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旭东:论乐与修身

2017-09-11 16: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丁旭东

  在宗法文化下的中国古代社会,家国天下被视为不同规模的同构体。乐教作为文化之公器广泛应用于中国传统治家与家教的多层面、多阶段,是具有普遍应用价值的齐家之道。其乐教三分,在家中,使乐(le)之教可着重应用于胎教与蒙教,发挥其“乐者乐也”、愉悦身心的审美价值;成于乐之教,着重应用于少年至成人,体现其化性起伪、濡化品格的育人功能;以乐之教,可着重应用于家之集体,发挥其美善家风、整齐门内的齐家功能。但无论何种乐教,遵循的都是“道德为质”、“艺术为形”,形质兼备、美善合一的乐教本义。在家国天下文化视域中乐与修身的关系具体表现是基础性的。

  《礼记·大学》云:“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在儒家看来,修身是人格塑造的必要行为,在其实现政治目标的序列进程中,位列治理天下和国家的九条原则中的首位,也是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必要前提。正如谓“君子之守,修其身而平天下”(《孟子·尽心下》)。

  关于修身,南宋理学家朱熹对此有个概括性说法,他认为“《大学》一书,皆以修身为本。正心、诚意、致知、格物,皆是修身内事”,“此四者成就那修身”(《朱子语类》卷第十四),即《大学》八条目之前四目为修身。可见,修身所修是自身的,是“反求诸己”(《孟子·公孙丑上》),非他人。正如孔子所言,“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论语·颜渊》)。而“修”,按照《易传》复卦初九爻的象辞“不远之复,以修身也”的说法,本义指走错了路不远很快就能改复过来。这里的“修”可以解释为“矫正”。不过,通观典籍所载,笔者以为,所谓修,则为动词词性的“正”,即“使……正”,如“正心”(《大学》),即使心正;“修己”(《论语·颜渊》),即使(自)己正。至于不同主体的修身之内容,虽仍与己相关,但却可关乎心、关乎行、关于性、关于气质、关于仪容等。

  乐教之乐从艺术形态上来说,包括听觉艺术(器乐、声乐等)、形体艺术(舞蹈)及综合艺术(乐舞)等。按照《墨子·公孟》 之说“诵诗三百,弦诗三百,歌诗三百,舞诗三百”,乐主要体现为“诵”(吟诵)、“弦”(器乐中的弦乐类型)、“歌”、“舞”。不过,在清人俞正燮看来,这也不全面,如“六代之乐”其所指就是艺术作品,因此,他说,“通检三代以上书,乐之外,无所谓学”(《癸巳存稿·君子小人学道是弦歌义》)。乐的外延十分广泛,但具有两个必需的内在规定。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