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旭:海德格尔"存在论差异"思想的起源、含义与发展

2017-09-06 09:59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作者:张旭

The Origin,the Meaning and the Development of Heidegger’s Thought of Ontological Difference

  作者简介:张旭,哲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教授(北京 100872)

  内容提要:海德格尔最重要的哲学创见之一就是提出了“存在论差异”,然而,学界对海德格尔的这一重要学说一直缺乏深入研究。为了澄清海德格尔“存在论差异”思想的起源、基本含义与发展脉络,需要从“存在现象”的现象学分析视角入手,全面考察这一思想在《存在与时间》中的表现形式,分析它在何种意义上深刻批判了传统的本体论,阐明这一学说如何导致海德格尔中期的思想转折,最后又在其晚期思想中自我消解于更大的存在史视野中。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philosophical insights of Heidegger is the ontological difference.However,research on this doctrine in Heidegger-Studies is more superficial than it would otherwise be.In order to clarify the origin,the basic meaning and the development of ontological difference,we need to star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henomenological analysis of the Being-Phenomenon as Experience of Unconcealment,to critically examine the argument of this idea in Being and Time,to explore its criticism of the onto-theo-logy,and to point out how this idea leads to the turning of thought of Mid-Heidegger and finally self-deconstructs in the horizon of the history of Being in Late-Heidegger.

  关键词:海德格尔/存在论差异/存在现象/存在史/存在的经验/Heidegger/ontological difference/Being-Phenomenon/history of Being/experience of Being

  原发信息:《中国人民大学学报》第20173期

 

  众所周知,海德格尔最重要的哲学贡献之一就是提出了“存在论差异”(die ontologische Differenz)的思想,以全新的现象学方法处理了古老的“存在问题”,重新激活了西方两千多年的本体论传统,并以其对存在的深刻思考影响了整个20世纪哲学的基本走向。①然而,对于海德格尔这一最重要的思想贡献,相关研究却极为薄弱,甚至对这一思想最早出现在什么文本中都莫衷一是。本文致力于澄清海德格尔的“存在论差异”起源于什么样的问题意识,“存在论差异”的基本含义是什么,“存在论差异”的思想突破在哪里,“存在论差异”在海德格尔早中晚期思想中是如何发展的,以及“存在论差异”这一思想最终是否自我消解了。解答这些重要的学术问题对于深入理解海德格尔的思想脉络具有指引性意义。

   一、“存在论差异”思想的起源

  海德格尔认为,西方哲学的本体论传统的基本原理就是区分了本体论的差异,即区分了“存在与理念”、“存在与实体”、“存在与本质”,并在一系列的本体论差异之上建立起整个本体论体系。然而,传统本体论的朴素实在论立场和方法没有充分考察“存在与现象”、“存在与时间”、“此在与存在”之间的紧密关系,无法确保明确地区分“存在的二重性”即“存在与存在性”,因而用“实体”与“本质”等范畴(海德格尔将它们解释为“在场”)来把握“存在性”。②传统的本体论的这种“本质主义”或“在场中心主义”必然要将存在者整体的“宇宙论的世界”以及超越于世界之上的“最高的存在者的神/上帝”作为理解存在之存在性的原因、根据和逻辑(这就是形而上学的“本体论—神学”机制),而不是就存在之存在性的自行显现(尤其是理解存在性得以显现的“无蔽与遮蔽”的二重性)去理解它。整个西方哲学的“本体论—神学”的形而上学机制,尽管一直以各种形式区分本体论差异,但总是以光、形式、可见性、制作性、对象化、活生生在场等范畴去把握和规定存在之存在性,实际上遗忘了“存在之存在性”,也就是“存在的真之为无蔽”的本义。于是,“存在”成了一个教条而不是有待追问的问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