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湘平: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自我认同三题

2017-08-29 16:03 来源:《湖南社会科学》 作者:沈湘平

  Three Self-identity Questions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Marxist Philosophy

  作者简介:沈湘平,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北京 100875

  内容提要:清晰的自我认同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本体性安全的基础和方法论自觉的前提。从历史看,马克思主义哲学之于中国既是先验的,也是想象的,其理论自信首先是关于自我想象的确信。从与他者关系看,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自我认同的困难不仅在于与中国哲学、西方哲学以及其他民族哲学的纠结关系,还源于其与生俱来的“双刃”特质。从现实场域看,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不仅际遇着现代性的学术场域,而且际遇着特殊的政治场域,公共性批判则是澄明自我认同的重要途径。

  关 键 词:马克思主义哲学/自我认同/场域/公共性

  原发信息:《湖南社会科学》第20171期

 

  人之为人不仅在于有对象意识,而且有自我意识;哲学之为哲学不仅在于以思想的方式把握世界,而且以“思想自觉为思想”的方式把握自己。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无论是着眼于立法或阐释、辩护或批判,还是侧重于体系研究、原理运用、分支创新、文本理解、历史梳理、大众普及,都时常处于一种“忘我”状态——忘记深入思考马克思主义哲学自身的自我认同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究竟意味着什么?马克思主义哲学如何能够自觉其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在真正的哲学与现实视野中,这些问题远非看上去那么确定,也并非能一劳永逸地解答。可是,只有时时反躬并努力清晰地回答这个自我认同问题,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才能真正获得本体性的安全,才能真正拥有存在的勇气、理论的自信和指导实践、改变世界的真实力量。

  一、先验、想象与理论自信

  自我认同说到底就是保持自我的同一性,是自我基于历史经历反思性地理解到的自我。黑格尔有个著名观点:哲学就是哲学史,哲学史就是哲学的展开。人们对之褒贬不一,但其关于哲学自我认同的启示无疑是不朽的。一旦回溯历史,我们就将发现,“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个能指与所指首先就意味着双重的“原罪”:一方面,“马克思主义”一词最先是反对马克思思想的人发明的,马克思曾经多次明确地反对“马克思主义”的说法,并宣称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1]。直到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在对外论战和对内团结的努力中,才逐渐使用“马克思主义”这一名字。另一方面,众所周知,成熟时期的马克思摒弃了哲学,明确反对人们将他的思想当作一般哲学。非常有意思的是,恩格斯在1886年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指出,从黑格尔学派的解体过程中产生了“唯一的真正结出果实的派别”,而“这个派别主要是同马克思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从而确认了以马克思名字命名其学说的合法性,但他同时鲜明指出,任何使哲学“复活的企图不仅是多余的,而且是倒退”[2]。也就是说,对“马克思主义”这一称谓,马克思坚决反对,恩格斯则在晚年逐渐接受,但马克思、恩格斯都明确认为他们已经终结了哲学。也就是说,在我们尊崇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奠基人的立场和语境中,本不存在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马克思主义没有哲学内容是19世纪末一个十分普遍的看法,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后人基于对哲学的理解从马克思学说中“自觉”出来的。这事实上就为后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自我认同危机埋下了伏笔,使得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究竟是什么,可以做什么,最终为了什么,在貌似清晰的背后并未真正尘埃落定,而是始终争论不休[3]。如果马克思主义哲学始终停留于这些争论,它毫无疑问就会落到实践的后头,成为背离马克思主义精神的纯粹学术。但是,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自我认同问题,是作为一种哲学或学科门类及其从业学者的头等大事,尤其是当这种哲学还充当着国家哲学的时候,问题就更加重要。甚至我们可以说,围绕马克思主义哲学自我认同的一再追问和审视,恰恰蕴含着一种立场与方法的自觉。或者说,所谓马克思主义哲学立场和方法的自觉,最终导源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自我认同。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