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振斌:百年中国美学六题

2017-08-07 16:51 来源:《文艺研究》 作者:聂振斌

  内容提要:本文对20世纪中国美学存在的根本问题进行反思批判。共分六个方面:一是跨文化研究与美学创新;二是文化人类学与美学本体论;三是传统文化与美学的民族风格;四是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70年;五是现代化语境中的艺术;六是百年中国美育的命运。这些问题都直接关系到未来美学的理论建构和方法论,关系到美学理论与实践(艺术审美、教育等)的密切联系。

  关 键 词:百年美学/文化/艺术/美育

 

  20世纪中国美学,其历史是曲折的,内容丰富而矛盾错综复杂。先贤们对美学学科的建设和理论的发展作了多方面的尝试与探讨,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美学遗产,也留下了需要跨世纪的英才们继承、发展的未竟之业。他们的美学研究成果是中国未来美学发展的最好借鉴与历史起点。他们的未竟之业更需要几代人共同去努力完成。21世纪国内外环境大不同于20世纪,美学研究和其他学术研究一样将面临许多新情况、新问题,需要有新的尝试,新的探索,新的创造,这是肯定无疑的。但从美学自身的发展规律看,20世纪所遗留的许多问题,到21世纪也是有意义、有价值的问题,也有探讨解决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而真正解决了这些问题,中国美学便大大前进一步。

  这些问题,我归纳为六个方面,并序而论之。

  一、跨文化研究与美学创新

  百年中国美学不仅是在社会动荡不安、政治斗争异常激烈的环境中产生与发展的,也是在一个广阔的文化背景下展开的,是中国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全面地交流、碰撞与融合。这在中国文化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如先秦时代也是一次文化大交流,但那是在中华民族内部各“国”和南北方之间进行的。再如魏晋南北朝是又一次文化大交流,比先秦时代广阔得多,那是在中原汉族与周边少数民族、中华民族与印度、西域各国之间进行的。从世界范围看,是东方文化内部的事。而20世纪这一百年,乃是世界东方的中国与远隔重洋的西方各国文化的大交流,不同的因素更多,融合起来更难,经过融合出新,对中华文化的发展将是一次更大的促进。蔡元培说:“综观历史,凡不同的文化互相接触,必能产生出一种新文化”(注:《蔡元培全集》第4卷,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50页。)。

  历史经验证明,把两种不同质的文化加以融合出新,是文化生命成长的历史过程,不是机械地摹仿和简单地搬用所能完成的,也不是几十年上百年便可完事大吉的。例如,佛教文化从汉末开始传入,到唐宋才产生真正具有中国文化特点的中国佛教及其佛教艺术,其间经过五六百年时间。先是移植、摹仿、搬用,觉得不合己意,才进行反复咀嚼、消化、吐故纳新,终于成为自己文化机体的一个部分。当然也不是说,中西文化的融合出新也要等五、六百年之后,而是说要吸取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提高自觉程度,高瞻远瞩,避免走历史的回头路。

  虽然人们都不提倡摹仿外来文化,然而摹仿似乎又是不可避免的形象。这一点连大学者也不能免。王国维比较早的一篇论文《红楼梦评论》,他自己说是以叔本华的哲学为标准评论中国的文学作品的。这显然是一种自觉的搬用。他的整个美学论文,或显或隐地都存在这种情况。蔡元培的审美分析和关于艺术起源的理论,也是自觉地搬用康德、格罗塞等人的美学观点的结果。汤用彤说:“大凡外国学术初来时理论尚晦,本土人士仅能作枝节之比附。及其流行甚久,宗义稍明,则渐可视其会通。此两种文化接触之常例。”(注:汤用彤:《魏晋玄学论稿言意之辨》,转引《文化的冲突与融合》,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这种摹仿、比附并不都是消极的,恰恰相反,在突破我们民族思维方式的局限性,加强哲学思辨、理性抽象及科学分析能力方面,这种摹仿起了巨大的积极促进作用。问题在于我们不能停留在这种摹仿的阶段上。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