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向桐:科学理论是整体论的吗?

——基于结构与功能视角对自然主义整体论阐释的考察

2017-08-17 10:13 来源:《社会科学》 作者:贾向桐

  Can Holism Explains Scientific Theory Correctly?:A Structuralist and Functionalist View from Constitutivist A Priori on Holism

  作者简介:贾向桐,南开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天津 300350

  内容提要:对科学理论的整体论解释已为国内学界所普遍接受,但这种整体论阐释的一些关键环节问题我们还没有彻底理清,特别是忽视了对其理论基础,即自然主义与整体论关系问题的内在探究。这表现在当前科学哲学具体的理论关注点上,就是把科学理论的整体论研究主要集中在理论确证视角方面,而对与之密切相关的理论结构的整体论说明问题视而不见。基于以上原因,我们将自然主义纳入科学理论整体论阐释的两个维度,并结合科学哲学新兴发展起来的“构成主义先验论”主张对科学理论结构和功能的思路重新考察整体论对自然科学说明的合理性问题。

  The key explain to theory of science comes from Holism,but there are some topics about holism and theory that we ignored.In the paper we will show that naturalism provides a basic framework for the holism view,but at the same time,it led to overlook the problem of structure of science.So we focus on two aspects of holism,and from the Structure and functional view of constitutivist a priori to discus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olism and theory.

  关键词:整体论/自然主义/构成主义先验论/理论确证/Holism/Naturalism/Constitutivist a Priori/Confirmation

  原发信息:《社会科学》第20174期

 

  科学理论的结构和确证问题一直是科学哲学讨论的核心命题。20世纪以来,逻辑实证主义的公理化标准观点(the Received View)居于科学说明的统治地位,但随着奎因-迪昂命题的逐步深入人心,整体论日益成为解释科学理论(包括理论结构以及确证等中心问题)的支配性主张,科学理论的整体论命题已经深入人心。整体论对科学理论的解释主要包括两大部分内容,即对科学理论的结构和确证问题的说明。但国内学界对整体论的讨论长期以来主要集中在科学理论的确证方面,而对科学理论结构的整体论说明维度还关注不够,这正是本文主要反思的核心问题:整体论对科学理论结构的描述是否完全合理?具体来说,我们将依据弗里德曼(M.Friedman)新近提出的“构成主义先验论”(constitutivist a priori)评估逻辑实证主义的思路,重新结合奎因、卡尔纳普以及后实证主义科学哲学对待整体论命题的思路,从结构功能主义的新视角来论述科学理论结构和整体论阐释的意义及其问题。

  一、整体论、意义理论与科学理论的构造

  自然主义整体论(Naturalistic Holism)主张提出以来,科学理论的整体论观念日益为人们所接受,以基础主义为主要依据的传统等级式的科学理论模型逐渐失去市场。其中,对科学理论整体论描述最典型的代表正是奎因本人,他曾作过一个非常著名的判断:“我们的所谓知识或信念整体,从最具偶然性的地理学以及历史学,直到深奥的原子物理学定律甚或纯粹数学与逻辑学,都是一种人工的构造物(man-made fabric),只有在其边缘和经验发生触碰。”①但这个人工制造物的内在结构具体是怎样的,也就是说理论内部要素处于何种关系呢?奎因给出的答复是,“在理论边界场所与经验所发生的碰撞会引起内部领域(力场)的再调整。这使得我们陈述的真值被迫再次重新分布”②。我们对此通常的解释是理论内部命题陈述(要素)之间的真值变化在原则上可以是任意的,这只受到经验以及科学家意愿方面的影响,因为“整个力场(理论)被边界条件、经验的影响是如此有限,以至于它在面对任何单一相对经验时如何重新评价这些陈述的可选择空间是很大的”③。然而,奎因的回答还是过于简略,下面我们将其论述分为三个方面内容予以解析和说明。④

  (1)经验对理论命题验证的不确定性

  经验证据对理论内容的检验具有不确定性是人们对整体论最显而易见的解读,“我们的知识可以被描绘成一个宽泛意义的信念之网,它作为一个系统整体对沿着边缘的感觉经验刺激做出反应,相应的,我们只能判断出它们距离中心程度的差异以及稳定性的程度”⑤。整体论命题本身的提出正是源自于对传统证明或确证理论的独断性批判,经验与理论之间的决定和验证关系是存在不确定性的,因为“对事物的理论描述(物理学、经济学等)通常是一个复杂的假说系统。这个综合体内部包括一个或多个最基本的经验理论的原则、定律、辅助性假说和边界条件等。冲突性的经验数据的出现只意味着作为整体的理论存在问题,但综合体的哪一部分是错误的、需要修改,仍不明确”⑥。即,科学理论中命题经验意义的对象或单位是整个自然科学信念,而非某个单独经验,这样,“经验和形式科学形成一个不可分的信念之网”⑦。鉴于这一部分的相关内容已有大量讨论,这里不再详细分析。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