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旺:为经验想象正名

——利科想象学说的一次重构

2017-09-08 10:10 来源:《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黄旺

  In Defense of Experiential Imagination:A Reconstruction of Paul Ricur’s Theory of Imagination

  作者简介:黄旺,温州医科大学社会科学部(温州 325035)。

  内容提要:利科的想象学说是对现代想象理论的极大丰富和发展。他认为以前的想象理论偏重于原型复制的想象,因而提出作为语义创新和乌托邦的虚构想象。这种虚构想象具有本体论的地位,能够重构先验时间性和重塑现实,并把该虚构想象视作对康德生产性想象的进一步阐明。但是,利科误解了康德生产性想象的概念,虚构想象本质上乃是经验想象,它的生产性是以先验生产性想象为基础的经验想象的生产,是双重生产,毋宁应被称为“强生产性想象”。利科第一次揭示了经验想象的本体论地位:它可以重返并重构先验想象的时间性境域,由此它通向一种新的先验哲学。由于利科把本属于经验想象的功劳归于先验想象,因而没有公开承认经验想象的重要哲学意义。

  关键词:想象/先验想象/经验想象/虚构/隐喻/乌托邦

  原发信息:《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72期

 

  自康德以来,人们津津乐道于先验想象①,经验想象则依然被人们当作不甚重要的东西而被忽视,这可能是一个严重的失误。本文意图为经验想象正名,主张经验想象不仅是意识的一个派生物、对已被生产之物的重新生产,不仅是存在者层次的衍生物(它需要以存在论层次为基础),而且相反,它也是存在论构造的关键要素,具有利科(Paul Ricur)所说的“本体论热情”。如果我们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将有助于我们理解和通向一种新的先验哲学立场,即所谓的“高级先验原则”(利科)、“先验的经验主义”(德勒兹),或“准先验论”/“超先验论”(德里达)。

  通过对利科想象学说的系统性考察,我们发现,利科非常重视和深入发掘经验想象(特别是虚构想象)所具有的本体论基础性地位,并且实质性地揭示了经验想象重回本体论基础并重构先验想象的整个过程。只是利科在不断强调虚构想象的重要意义时,把虚构想象的生产性直接联系于康德意义上的先验想象力的生产性,因而使经验想象的卓越贡献没有得到公开承认,使本属它的荣耀被先验想象的图式夺去,因而妨碍了利科从中引出更根本的哲学结论。这是由于利科的整个分析框架带有某种程度的含糊混乱,其关于生产性和再生想象之间的区分乃是不恰当的,违背了康德最初的定义。为此,本文通过一套新的术语框架(强生产性想象、弱生产性想象、原初生产性想象)来重新阐释利科的想象学说,在再生想象的名义下重新理解他所做出的实际理论发现,从而为经验想象正名。

  一、被贬低的经验想象

  现代哲学虽然越来越重视想象,但却是片面地强调先验想象,经验想象依然被看作不生产的、主观虚构的东西。例如康德把经验的再生想象看作是对已经生产的东西的再次生产、再次重现,“后者(指再生的想象力——引者)的综合只是服从经验性的规律即联想律的,因此它对于解释先天知识的可能性毫无贡献,为此之故它不属于先验哲学之列,而是属于心理学的”②。在胡塞尔的先验现象学中,经验想象(作为“当下化”)成为意识分析的一个重要类型和方面,由于经验想象经过还原后位于超越论现象领域,因此,当我们把康德的transzendental译为先验,胡塞尔的transzendental译为超越论时,我们就可以说,在胡塞尔那里存在“超越论的经验想象”和“超越论的先验想象”③。尽管如此,经验想象在胡塞尔现象学中依然只是意识所构造的一个成就,它需要以内时间意识和被动综合(它们被胡塞尔当作对康德“先验想象力”的进一步阐明)为基础。因此,经验想象和先验想象之间依然保持为原初与派生的关系。这在内时间意识分析中得到清楚揭示,在三个时间层级(客观时间中的经验事物;构造着的显现多样性;绝对的、构造着时间的意识流)的构造中,经验想象属于第二层次的多样性范围,它本身需要以第三层次为基础,后者是先验想象的层次④。

  这种原初与派生的关系被海德格尔继承下来。海德格尔在《康德与形而上学疑难》中把先验想象力重新阐释为此在的时间性、“源始的时间”,并且进一步在《存在与时间》中把它揭示为此在操心的基础存在论结构。因而,此在操心的源初时间性,作为先行的本真整体能在,就是存在论哲学对先验想象力的描述。在这里,经验想象依然处于派生层次,即由源初时间性的先验境域所派生出来,因而它位于历史性和时间内状态的层次而未被严肃对待。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