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开亮:美学政治维度与中国美学史的书写

2017-09-11 16: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开亮

  近来,重估中国传统美学的政治维度成为美学界讨论的一个热题。这一现象的出现主要源于三股思潮的推动。其一,随着对现代自律性美学的深入反思,让美学重新介入现实的理论诉求已成趋势;其二,与国内外政治哲学的兴起相呼应,美学与政治的关系问题自然地应运而生;其三,伴随着对传统文化的弘扬与理论借鉴,曾经遭受批驳的古典美学政治维度面临着正向建构与阐释的时代需要。可以预期,如同身体美学、生活美学、生态美学等的兴起给中国古典美学研究带来的影响一样,对美学政治维度的关注也将为中国美学史的书写带来一种新变化。

  美学政治维度与中国美学史研究视角的转换

  我们知道,作为一门学科的中国美学史研究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受王国维、朱光潜、宗白华等美学前辈以及现代性美学体系的影响,中国传统美学研究视角主要立足于审美的非功利性理论原点,并以追寻个体的自由为核心价值。也就是说,康德奠定的现代美学观念成为了学界对中国美学史的主要书写方式。受此影响,在中国美学史的现有研究格局中,注重审美与政治、审美与道德的美学观念往往受到研究者的批判,并斥之为压制人性解放的功利主义、实用主义;相反,注重个体感受与生命自由的道禅美学、魏晋风骨、文人画、晚明思潮等美学观念得到了高扬。在美学断代史研究中,彰显了人性自由解放的先秦、魏晋、晚明等美学史得到重视,而立足于制度整合的周代、汉代、唐代、清代等美学史研究则相对薄弱。同样,在追溯中国艺术精神的时候,人们浮现的第一印象一般也是追求生命自由与高迈精神的庄子。

  应该说,现代性美学研究视角有着自身的理论贡献,它把审美独立于政治、道德等现实功利性诉求,避免了外在因素的钳制,从而确保了美学与艺术的独立性与批判精神,鲜明地彰显了个人精神的自主与自由。然而,这种以非功利为理论原点的现代性美学也带来了很多困境。它过于沉醉于自己的唯美领地,最终远离了现实社会,这反而与现代性美学意图通过孤立自身从而保持一种对现实的自由批判精神之初衷背道而驰。

  随着审美与现实、艺术与生活界限的日渐消弭,现代性美学遭致越来越多人的批判。当代兴起的文化研究、新实用主义美学、生态美学、分析美学等更是通过否定审美的非功利性而开始了新的美学理论原点的建构。这一美学学术背景的转化意义是巨大的,它意味着人们不再简单地把美当作一种孤迥独立、超然世外的东西,而是将之视为一种在关系中、在参与中呈现的东西。基于这一美学视角的转变,中国美学与政治的纠葛不应再被当作“前现代”性的低级美学理论,反而可能是切中美学新视角的“超现代”美学理论。把这种新的美学视角应用到传统美学的研究中,将意味着传统美学与道德、政治的密切关联不再是一种不纯粹的美学,反而是一种“正宗”的美学。它促使研究者在一种宏大的社会视野中,去重新阐释审美与艺术的生成语境。这一美学研究视角的转换,将给中国美学史的书写带来一种新的研究格局与价值判断。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