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亚军:分析哲学、实用主义与哈佛传统

——美国哲学家盖瑞·艾伯思访谈

2017-08-07 16:06 来源:《开放时代》 作者:陈亚军

  陈:我从美国哲学协会东部分会的第97届年会获得这样一个印象,美国哲学似乎正进入一 个“碎片”的时代,这一印象是否正确?你对今日美国哲学的特征是怎么看的?

  艾:今日美国有两大哲学传统,它们与两种不同的哲学训练有关。在最好的那些哲学系里 ,占统治地位的仍是分析的哲学传统。这一传统现在也包括对哲学史上的某些重要哲学家如 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洛克、笛卡儿、莱布尼兹、休谟、康德等的分析和诠释,但不包括康 德之后的任何德国和法国的哲学家。另一传统通常被称作大陆哲学,它的观点和方法主要受 到19世世、20世纪德国和法国哲学家的影响。

  在过去的20年里,分析的哲学传统越来越专业化,就像你所说的那样,越来越“碎片化” 。什么是最重要的哲学问题?它们应该如何被阐述?对此,今日的分析哲学家们已不再像三四 十年前那样有普遍的共识。和三四十年前相比,分析哲学的文章与著作要多得多,一个人不 再可能对所有这些都有深入的研究,不再可能成为所有这些话题的大师,越来越多的年轻的 分析哲学家们正在探索新的领域,这些领域至今尚未得到深入的开发。随着这些领域的开发 和更加专业化的研究。哲学会更加“碎片化”。

  陈:你能不能举个例子?

  艾:比如说心理哲学(Philosophy of psychology)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过去的30年间 这个领域有很大的进步。最初,受乔姆斯基语言学工作的影响,一些分析哲学家们开始对认 知心理学的发展进行研究,现在这一研究产生出许多成果,心理哲学已经迅速成为分析哲学 的一个重要的分支,有大量的著述发表,吸引了许多最聪明的年轻的哲学家。他们中的很多 人不熟悉旧的分析哲学的文本和方法,因此更愿意向分析哲学的传统假设发起挑战。有的时 候他们确实发现了一些新的方法,这些方法后来成了分析哲学的一部分;但是他们也经常犯 一些本来可以避免的错误,这些错误往往产生于他们对分析哲学历史的不够了解。

  陈:你所说的心理哲学是心灵哲学(philosophy of mind)的一种新形式?

  艾:是的,可以这么说。

  陈:其代表人物有丹尼特(Daniel Dennett)?

  艾:没错,还有丘奇兰(Paul M.Churchland)等人。

  陈:基姆(Jaegwon Kim)呢?

  艾:啊,基姆当然是了!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哲学家。我在密西根大学的时候,他是我的论 文指导教授。他的方法和上面所说的其他人不同,他仍然是用传统的分析哲学方法解决心理 哲学的问题。

  陈:对不起,我打断你了,让我们接前面的话题,谈你对当今美国哲学特征的看法。 艾:好的。我想另一个很重要的变化是:一些美国、英国、加拿大的哲学家,如布兰登(Ro bert Brandom)、麦克道尔(John McDowell)、罗蒂(Richard Rorty)、泰勒(Charles Taylor )等,试图既运用分析的也运用大陆的哲学传统,创造出一种新的哲学方法和理论,然而,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更加植根于分析的哲学传统而不是大陆的哲学传统;两种哲学传统的真正 综合现在还未出现,也许就不可能出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