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振华:历史的逻辑性与逻辑的历史性

——论黑格尔历史哲学的逻辑学基础

2017-09-15 09:32 来源:《江汉学术》 作者:庄振华

Logicality of History and Historicity of Logic:A Tentative Discussion of the Logical Foundation of Hegel’s Philosophy of History

  作者简介:庄振华,陕西师范大学 哲学与政府管理学院,西安 710119 庄振华,男,湖北汉川人,陕西师范大学哲学与政府管理学院哲学系副教授。

  内容提要:要理解黑格尔的历史哲学为何以逻辑学为基础,首先要尝试放下现代思想对于有限性和切己性的偏爱,真正站在黑格尔的立场上同情地理解他,还需要理解黑格尔对于历史必然性的性质的看法,那是一种需要由行动来成全的实践的必然性。在此前提下,我们分别考察历史的逻辑性和逻辑的历史性,说明历史与逻辑的内在关联。他关心的历史不是作为具体事件之链的历史,而是作为存在之理展现的历史;他所讲的逻辑也不是作为主观思维规则的任何逻辑,而是作为存在之理的逻辑。黑格尔那里历史的透明性实际是对历史之内的逻辑的彻底的理解,并能据此去衡量各个历史阶段达到了历史真理的那个层次。在历史主题的无限多样性与历史中意义的不可穷尽性上,黑格尔与现代哲学释义学未必不能达到一致。

  To comprehend why Hegel’s philosophy of history takes logics as its foundation,one must try to give up the preference of contemporary thought for finitude and self,and to really sympathize him from his standpoint.One also need to understand his view on the nature of historical inevitability,which is a kind of practical inevitability to be accomplished through action.On this premise,this paper investigates respectively the logicality of history and the historicity of logic and demonstrates the immanent relationship between history and logic.On the points of infinite variety of historic themes and the non-exhaustiveness of meanings in history,Hegel and modern philosophical hermeneutics are probable to reach agreement.

  关键词:黑格尔/历史哲学/逻辑学/现代性/Hegel/philosophy of history/logic/modernity

  标题注释:陕西师范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特别支持项目“《精神现象学》核心义理与开展结构深度研究”(16SZTZ01);陕西师范大学优秀青年学术骨干资助计划项目“《精神现象学》及其现代意义研究”

  原发信息:《江汉学术》第20173期

 

  黑格尔历史哲学的最独特之处是它以逻辑学为根基和内核,这一点恰恰也是最令一些固守实证思维的现代学者反感的地方。比如波普尔就曾经不顾学者的体面,在谈到黑格尔历史哲学时公然如是攻击:“我要问,当我说黑格尔向我们展示的是在为神、同时也是为普鲁士政府作辩护时,难道我不对吗?黑格尔强令我们当作地上的神圣理念来崇拜的国家,只不过是从1800年到1830年弗里德里希·威廉的普鲁士,难道不是很清楚吗?而且我要问,他的这种对一切体面的事物所作的卑鄙的歪曲,还有谁能胜过吗?”[1]一般的学者对黑格尔的看法虽不至于如此偏激,但由于人们对黑格尔的泛逻辑主义缺乏真正深切的理解,加之现代西方哲学对于理性之无限性的一致警惕与拒斥,很少能公正冷静地辨析《历史哲学》①与《逻辑学》之内在关系,即便偶有所见,也多是学术工业式的繁琐考证,就事论事,无助于我们了解黑格尔的学说对于当前时代的意义②。

  如果我们像当下流行的做法那样,抱定现代哲学中的某家某说,或者站在某种自以为“古典学的立场”上睥睨群雄,难道我们不是把黑格尔和许多近代哲学家都想得太简单了吗?深邃如黑格尔者,断不会肤浅到认为历史无论如何都一定会按照一条事先已规定好了的路线进展的,就像水一定往下流,生物一定会死一样。更有可能的是,我们误解了黑格尔那里的历史,也错看了他的逻辑学,将现代人对于切己性和有限性的偏爱作为万世不易的标准来衡量他的历史哲学与逻辑学,从而对黑格尔的《历史哲学》产生了一种极为扭曲的看法。这意味着我们一开始就不能完全立足于现代思想去阅读《历史哲学》,不然我们就只能看到一幕幕滑稽剧。近代的思想谱系固然有着我们时常批评的种种“二分”“抽象”“不现实”的面向,但也往往有着我们这个虚无主义时代应该倍加尊重的崇高感,尤其黑格尔哲学这种极大地克服了意识哲学弊病的思想形态更是如此。

  在那个时代以理性洞彻万物的思潮中,在认为“秩序从历史中生成”的历史主义大背景下,黑格尔所重视的却不完全是实然的历史,后者在他看来只是存在本身之理的展现形式。在他看来,历史当然有偶然性,但这种偶然性不仅不否定更深的必然性,反而有可能在客观上促成那种必然性,而后者便是经过理性把握的存在本身之理,是为逻辑学。因此并不是哲学家生硬地将一种人为构想的逻辑附会到历史之上,而是历史作为存在的自身运动本就一直在成全这种逻辑,哲学家只是将这一情形说了出来。无论我们如何看待黑格尔的这一思路,我们都不能停留于直觉的观感,而首先要突破现代思维本身可能带有的局限,先站在黑格尔自身的立场上看问题,这样才能真正让黑格尔思想对当前时代起“切磋琢磨”之效。

  其实在黑格尔看来,历史与逻辑在根本上是一回事。他关心的历史不是作为具体事件之链的历史,而是作为存在之理展现的历史;他所讲的逻辑也不是作为主观思维规则的任何逻辑,而是作为存在之理的逻辑。这一看法距离我们日常的观念太过遥远,因此我们的讨论需要抹去由黑格尔去世以来各时期的社会观念沉积而成的厚厚尘土,还需要在黑格尔本人所涉及的诸多主题之间做一个“立主干、去枝蔓”的工作,以便尽可能简明扼要地将问题的结构与核心呈现出来,这就意味着我们要在历史与逻辑两方面做一个来回往复的工作:首先我们要消除思想史进步论的阻碍,做到站在近代看近代,在历史主义的时代大潮之下黑格尔为什么要提出那样的逻辑学,初步说明在他那里历史的问题就是逻辑学的问题;接下来自然是从历史的一面说明它在何种意义上是合乎逻辑学的,即历史究竟具有怎样的一种必然性;随之在逻辑学的一面也必须澄清它本质上就是历史性的,即它自始就是在讲事物的运行之理,而不是什么主观推理。本文以《逻辑学》开篇最有代表性的存在与变易之关系问题为例来证明这一点,最后考察一下黑格尔的思路与现代性之间的复杂关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