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银传:"意识形态"冲突不可能终结

2017-08-08 09: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记者 张清俐

  原题: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本质没变 “意识形态”冲突不可能终结——访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袁银传

  意识形态是反映阶级利益的价值诉求,支配意识形态背后的强大力量是物质利益关系,意识形态通过控制、规范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来实现阶级的经济利益要求,这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没有过时。马克思主义关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的思想,仍然是我们认识当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的指路明灯。

  20世纪初以来,一批后马克思主义者对马克思的经典论断“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命题提出质疑,甚至提出“意识形态已经终结”。同时,亦有学者观察到,经济领域中的物质利益问题往往引发思想观念领域中的意识形态冲突与斗争。究竟该如何认识当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关系?如何认识西方学者提出的“意识形态终结论”?本期学海观潮邀请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袁银传对此进行深入辨析。

  西方社会意识形态趋于多样化

  《中国社会科学报》:马克思、卢卡奇、鲍德里亚等学者都曾通过对资本主义社会经济活动中物化现象的批判开掘出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物化批判是如何指向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与意识形态批判的?

  袁银传:马克思、卢卡奇和鲍德里亚都对资本主义商品货币拜物教、在资本逻辑主导下物的价值升值而人的价值贬值、“人为物役”的“物化”和“异化”现象及其产生的种种社会问题作了深入分析。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分析了资本逻辑主导下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雇佣劳动,指出资本主义条件下工人的劳动并不是自由自觉的活动而是异化劳动,分析了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异化劳动的四种表现:劳动产品与劳动者相异化、劳动本身与劳动者相异化、人同自己的类本质相异化、人与人相异化,提出了未来共产主义社会是扬弃异化劳动、实现人向自身和社会复归的思想。卢卡奇在《历史和阶级意识》中提出的“物化理论”,主要揭示了物化对无产阶级以及整个社会的具体影响机制。在资本主义社会,物化造成了人的数字化或符号化、人的主体客体化、人的原子化,最终导致了物化的普遍化和物化意识的生成。正是物化意识导致了整个社会对物化现象以及社会现状非批判性的接受和认同,最终导致了无产阶级革命意识的丧失。鲍德里亚在《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和《消费社会》等著作中也认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是消费主导的社会,消费的主体不是具有自我判断和选择能力的理性个体,而是“符号的秩序”。在鲍德里亚看来,尽管消费是主体的一种经济行为,但实际上是一种社会政治统治和意识形态控制的手段。他指出:“在今天的资本主义消费过程中,通过华丽的、令人炫目的凸状性展示,商品在高超的美学和心理技艺的结构化广告中,在兆示着地位和成功的品牌诱惑之下,生成了德波所讲的炫耀式的景观表象对人的深层心理结构的下意识统治和支配。”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现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种种“普适的价值体系”之下,一些人认为,早期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尖锐对立趋于淡化。一些西方学者由此提出,“意识形态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然终结”。这种判断能否成立?为什么?

  袁银传:在现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相较早期资本主义时期通过延长劳动时间等方式的绝对剩余价值生产,现代资本家更多的是通过相对剩余价值生产实现对工人阶级的剥削和占有剩余价值。同时,由于在工人运动压力下,资本主义国家实行福利政策,工人阶级生活状况相对也有了较大改善,白领工人急剧增加。但就整个社会阶级结构来看,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两大阶级的对立仍然存在。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就对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财富的分配数据进行定量分析,得出的基本结论是资本的回报率大大高于经济增长率,并且预测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与劳动的不平等、贫富差距将会继续扩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反映不同阶级经济利益的意识形态冲突因而不可能终结。另外,“意识形态”概念在不同的话语体系中有不同的含义。在马克思主义话语系统中,意识形态指的是关于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基本方面应该如何运行发展的理论体系,不同阶级的意识形态强烈地具有各自不同的党性原则。在这一意义上,马克思主义是意识形态,现代西方流行的新自由主义、新保守主义以及生态主义、女权主义等都是意识形态。“意识形态终结论”在不同的时期也有不同的含义。20世纪50—60年代的“意识形态终结论”实际上是一种技术万能论,认为社会存在的问题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而20世纪90年代在苏东剧变背景下,弗朗西斯·福山“意识形态终结论”的主旨,就是认为以美国、法国、瑞士等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国家所实施的自由民主制度及其价值观念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构成“历史的终结”。但自那时以来,随着美国霸权的衰落,特别是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及其主流价值观念——从社会民主主义到新自由主义,战后建制派地位受到多次猛烈冲击,各种被视为异端的社会思潮,如生态主义、女权主义、新纳粹主义、民粹主义等的影响挥之不去。西方社会的意识形态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多样化。因此,无论从哪个意义上说,“意识形态终结论”都是错误的。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以及中国的和平发展,迫使“意识形态终结论”、“历史终结论”的提出者弗朗西斯·福山也修正了自己的观点。他在2009年接受日本《中央公论》杂志采访时就承认:“客观事实证明,西方自由民主可能并非人类历史进化的终点。随着中国崛起,所谓‘历史终结论’有待进一步推敲和完善,人类思想宝库需为中国传统留有一席之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