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质:可分的或连续的、构成的或生成的?

 ——选评《3大论战》与《生成哲学》

2017-08-12 16:40 来源:《河池师专学报.社科版》 作者:桂起权 王贵友

  The substance is both "Yes" and "NO":Separable and Continuous,Constructed and Created ——Selected Review on the "Three Debate" and "Philosophy of Creation" By Gui Qiquan & Wang Guiyou

  (Wuhan Vniversity,Wuhan,China,430072)

  内容提要:本文认为单纯层次上的“无限可分”,只是“恶的无限性”,而决不是辩证法。遵循恩格斯与黑格尔对可分性问题的基本思路,认为只有“可分”与“连续”、“构成”与“生成”等两个对立面的统一,才有全面的真理。

  This paper thinks that the onefold,hiberarchied"infinite separability"is merely the"badinfinity",and in no case the dialectics.Following the basic of Engls and Hegel on the separability,we think that only the unity of the two oppositions of the"Separability" vs "Continuity" and "Construction" vs "Creativity",could construct the all-around truth.

  关键词:无限可分/终级不可分的整体性/构成/生成/infinite separability/ultimate inseparable integrity/construct/creaf

  甲:最近读到了何祚庥教授的新著:《3大论战——现代物理学研究中的哲学问题》。”①这本著作使人感觉到一个理论物理学家对自然科学哲学问题的浓厚兴趣。作者的科学实在论(即科学唯物主义)倾向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乙:我也读过了这本书,特别细读了《何谓“可分”?粒子或场是否“无限可分”?》部分,我对何先生肯定物理世界的客观实在性和对立统一规律的普适性的基本立场非常赞同。然而,他对“无限可分”的论证方式却使人想起黑格尔所批评的“恶的无限性”,所引出的某些极端结论则使人容易联想起机械唯物论的思考方式。随后我又读了据说是持对立主张的金吾伦教授的《生成哲学》②一书,读完后感到金先生的生成辩证法观点十分精彩,很有说服力。依我看,它或许可以看作探索现代辩证法的一个新的型式。按理说,何先生本应把金先生当作可靠的辩证法盟友,谁知前者却把后者当作论敌,并大有“置之死地而后快”之势。我真有点茫然了,很想听一听你的看法。

  甲:实际上,他们之间关于“物质可分性”问题的学术争论早已开始了,他们各自的基本观点学术界都已了解。你提到的《生成哲学》一书,是金先生的最新著作,是他的《物质可分性新论》一书的基本观点的继续和发挥。金先生的这些见解不是一时兴发,不是简单的标新立异,而是长期学术探讨的结果,是深思熟虑的产物。提出这些见解是一种学术创新,也需要有理论勇气。我主张应当心平气和地对他们各自的观点作具体分析,充分肯定各自论点的合理性,同时指出其不恰当之处,我主张以一种多元化的宽容心态对待不同观点的争论。(乙插话:我对多元主义方法论向来情有独钟。)千万不要乱扣帽子,乱打棍子。那不利于学术争论,不利于学术繁荣,也不能解决什么问题。

  一

  乙:能不能先讨论一下物质“可分性”问题。何先生在《毛泽东和粒子物理研究》一文中引用了毛泽东的多次讲话,强调了“分”就是“一分为二”、“对立的统一”、“矛盾的统一”,强调“对立面的统一是无处不在的。……这是一个普遍的观念,这就是辩证法”。(见①,第145页)这并没有什么不妥吧?

  甲:当然“分”的最基本涵义、最基本形式是“物质实体作为整体分解成不同的要素,与不同的层次”。何先生、金先生虽然都表态要拒斥构成论,何先生强调“一分为二”,金先生则强调“生成哲学”,但都是在上述意义上把握“分”的基本涵义,因此当何先生坚持物质“无限可分性”观点时,就必然会遭到金先生那样强有力的反驳。的确,当代物理学深入到基本粒子世界之后,有一系列事实在直观上是与“物质无限可分”的观点相违背的。比如,金先生提到的“夸克被禁闭”而在事实上是分离不出来,电子之类的轻子的可分性仍缺乏实验根据,光子的个体性、整体性是一个基本的事实,玻尔所提出的能态的跃迁也是一种一次完成而且是不可再分的突发性事件,作用量子h是一个非无限可分的有限作用量,其个体性与整体性是量子理论的最基本的前提等等。

  乙:这里你所提到的量子论整体观,使我想起一本名为《新整体论》的书,我认为它对“无限可分”的说法是个有力的冲击。《新整体论》(1996)是孙慕天与采赫米斯特罗教授合著的一本书,这本书对D.玻姆在《量子理论》中的整体观作了进一步发挥。在这里,我可以作三点概括:1)新整体论最核心的观念是终极不可分的整体性。它根本否认了存在轮廓清晰的宇宙基本砖块的可能性,“摒弃了实在可以绝对地彻底地分解为其组成要素的观念,……始终注意到世界在物理上的终极不可分性的这一事实”(见③,第51页)。2)关于普朗克常数的哲学意义。h不仅是对能量“无限可分性”的自然限制,而且更一般地说,普朗克所发现的作用量子,它使牛顿的经典本体论的基本理想——把物理系统的状态完全无止境地分割成界线分明的要素集合——成为泡影(参看③,第41页)。3)与此相关的是相空间格胞的存在。也就是说,相空间是量子化的,其物理含义为物理状态并不是无限可分割,它存在一个最低界限。想引进某种物理操作去确证格胞内个别要素及其集合的模型终究是行不通的。相空间格胞的存在正是上述终极不可分的整体性的又一直接体现,如此等等。

  甲:诚然,当我们讨论物质层次的可分性、物质实体的实际分割时,千万不能忘记量子世界的“终极不可分的整体性”的限制。看来只有强调可分性与不可分性两者的“对立统一”才有全面的真理,才是辩证法,单纯强调“可分”并不是辩证法。

  乙:除了上述“分”的基本形式外,还有什么其他形式呢?

  甲:此外,还有对物质实体的性质与关系的分析。罗嘉昌教授提出的关系实在论在学术界产生很大的影响,他在《关系实在论:纲要和研究纲领》一文中指出:“所谓关系的实在性,是指它的内在性,不可还原性和在先性。关系内在于系统整体而成为基本结构要素;它们不是附加于与它们相关联的东西,而是构成了其总体实在。(见④,第82页)罗先生认为,“现象和性质总是在特定的关系中显现的”。(见④,第78页)他对关系性实在作了极其细致的分析,我基本同意罗先生的论证。特别是像中子、质子、电子、μ子这样的理论实体,它们并不像宏观世界的经验对象那样的明显摆在我们面前,它们作为潜在的实体只有与我们的观测条件以及其它对象发生关系,其性质才能显现出来,才表现为现象而成为现实。我们只有通过对这种关系的分析,才能够把握理论实体本身。依我看,列宁所说“电子也是不可穷尽的”,坂田昌一所说的“中微子也是不可穷尽的”,都可以从这个意义上去理解。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