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思温:邓·司各脱论原因秩序与上帝超越性

——对现代动力世界根源的一个考察

2017-09-04 10:06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雷思温

  Duns Scotus’s Order of Causes and Transcendence of God: A Study of the Origin of the Modern Efficient World

  作者简介:雷思温,中国人民大学,北京 100872 雷思温,男,哲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讲师。

  内容提要:诸多早期现代哲学家们着力于利用动力因果关系对现代人与现代世界进行规划。为了理解现代动力世界观的兴起,我们不仅需要注意自然科学的发展,也需要注意这一变化背后隐蔽而更为根本的神学考虑:上帝的超越性问题。在司各脱对于原因秩序的规划之中,在托马斯等人那里的受造物与上帝之间的范式因果关系被动力关系所取代,上帝作为第一目的因主要体现为爱。这使得动力因果关系在受造物与上帝的因果关系中的作用大大增强,同时上帝在因果系统之中的超越性通过爱而得以以非形而上学的方式得到保证。这一方面迎合了77禁令对于神学与哲学关系的重新规定;另一方面通过奥卡姆等后继者的继续发展,为早期现代哲学对动力关系的倚重铺平了道路。

  Many early modern philosophers aim at constructing the modern man and the modern world by efficient causality.In order to understand the emergence of the outlook of the modern efficient world,we should not only pay attention to the development of natural sciences,but also notice the theological implications of this development:the issue of the transcendence of God.In Duns Scotus's treatment of the order of causes,the exemplar causality between the creatures and God in Thomas Aquinas’theory is completely replaced by efficient causality,and the first final cause is understood as divine love.Consequently,the function of efficient causality in the creatures’causality with God is largely reinforced,and the transcendence of God in the causal system could be preserved by a non-metaphysical approach.Scotus's doctrine of the order of causes meets the requirement of 1277 Condemnation concerning the reorient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ology and philosophy,and lays the foundation for early modern philosophers' emphasis on efficient causality through William Ockham and other successors.

  关键词:司各脱/动力因/范式因/原因秩序/上帝超越性/Scotus/efficient cause/exemplar cause/order of causes/transcendence of God

  标题注释:本研究得到了2016年度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基金新教师启动金“中世纪形而上学问题研究”(项目号:16XNFO31)的资助。

  原发信息:《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73期

 

  诸多早期现代哲学家们如笛卡尔、霍布斯、斯宾诺莎等人着力于利用动力关系对现代人与现代世界进行全新规划。在这种世界观之中,万物之间的因果关系主要依赖于动力关系,而受造物与上帝之间的范式关系与目的关系逐渐被动力因果关系的基础性作用所取代。

  这一现代动力世界观念的形成不能不说与自然科学的发展有密切关系,它很大程度上规定了对人的本性、自然世界与上帝形象的现代理解。除开自然科学尤其是物理学革命的影响之外,我们还需要注意到,这一世界观革命的另一根源在于动力因果关系在受造物与上帝因果关系中的功能大大增强。这一决定性的转变是为了提高上帝相对于受造物的超越性而产生的,并在客观上从另一方面为现代动力世界观奠定了基础。在这一转变中,司各脱在原因秩序以及上帝超越性问题方面的学说成为最先出现的转折点。因此,理解现代动力世界的形成,需要结合司各脱以降的中世纪晚期神学与哲学的发展才能得到充分理解。

  值得注意的是,与早期现代哲学家们的根本关切点完全不同的是,司各脱等基督教神学家的意图始终围绕着神学目的展开,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神学以及哲学问题上的突破与革新反而在客观上为早期现代哲学的展开做好了铺垫。在下文中我们将看到,司各脱试图通过重新安排原因秩序以便发展出增强上帝超越性的新路径,然而这种做法的结果却又为早期现代的哲学与物理学革命以及现代动力世界观的形成提供了必要的准备。①

  为了研究这一问题,我们首先需要回到司各脱学说的思想背景上。在中世纪经院哲学对亚里士多德原因学说的处理中,一个事物的形式因与质料因存在于事物之中,因此它们是这个事物的内在因,而动力因和目的因则存在于事物之外,因此是它的外在因。在这四种原因之中,形式因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在《形而上学》之中亚里士多德曾表示形式作为原因与一个事物的是什么等相关,并且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事物或一些事物是这个事物。②

  在中世纪经院哲学将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与物理学引入基督教传统思想之后,他的原因学说被发展、改造以用于解释受造物与上帝的因果关系。比如托马斯认为受造物的形式与在神圣心灵之中的范式因紧密相关,并具有相似性。范式因可以被看作为一个事物外在的形式因,这一点是对亚里士多德原因理论的突破。范式因果关系在分有与类比的基础上建立起了受造物与其神圣范式的形式相似性。由此,范式因在受造物与上帝的形而上学因果关系之中占据着重要位置,上帝也正是所有事物的第一范式因。③在托马斯同时代及稍后的波纳文图拉、根特的亨利等人那里,范式因同样具有重要的形而上学功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