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波/梁惠:《周易》美学思想刍议

2017-08-07 16:54 来源:《周易研究》 作者:崔波 梁惠

  Aesthetics in Zhouyi

  CUI Bo LIANG Hui (1.Library,Zhengzhou University,Zhengzhou 450052,China;2.Division for Graduates,Zhengzhou University,Zhengzhou 450052,China)

  作者简介:崔波(1965-),男,河南邓州人。郑州大学图书馆馆员,郑州大学古文字与古代文明方向在职博士生。主要从事《周易》与古代文明、文献信息等方面的学习和研究。郑州大学 图书馆,河南 郑州 450052 梁惠(1965-),女,河北石家庄人,郑州大学研究生处讲师。郑州大学 研究生处,河南 郑州 450052

  内容提要:《周易》中关于天地人三才的关系、天人合一、阴阳、刚柔以及神、感、文、象、意等范畴的阐述,成为从美学上解释各种艺术现象和理论的依据。该文对《周易》中美的表现、中和之美、变化之美、阳刚之美、阴柔之美等作了有益的阐述,并试图说明它们对中国古代美学研究和艺术创作所产生的深远而持久的影响。

  The idea of the harmony between the Heaven,Earth and Human,and the categories of Yin & Yang,hardness & softness,spirit,sensation,image,connotations and so on in Zhouyi have been based on by aesthetics to interpret different artistic phenomena and theories.This paper expounded the manifestation of beauty,beauty of harmony,beauty of changes,beauty of masculineness and that of softness and so on,attempting to illustrate its profound and ever-lasting influence on ancient Chinese aesthetics studies and artistic creation.

  关键词:周易/阴阳/美学/Zhouyi/Yin & Yang/aesthetics

  《周易》是我国古代一部最重要的文献典籍之一,为“六经之首”,“三玄”之一,历来受到人们的高度重视,这不仅在于它的哲理性、科学性,还在于它的美学价值。就以中国第一部完整、系统的文艺理论巨著《文心雕龙》来论,不但大量地引用《周易》,而且它的四十九篇文艺论说和一篇序言,也是取义于《系辞》的“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即“位理定名,彰乎大易之数,其为文,用四十九篇而已。”《系辞上》说:“《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朱熹曾非常感叹地说:“至哉,易乎!其道至大而无不包,其用至神而无不存。”《易》无所不包,当然也包涵着文学、艺术,以及人们的审美观念和审美活动。刘勰就曾说:“论、说、辞、序,则《易》统其首。”《周易》已包含着丰富的审美意识,并揭示出不少审美规律。中国的美学理论皆滥觞于《周易》,尤其是关于天地人三才的关系、天人合一,阴阳、刚柔之气和拟物制象等哲学思想内涵,从而生发出丰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美学范畴,奠定了中国传统审美观念,正如王夫之所说的,美是“两间之固有者,自然之华,因流动生变而成绮丽。”两间,指天地之间。所以在艺术上要求“默契天真,冥周物理”。《周易》的美学思想具有十分丰富的内容,这里仅就《周易》中所蕴含的美的表现、中和之美、变化之美、阳刚之美、阴柔之美等试作探讨,以就教于大方之家。

  一、阴阳不测之谓神——美的表现

  在《周易》中提到“神”的地方非常多,但对它的解释却极少含有神秘色彩,基本上不是指具有人格的神——上帝、鬼神等,而侧重于天、地、阴、阳的交感和神奇的变化。《周易》认为天地万物都是由阴阳二气交感而生,所谓“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泰·彖》),“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否·彖》),“天地不交而万物不兴”(《归妹·彖》),所以说:“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序卦》)盈天地之间唯万物,这是一个全称判断,实际上否定了在天地万物之外还有其他什么东西,从而否定了人格神的存在。天为阳,地为阴,天地交感也就是阴阳相交变化,“易”就是讲变易。然而阴阳变易,天地交感有着神奇作用,似乎不可捉摸,使人觉得神秘莫测,所以说:“阴阳不测之谓神。”(《系辞上》)

  那么,真是不可捉摸、不可认知吗?《周易》是可知论者,它并不认为阴阳变易是不可认识的,而认为通过“知微知彰,知柔知刚”,达到“穷神知化”,就能揭示出阴阳交感变化的神秘性。即是既要知道它彰明卓著的变化,更要探知它隐幽细微的变化;也就是既要掌握它矛盾的质的突变、飞跃,又要体察它渐变和量变的过程,以及矛盾的既统一又对立的关系。这样就不再是“不测”了。也就是《系辞下》所谓的“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从而“通神明之德”。“通神明之德”的宗旨,《周易》突出在一个“用”字上,“民咸用之谓之神”。《系辞下》根据这一宗旨,例举了一些现象:如尺蠖之屈,是为了前进;龙蛇的冬眠,是求得生存,这种欲伸则屈,欲生则蛰的似乎反常的现象,正是“精义入神,以至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这说明了掌握微妙的变化规律,就是为了“用”。为了实现“利用安身”的目的,也就体现出阴阳交感变化的德性。最后《周易》还是把它归结到人,关键还是在于人,“神而明之,存乎其人。”总而言之,正如《系辞下》所说:“知几其神乎?”“几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说明“几微”并不神秘,只是事物变化的初始和隐蔽阶段,人们要掌握住时机,就“吉无不利”。《周易》的“神”就是要服务于“人”。当然《周易》的作者免不了时代的局限,不可能完全排斥鬼神的存在。“易数”本身是一种占筮的方法,具有先天的神秘性,因此不可避免地要讲到“天佑”、“神佑”之类的神秘观念。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