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联合:“贵身”还是“无身”

——《老子》第十三章辩议

2017-08-24 17:23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邓联合

“Valuing Body” or “Without Body”? An Investigation into Chapter 13 of Lao Zi

  作者简介:邓联合,山东大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内容提要:学术界对《老子》第十三章思想要旨的诠释历来争议颇多。现代学者的解读主要有“贵身”说、“无身”说、“无身”以“贵身”说三种。考诸古代老子学史,可发现早期道家经典以及汉魏时期的《老子》诠释著作中对此章的解读就已经发生了严重分歧。详辨此章的文辞结构和叙说理路,可知老子所表达的思想应当是:宠同于辱,两者皆为君王因“有身”(执持私我)而招致的大患,故免患之道在于“无身”(消除私我),“无身”则可清静无为而受天下之重付。

  关键词:老子/第十三章/贵身/无身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庄子》篇义题解辑要与研究”(12JJD720003)、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明遗民士群之儒家庄学研究”(11BZX041)的阶段性成果。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73期

 

  由于《老子》文辞的简略古奥以及不同时期各种抄本的流变衍异,书中某些篇句的思想意涵究竟应当如何理解,学界至今仍聚讼不已。第十三章即为其中的典型一例,清代魏源便曾言“此章谬解不一”①。依王弼《老子注》本,此章文本为: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本文所引《老子》文本,若无特别标示,皆据王弼本)

  在现代学者撰写的诸多《老子》诠解著作中,陈鼓应先生的《老子今注今译》一书流传较广,影响较大。陈著将此章今译为:

  得宠和受辱都感到惊慌失措,重视身体好像重视大患一样。什么叫得宠和受辱都感到惊慌失措?得宠仍是下等的,得到恩惠感到心惊不安,失去恩惠也觉惊恐慌乱,这就叫得宠和受辱都感到惊慌失措。什么叫重视身体像重视大患一样?我所以有大患,乃是因为我有这个身体,如果没有这个身体,我会有什么大患呢?所以能够以贵身的态度去为天下,才可以把天下寄托给他;以爱身的态度去为天下,才可以把天下委托给他。②

  细玩此译文,可发现至少有两点需要推敲和商榷。其一,老子既将“宠辱若惊”与“贵大患若身”两个问题合论于本章,则其间应有某种上下贯通的内在思想关联,而陈译却把这两个论题各自分述,从中看不出前后的逻辑线索。其二,更重要的是,陈先生认为“老子从来没有轻身、弃身或忘身的思想,相反的,他却要人贵身”③,进而以“贵身”、“爱身的态度去为天下”。对照《老子》文本,这一论断与本章所明确主张的“无身”以免患(“及吾无身,吾有何患”)的观点迥然不符。此外,另一常被研究者忽略的问题亦需引起我们的重视:章尾的“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到底是本章全部上文的结语,还是仅从属于“贵大患若身”这个论题,即只是从“吾所以有大患者……吾有何患”一句推衍出的结语?

  考察现代老学史可知,陈鼓应译解的这几点偏差和含混同样或多或少地存在于其他研究者的解释中。而在此章究竟主张“贵身”还是“无身”这一关涉老子思想大旨的问题上,学界也诸说杂出、莫衷一是。兹将各种歧见归为如下三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