立在推理或任何理解的过程之上 的。”(注:[英]休谟:《人性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年,第26页。)同时休谟也发现,即使诉诸于自然的齐一性原理,也不能使局面有所好转。因为休 谟认为自然的齐一性原理也没有理性的基础。所以休谟转换了思考方向,找到了一种自称为 “怀疑主义的解决办法。”即对于实际的事情,由此及彼的推断,其本性不是直观的,不是 解证的,也不是推理的,而是习惯。

  根据以上所勾勒出的轮廓,我们可以看出休谟所追问的思路:休谟的第一个问题:关于实 际的事情的一切推论的依据是什么?回答:因果关系。第二个问题:因果关系的基础何在?回 答:经验。第三个问题:由经验而得的一切结论的基础何在?回答:习惯。

  休谟问题的提出,特别是休谟在论证了因果推断的经验基础之后,又继续追问:“由经验 而得的一切结论其基础何在?”这既意味着休谟对理性的批判,也预示着休谟对经验的批判 。在休谟解答这个问题的过程中,他获得了划时代的发现。他发现,自柏拉图、亚里士多德 以来传统哲学对知识的必然性的追求是没有理性基础的。那种试图寻找一种确定性,渴望得 到一种普遍的、绝对的、可靠的理性基础的笛卡儿主义在休谟这儿受到了强有力的挑战。休 谟虽然主张怀疑主义,但他并不怀疑意识之外的客观世界的存在,也不认为我们相信因果关 系存在是错了,他认为我们的错误在于设想它们是某种超越信念的东西。这就是说,他不主 张因果性的任何本体论的地位,因为它超越了经验上有根据的信念。休谟的批判对象显然是 经典理性主义,这种理性主义主张因果性是一种理性的必然性,因此也是存在的必然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