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四新:再论《尚书·洪范》的政治哲学

——以五行畴和皇极畴为中心

2017-08-24 16:57 来源:《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丁四新

  Reconsidering the Political Philosophy of Hong Fan in the Classics of Documents: Focusing on the Five Agents and the Surpreme Standard

  作者简介:丁四新,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北京 100084

  内容提要:“洪范九畴”作为理论系统,是王权和天命的象征。它与“革命”理论不同,前者属于平治天下的大法和基本理论,后者则论证了改朝换代的合理性。关于《洪范》的政治哲学,北宋以前,儒者更重视五行畴;南宋以后,理学家更重视皇极畴。这两畴的重要性与其在九畴中的序次是完全相应的:五行为初始畴,皇极为次五畴(中畴)。所谓五行,因其可以施用于民生,故谓之五行。五行是实行王道政治的基础。《洪范》已具备五元的思维方式,通过这一思维方式,君主可以很好地条理和建构其统治的世界。而且,五行本身在上古具有一定的序次性,由此深化了人们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皇极”之“皇”当训“君”、训“王”,训为“大”是不对的;“极”当训“中”,但它潜在地包含“至”或“至极的标准”之义。朱子颠覆故训,以“至极的标准”为第一义。所谓“皇极”,原意是说君王应以中道建立其位。从内容看,皇极畴包含中道和“作民父母”的民本思想,它们是儒家政治哲学的重要内涵。南宋时期,由于成为“国是”的关键话题,“皇极”成为官僚集团竞相利用和理学集团极力辩解的观念。今天看来,王淮充满政治实用主义的解释固然是对这一概念的庸俗化,但是朱子充满理学家趣味的解释也未必就切中了这一概念的本意。

  关键词:尚书/洪范/五行/皇极/政治哲学

  标题注释:武汉大学自主科研项目(人文社会科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

  原发信息:《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72期

 

  《尚书·洪范》是一篇非常重要的文献,包含中国古代政治哲学的一些基本要点。“洪范”即“大法”之义①;而所谓“法”,兼含“道”与“规章制度”两种意思,与今人所谓“法律”概念大殊。不但如此,而且古人将洪范九畴肯定为“天道”。《史记·周本纪》曰:“武王亦丑,故问以天道。”其实,此种说法源自《洪范》本身。《洪范》曰:“帝乃震怒,不畀洪范九畴。”又曰:“天乃锡禹洪范九畴。”这就是将洪范九畴直接肯定为“天道”!通过“天道”一词,古人肯定了洪范九畴的神圣性、恒常性和应然性。

  《洪范》无疑以五行和皇极二畴为核心,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思想影响。汉代的尚书学以今文二十八篇(一说二十九篇)为经典依据,以《洪范》学为中心,且在九畴中又以五行畴为核心。《汉书》及其下历朝史书皆有《五行志》,可为明证。宋代的尚书学则近承晋唐的传统,以古文五十六篇为经典依据,以《洪范》和《大禹谟》等为诠释中心。单就《洪范》来看,宋人的解释经历了从以五行畴到以皇极畴为中心的变化。由此可知,“五行”和“皇极”确实是九畴中最为重要的两畴。从研究现状看,尽管相关文献非常丰富,但是关于其哲学思想的论文还是颇为少见;而且,在训释和理解上,这些相关论文也还存在一些关键的地方值得商榷。有鉴于此,笔者拟将视角集中在五行和皇极二畴上,再次深入地探讨《尚书·洪范》的政治哲学②。

  一、“洪范九畴”理论的性质、目的与五行、皇极二畴之序次的含意

  (一)“洪范九畴”理论的性质、目的及其与“革命”理论的区别

  《尚书·洪范》为周初著作③,一般认为作者为箕子④,它反映了殷周之际作为天子(“王”)应当如何有效地统治天下的政治哲学思想。《洪范》与《周诰》诸篇的叙述角度差别很大。《周诰》诸篇以敬德受命、保命和保民等为思想要点,其目的在于申明和论证周革殷命的合理性:一方面强化周人集团统治天下的理论自信,另一方面用以说服和软化业已降服、归顺的殷旧臣和民众。这两个方面结合起来,无非是为了巩固周人的统治,以期达到长久拥有天下的政治目的。《洪范》与此颇不相同,它是从天子(“王”)的角度来谈如何有效地统治天下而达到“彝伦攸叙”的政治目的。对此,《洪范》曰:

  惟十有(又)三祀,王访于箕子。王乃言曰:“呜呼!箕子,惟天阴(荫)骘下民,相协厥居,我不知其彝伦攸叙。”箕子乃言曰:“我闻,在昔鲧陻(堙)洪水,汨陈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范九畴,彝伦攸斁,鲧则殛(极)死⑤。禹乃嗣兴。天乃锡禹洪范九畴,彝伦攸叙。”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