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启群:“文以载道”——中国美学的内在精神与张力

2017-09-11 16: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章启群

  美学原是哲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在西方,美学讨论的问题更多涉及艺术与真理的关系。从柏拉图的“艺术与真理隔了三层”开始,亚里士多德认为“诗比历史更具有哲学意味”,到中世纪基督教神学美学认为上帝是一切美的本源,以及近代以后对于艺术真理性的探索都是如此。因此,西方美学比较关注艺术与人的心灵(mind)能力之关系。鲍姆嘉通由此断论美学是关于感性和情感的科学,他亲自创立并命名的“美学”(aesthetics)一词,直译就是“感性学”。与西方美学不同的是,在中国美学特别是中国古典美学中,艺术与政治的关系则是非常特殊的问题。由于侧重艺术与政治的关系,古典中国美学特别关注的是艺术的功能问题。

  当然,几千年的中国古代政治体制、学术观念、审美观念有很多转变,讨论古代中国不能不加区别笼统地谈。笔者认为,就中国社会历史发展而言,西周和西汉是两个巨大的拐点。而在艺术观念和审美形态方面,魏晋时期是个巨大的拐点。因此,抓住这几个重要的拐点,中国美学的大致脉络就呈现出来了。

  中国古代的艺术大多都具有特定的实用功能。宗白华曾说过,上古三代的青铜器、玉器等,这些东西原来都是日常用具,但作为日常用具以后,慢慢被审美化了。即使是贵族佩戴的玉器,也是身份的象征。纯粹作为审美对象的器物比较少见。在实用器物美化过程中,很多因素是跟权力相关的,例如鼎就是权力的象征。当然,可能古人也认为,鼎的形态就是美的。我们现在也认为鼎的形态是美的,而且那种美感,是我们现在的工匠造不出来的,无论怎么造,也没有商代、周代的鼎好看。

  现存上古的文学作品,只有周朝的《诗经》。但是,周王室采风也只是看中民间诗歌的“美”、“刺”功能。不过,诗歌可以吟唱,与音乐一体。而“颂”是纯粹的庙堂音乐,庄严肃穆。“雅”是宫廷燕乐,也很斯文。只有“风”具有歌谣的审美特点,尤其是“郑卫之音”,很有动听之处。但是,对于诗乐的这种审美因素,很多当时的思想家都竭力诋毁。《老子》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使人心发狂。”墨子认为“声乐害政”。因此,从社会价值的角度说,他对于美是排斥的:“虽身知其安也,口知其甘也,目知其美也,耳知其乐也;然上考之,不中圣王之事,下度之,不中万民之利。是故子墨子曰:为乐非也!”(《墨子·非乐》)而孔子则大声疾呼:“放郑声,远佞人!”反复强调:“《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孔子的这个思想经过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成为中国历代统治者的美学观念,即官方的或曰正统的美学思想。从汉代的《诗大序》到朱熹的《诗集传》,宣扬的都是这种美学理念。而对于《诗》的解释,主要是伦理学或政治学的,纯粹美学的比重极少。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