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义:伸张与陷阱

——对后现代主义的几点解读

2017-09-12 14:48 来源:《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 作者:王学义

Interpretation of Several Issues in Post-Modernism WANG Xue-yi Scientific Research Office,Sichuan Administration Institute,Chengdu,Sichuan 610073,China

  作者简介:四川行政学院 科研处,四川 成都 610073 王学义(1962—),男,四川省遂宁市人,四川行政学院科研处副教授,西南财大人口 学博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后现代主义站在现代主义的对立面,痛心疾首地审视和解剖现代主义扩张带来的人与 自然的疏离,以及由此展开的一系列严重问题。拒斥“中心”、颠覆现代主体性,抨击 理性主义、推崇非理性,反对“同一性”、悦纳不确定性,构成后现代主义最基本的特 征。尽管后现代主义对医治现代主义痼疾、解决全球性问题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它带着 极端性和片面性的张扬却又极有可能让人遭遇诸多陷阱,使人滑向迷茫和危险。后现代 主义作为一种反现代主义的文化思潮影响巨大,但它的前景和命运却并不容乐观。

  Opposite to modernism,post-modernism carefully observes and dissects the s eparation between man and nature resulted from modernism expansion and its s evere consequences.Refusal of “center”,subversion of modernist subject,att ack on rationalism,praise of irrationalism,opposition to identity and accept ance of uncertainty compose the basic features of post-modernism.Although it has some effect on modernist obstinate illnesses and global problems,its ex tremity and one-sidedness is most likely to lead a person to many traps,to c onfusion and danger.As a cultural trend opposite to modernism,post-modernism has great consequemes,but its prospect and fate are not optimistic.

  关键词: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理性/非理性/伸张与陷阱/modernism/post-modernism/ration al/irrational/promotion and trap

 

  全球性问题的凸显,为后现代主义的伸张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后现代主义的思想家 们站在现代主义的对立面,痛心疾首地审视和解剖现代主义扩张带来的人与自然的疏离 ,以及由此展开的一系列严重问题。后现代主义决意要摧毁现代主义的思想堡垒,他们 用反绝对、反权威、反本质、反本体、反理想、反崇高、反道德、反秩序、反规律、反 决定论、反真理、反意义的后现代主义语境替代现代主义的话语,试图在最终被夷平的 现代主义废墟上矗立起宏伟的后现代主义大厦。后现代主义的伸张无疑能对医治现代主 义痼疾、解决全球性问题起到一定作用,但这种带着极端性和片面性的张扬又极有可能 让人们遭遇陷阱,使人们滑向迷茫或危险。后现代主义作为一种反现代主义的文化思潮 或文化范式影响巨大,但它的前景和命运却并不容乐观。由于自身的缺陷和其他诸多因 素,它必然会遭致内外部势力的夹击而难有所作为。

   一 后现代主义究竟伸张些什么

  1981年,法国《世界报》以不无震惊的语调向世人宣告,有一个幽灵——后现代主义 的幽灵在欧洲出没作崇。由此可见,后现代主义对西方世界产生了多么深刻的影响。如 今,就是在我国理论界,后现代主义也不断争得了地盘,屡屡向经济社会文化生活进行 渗透。因此,需要对之有个比较透彻的把握。但由于它并非是一个具有统一理论基础的 思想流派,而是众多不同、经常处于冲突之中的文化倾向的积淀物,具有“极其丰富、 复杂的思想和理论内涵”[1],故我们只是对其尽可能做到轮廓式的大致梳理,明确后 现代主义究竟要伸张些什么东西。

