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素民:从"心物无分"与"理智抽象"看托马斯·阿奎那的知识论

2017-08-25 09:52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刘素民

  Thomas Aquinas’s Theory of Knowledg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Mind and Things Together” and “Reasonable Abstraction”

  作者简介:刘素民,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

  内容提要:托马斯·阿奎那以先确立被认知对象“存在”的不容置疑性为前提,来探讨人的认知过程的各个阶段与主体认知结构的各个成分,从而建构起感性与悟性之间互动合作的知识论系统,以诠释客体对象所蕴含的经验性、普遍性和超越性特征。阿奎那认为,心物无分,人的一切知识起源于经验,人的理智是借助于从感性图像那里的抽象来理解物质事物,这种抽象作用有两个机能,即“主动理智”和“被动理智”。人的理智不是被动地接受材料,而是主动地转化外来的材料。人在任何判断行为中都必然蕴藏着对绝对真理的肯定。人对神之真理的肯定不仅具有思辨上的必然性,而且还是人的思辨认知行动的先验根基。除非人的理智认知一切,否则不会获得心灵上的绝对憩息。阿奎那因此提供了解决悟性与理性之间二律背反问题的知识论模式,但在唯名论的冲击下失去了其原有的意义和影响力。

  关键词:经验/真理/主动理智/被动理智/知识论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74期

 

  理智如何达至真理的问题在近代遭遇“心物二分”的困境,原因是近代初期的哲学家在关于如何认知的问题上产生了两种不同的执着:其一是执着于悟性而贬斥感性的功能,其二是执着于感性而贬斥悟性的功能——前者以笛卡尔的“理性论”为代表,主张人可以通过理性有效地推论形上道理,理智只有通过先天观念来达至认知,而感性则阻碍了先天观念;后者以休谟的“经验论”为代表,主张知识始于经验且止于经验,从而排除了人有认知超经验的形上道理的可能。两派的观点导致了一个相同的后果——“心物二分”,即心灵与肉体互不关联,认知主体与外物无法直接沟通。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康德以超验批判(transcendental critique)顺利解决了感性(sensitivity)与悟性(understanding)之间的二律背反问题,却没有能够有效解决悟性与理性(reason)之间的二律背反问题。①

  悟性即理解经验事物的能力,理性即认知超越存有的能力。悟性与理性的二律背反问题自中古产生,而对于认知过程主要阶段诸如“经验”“理解”“判断”和“理性”,中世纪经院哲学家托马斯·阿奎那与其后的康德一样有所关注与处理,并且阿奎那也曾经针对人的认知机能、内在于主体的客体对象以及客体对象所蕴含的感性、概念和超越等层面作过分析与研究。然而,阿奎那的知识论在得出与康德“物自体(Noumenal)不可知”相反结论的同时不但不曾产生“心物二分”的问题,而且还在此基础上肯定形上领域的客观实在性和上帝真理的存在。虽然,阿奎那关于神之存在的本体论证明(ontological argument)遭遇康德强烈的批判——康德认为,人并未通过感性直觉来把握到有一个神的存在,也就不能合法地推论神的存在。可是,康德所强调的超越理念即阿奎那所证明的上帝没有客观实在性的结论,充其量只是意味着此“真理”的本来面目及其存在不可知,似乎并不必然意味着其不存在。就此而言,对阿奎那的理论值得进一步作出思考。

  那么,托马斯·阿奎那的知识论究竟是如何避免“心物二分”的,又是如何由理智达至真理并建构形而上学的呢?我们知道,为了解决“心物二分”问题,康德曾首先重申亚里士多德—托马斯·阿奎那的一贯主张:一切知识始于经验——人的心灵如同白板(Tabula Rasa),要求感性经验向它提供质料,否则它便无物可被理解。同时,康德也曾经像阿奎那那样肯定感性与悟性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合作。究竟是什么原因最终阻碍康德没有接续阿奎那的知识论以解决悟性与理性之间的二律背反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