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守祥:为娱乐化的审美矫正

2017-09-11 16: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傅守祥

  作为“艺术与人生”关系的一体两面与思想交集,“人生艺术化”与“艺术人生化”既是一个古典美学论题又有现代美学意蕴,更因结合当今时代的“审美泛化”而从精英命题走向大众,继而参与进社会各个角落。无论是艺术的“为人生”与“为艺术”之争,还是“艺术与人生”的双向互动与互渗,其各自的独立性毋庸置疑,而两者的融合与重叠更需要在当下时代加以辨别与区分。

  在“艺术与人生”的关系坐标与谱系中,“艺术性”(包括“文学性”)无疑是区别二者的焦点:“为人生”的艺术有时会极端化地远离甚至抛弃“艺术性”,“为艺术”的艺术则有时会将“艺术性”极端地抽象化、数量化、形式化。如何实现二者之间“和而不同”式的互助双赢,是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反思与总结的。

  面对当今时代消费主义催生、文化民粹主义风行、交往体验的互动性诱惑加深等“叠加效应”,当代文化特别是大众文化的诸种艺术呈现中的喜剧性审美出现了蔓延性的偏差,过度娱乐化、浅俗化作品甚嚣尘上。此种文艺乱象,从外部分析固然有片面追求经济效益的原因,而从内部分析则主要是因为将“艺术与人生”关系剥离、淡化、错位甚至倒置——将“为人生”庸俗化、低俗化甚至恶俗化,甚至将其盗换成“为金钱而艺术”;将“艺术与人生”关系剥离或者淡化,自我标榜“不辨是非”、“自娱自乐”、“参与即存在”式的后现代狂欢;将“艺术与人生”关系错位甚至倒置,高调喊出 “眼球经济”、“娱乐至死”,心甘情愿地将浅俗文艺进行到底。

  中国传统美学讲究“目击道存”、“养心悦耳”,《礼记·乐记》所谓“乐者乐也。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都旨在阐明真正优秀的艺术,理应通过“养”眼“悦”耳,使受众获得视听快感,并进而达于心灵,得到认识启迪和精神升华。针对当代视觉文化泛滥中的技术主义倾向,仲呈祥指出,在技术化背景下,要做到既充分利用现代科技成果、丰富审美表现手段,又不让技术的扩张冲淡艺术,从而有效抵制文化上的墨守成规和技术至上,真正做到寓教于乐。在娱乐化时尚中,要真正做到既坚持寓教于乐,艺术通过快感创造美感,又反对止于快感、游戏人生,从而有效抵制文化上的犬儒主义和“娱乐至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