  (1)拒斥“中心”,全面解构现代主体性

  后现代主义最不能容忍的是,人的主体力量的张场伴随着现代化进程已经达到了登峰 造极的地步,什么现代大工业生产、市场经济、城市化,或所谓后工业时代的消费社会 、传媒社会、资讯社会、电子社会、高科技社会等,仿佛都一股脑儿渲染和印证着现代 主义创造的神话:现代主体性开创了一个繁荣、富强、文明、进步的时代。而在后现代 主义看来,现代主体性对经济社会发展确实功不可没,但现代主体性的无度狂奔却前所 未有地加速刺激了人类扩张性、侵略性、宰制性的主体性,膨胀了人类中心主义,人对 自然的“英雄本性”、个人对他人的“自恋人格”彰显无遗,环境污染、生态危机、核 威胁、两极分化等一系列严重问题正逐渐诱导着人类走向自毁家园之路。即如美国学者 乔·霍里德在《后现代精神和社会观》一文中所言:“现代理性主义力图通过创造出一 种完全人工性的环境使人们摆脱自然。自然被视为可塑的,这种观点在今天达到登峰造 极的地步,以致对自然、社会和精神生态带来了毁灭性的威胁。”[2]因此,后现代主 义多少有些愤疾地拿起解构的武器,旗帜鲜明地向现代主体性和主客二分(主体与客体 、人与自然的对立)思维模式开战。

  首先是从人与自然的关系上抨击人类中心主义,主张重建人与自然的关系。后现代主 义认为,人把自身视为世界的主宰和征服自然的英雄,而把自然只当作实现自己目的的 手段,这无疑破坏了人与世界、自然的和谐秩序,堵塞了人类通向未来的通路。所以, 颠覆现代主体性和人类中心主义,深切关怀人类及其生存于其中的地球的命运,成为一 切后现代主义思想家的最高旨趣和神圣使命。罗蒂、霍伊、温克勒等人直截了当地指出 人与自然是融为一体的,不存在谁优谁劣的问题,所谓“人类就共本质来说优于其他物 种这一观点是毫无根据,这不过是人类为自己谋利益的一种荒谬的偏见”,应该“予以 摒弃”[3]。因此,他们非常强调人与自然的“同一性”。本着这种思想,后现代哲学 先驱海德格尔提出了人对待自然的态度:人只是自然的“托管人”、“守护者”,而不 是自然的主人或主宰者。美国后现代主义者弗里德里克·弗雷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可 见,后现代主义的“颠覆活动”旨在赋予人与自然关系以浓厚的“生态意识”,以消除 人对自然的统治欲和占有欲,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其次是从人与人的关系上抨击“自我中心论”,主张重建人与人的关系。后现代主义 看到,“几乎所有现代性的解释者都强调个人主义的中心地位”[2],人被视为皮肤包 裹着的独立的自我,“个人主义已成为社会中各种问题的根源”[4]。他们立足于人类 整体利益而鄙弃个人主义,主张消除人我对立。在他们的理解中,人是一种关系的存在 ,每个人都处在与他们有关系的人群之中,即“关系中的自我”,认为个人只有在人们 的相互关系中才可被理解。大卫·格里芬甚至把对他人作贡献当作人类本性的基本方面 ,提倡人的奉献精神[2]。这样,强调人与人的内在本质关系成为后现代主义的一个重 要特征,与现代主义把个人与他人的关系定格为外在的、偶然的、派生的关系针锋相对 :其一,主张用交往主体形式替代中心主体形式,即倡导人与人之间的“对话”,以此 达到平等交往、伙伴合作的关系,如法国学者梅洛·庞蒂(Merleau Ponty)在胡塞尔、 海德格尔“主体间性”理论基础上就将主体交往置于语言交流之中,使人我相互开放, 从而打破和消除主体自我与主体他人之间的界限和距离。其二,要求超越性别,建立男 女之间相互尊重、合作、负责的人际关系,实现“男性精神”与女权主义的通融。凯瑟 琳·凯勒、艾斯勒等在各自的论释中都强烈地表达了这种思想。其三,坚决反对狭隘的 民族主义、制造灾难的军国主义以及各类暴力事件和核武器等,以期建立新型的民族与 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