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金起:现代性悖论的三重维度

2017-08-31 15: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韩金起

  在历史视域中,“现代性”的生成是与欧洲的现代化进程以及理性主义传统密切相连的。“现代性”深植于欧洲的经济与文化土壤之中,是欧洲文化发展的突出表现形式,更是现代工业经济的直接文化诉求,是欧洲工业经济战胜封建自然经济并试图建立自身原则的精神回应。在工业经济不断建立、完善的过程中,现代性的原则也在生成并确立。

  现代性昭示新时代对传统的拒斥

  从历史维度来看,16—18世纪期间,以新大陆的发现、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为标志,新的时代开始与中世纪泾渭分明、渐行渐远。自16世纪以来的这三大历史事件,分别从不同的侧面昭示了新时代对传统的拒斥。

  新大陆的发现改变了人们的世界观。一方面,新大陆的发现让人们意识到,人对世界的认识不再是以己为中心向外延展,人开始深化从更为广阔的外部世界视角来认识自己。另一方面,新大陆的发现将这个世界真正联系起来,地域、文明的界限被打破,人类首次作为一个整体存在,而不再互相平行、彼此隔绝。

  文艺复兴对“人”的解放。文艺复兴以模仿和复归古希腊文化为名,实则托古言今,并创造了新的时代文化。在复归古希腊文化的过程中,人们开始表现出对世俗世界的关注,“人”再次回归到人身上,并成为万物的尺度。“人性”而非“神性”成为人的内在部分,这也成为文艺复兴最大的成就。在当时,“人性”被等同为理性。

  宗教改革对主体性的张扬。尽管在生活中依旧占据支配地位,但是宗教改革对教义模式的变革,使得教会的权威受到极大削弱,“人”的尊严与价值得到提升,中世纪神学所提倡的禁欲主义以及人的自卑、渺小等状况被极大改观。在与上帝沟通的过程中,教会的中介作用以及权威性都受到质疑,个人获得了绝对的自由,信仰成为个体的宗教体验。人的主体性力量得到了充分的肯定,“人”而非“神”成为人类自身命运的掌控者。

  从历史进程的角度来看,三大历史事件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同欧洲传统封建社会生产方式的不断斗争,是对欧洲传统秩序的颠覆。三大历史事件与其说是新的时代精神与旧文化的差异,不如说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精神诉求和文化表现。自16世纪开始,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出现并日益壮大,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同旧有的生产方式发生冲突。“世界市场”、“工厂手工业”、“大工业”等因素的涌现,预示着全新的生产方式正以势不可挡的趋势取代封建生产关系。现代性正是生产关系变革在思想上的直接体现。伴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经济上不断取得成就,现代性的观念最终得以确立。以工业生产为核心的资本主义生产,更是为现代性的最终确立奠定了厚重的物质基础和保障,成为现代性的“物质性内容”。

  现代性颠覆过去、变革当下

  从哲学史的视角看,人借助于理性,真正摆脱了对于神的依赖以及对自然的恐惧,在反对神权、反对封建生产关系的过程中,理性的光辉得到了无限张扬。在瓦解封建生产关系、解构传统社会秩序进而树立现代社会规则的过程中,现代性才得以逐渐彰显。在一系列社会变革中,现代性表现出如下几个特征。

  以否定的方式实现“进步”。在现代性意义被确立的历史进程中,封建生产关系乃至一切具有稳定性的东西都被消解掉,这是现代性的首要特征。与传统社会的“恬静淡然”相比,现代社会更像疾风骤雨,带着永不停息的脚步,推动着自身在碾过封建社会秩序的同时继续向前行进,不断消解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现代性是“否定一切的力量”。这种精神第一次以否定的形式肯定了人自身的力量。对现代性而言,必须不断在否定中肯定自身,唯有如此,才能获得永不停息的进步。然而,现代性却面临着理论与实践的分裂与冲突。对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而言,稳定性亦是它们的渴望,但这种渴望与现代性内在的否定精神背道而驰。当现代性的否定精神瓦解掉一切传统生产方式、一切固定的社会关系以后,它面临着这样一种困境,亦即不得不将否定的矛头对准自身。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已经无法再控制现代性的否定精神。

  传统时空观念的遗弃。传统社会的稳定性是由一系列要素有机整合在一起的。但是从时空的角度来看,尤其是空间的角度来看,传统社会是一个具有固定活动范围的稳定空间。传统社会的稳定性不仅体现在空间上的固态化,更体现在时间上的延续性以及对传统的传承和恪守。传统社会的时空观是循环的静止,犹如四季更迭般周而复始,尽管仍处于流动之中,却囿于一定的范围之内。最终,这种时空的稳定性随着新航路的开辟等一系列探险活动以及火车等长途交通工具的出现彻底烟消云散了。人的思想观念以及认识世界的方式,开始由以往的“由内而外”转为“由外而内”,所有存在着的地理位置仅仅成为广阔视域中的一个点,而不像以往那样作为一个整体存在,整个世界开始作为认识对象进入到认知视野中。

  经济主导时代的开端。据唯物史观的观点,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任何社会状况下,经济基础的变化必然引起上层建筑的变化。经济基础在整个社会结构中具有优先的地位和作用。在传统社会里,尽管经济基础具有决定作用,但是具体的经济行为却是服务于神权和政治的;政治话语以及依附关系具有决定性作用,经济活动处于从属地位,出身、门第以及血缘等要素是衡量社会地位的重要尺度。这种状况,自16世纪以后被从根本上颠倒过来。物质生产和经济生活成为全部社会活动的中心。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将生产力的高度增长作为中心点,不论是技术的革新,还是政策、观念的变革,最终都围绕经济的进步与发展展开。以市场为载体的经济活动第一次具有了独有的运行方式影响,甚至在某些领域发挥了支配政治、社会等领域的重要作用。

  现代性凿出精神与物质世界鸿沟

  从现代性特征来看,正如哈贝马斯所言,它是“一项未竟的事业”。然而,在发展过程中,现代性带给人类社会重大改变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现代性内在地包含着进步与人的异化两个维度。在现代社会中,事物的发展在截然相反方向表现得十分突出,亦即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人”却不断迷失。在现代化过程中,尽管人的地位和重要性得以提升,但是人在现代性的体验中面临着精神空虚、个人主义盛行、敬畏感的消逝等问题。

  对于急速流变的时代,人们似乎越来越专注于当下的、可感官的世界。现代社会中的人,行驶在不断寻求创新发展的道路上,但是在实现创新目标的过程中,崇高的意义与价值面临物欲横流的挑战,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人们,精神世界与物质世界之间始终面临需求与欲望的博弈,亟待在实践中更好地发挥人的主体力量,有效驾驭现代性发展过程中的异化力量,跨越现代性凿出的鸿沟。

  中国正在不断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在正确处理由现代性引发的现代化问题时,我们要客观审视现代性,充分认识现代性的特征及其内在矛盾,从而在实践中去解决由此引发的问题,尽可能地去规避现代化进程的风险,进而降低现代化建设的成本,致力于可持续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道路越走越宽、越走越远。

  (作者单位:浙江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