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佃来:重新理解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起源

2017-08-29 15:16 来源:《理论探索》 作者:李佃来

  Re-understanding the Origin of Historical Materialism Theory

  作者简介:李佃来(1973- ),男,山东安丘人,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武汉 430072

  内容提要:由于历史唯物主义与政治哲学、实践哲学以及辩证法存在着紧密的关联,所以我们需要从这三个视角对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起源问题予以重新梳理和阐释。从政治视角看,我们将市民社会概念放置在政治哲学的视域中来梳理,进而在政治哲学的理论线索中追寻历史唯物主义的源头;从实践哲学视角看,历史唯物主义和实践哲学之间具有内在的思想联系;从辩证法视角看,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创立的历史唯物主义是以黑格尔所提供的“划时代的历史观”的辩证法为方法论前提的。

  关 键 词:历史唯物主义/政治哲学/实践哲学/辩证法/马克思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理论建构研究”(15AZD030),负责人李佃来。

  原发信息:《理论探索》(太原)2017年第20172期 第52-58,68页

  毋庸置疑,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起源问题,是历史唯物主义乃至全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的一个基础性和根本性的学术问题。中外学术界虽然长期以来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诸多探讨,但由于受既有的学术视野、思维方式、理论模式以及一些难以清除的学术偏见的影响,这个问题迄今却依然没有得到完整而准确的理解和把握。这不仅不利于在文本学和哲学史的意义上深化历史唯物主义以及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而且也不利于在当代的理论与现实语境中发展历史唯物主义。鉴于这个情况,笔者试图从以下三个视角来重新追索和理解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起源:一是政治哲学的视角,二是实践哲学的视角,三是辩证法的视角。

  一、政治哲学与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起源

  学术界长期以来存在一种用实证科学来阐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错误倾向,其结果之一,就是将历史唯物主义片面地解读和还原为一种纯粹事实性和描述性的理论,从而将之与规范性的问题隔离开来。与此相反,笔者则极力主张在事实性与规范性相结合的视域中来开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并特别提出了“历史唯物主义与政治哲学相会通”[1]的学术观点。笔者提出这个学术观点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力图根据历史唯物主义这个借力点来阐发马克思的政治哲学[2],二是反过来力图根据作为规范科学的政治哲学这个借力点来阐释历史唯物主义。从政治哲学的视角来追索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起源,自然属于后者。问题的关键是:在政治哲学的视域中,历史唯物主义的创立何以是可能的?

  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一书中,列宁曾郑重指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说是从费尔巴哈那里产生出来的,是在与庸才们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自然他们所特别注意的是修盖好唯物主义哲学的上层,也就是说,他们所特别注意的不是唯物主义认识论,而是唯物主义历史观。因此,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的著作中特别强调的是辩证唯物主义,而不是辩证唯物主义,特别坚持的是历史唯物主义,而不是历史唯物主义。”[3]115-116按照传统的理解模式,历史唯物主义是唯物主义原则在历史领域中的贯彻和运用,所以“历史”只是一个起限定作用的术语,唯物主义才是核心。然而,列宁的这段语重心长的话却告诉我们,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中心点并不是唯物主义,而是历史。由此来看,历史唯物主义从何处而来的问题,涉及马克思面对和考察的是何种历史的问题。我们知道,历史唯物主义是一个具有普遍适用性的理论,而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也是在一般历史的层面提出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则的,这似乎表明他们所首先面对和考察的历史,就是跨越一切时代的普泛一般的历史。然而,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所提出的“人体解剖对于猴体解剖是一把钥匙”[4]29的著名论断,却深刻表明他是以解读现代资本主义历史为坚实踏脚石而进入一般历史的。所以,追索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起源,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是:马克思是如何锁定现代资本主义历史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